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六十五章:渡羽保重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63 2020-09-22 20:30:00

  “从先帝驾崩开始,督主便让思南去了藩地,牵制着文西王。”渡羽并没有想过要隐瞒沐梓柠什么。

  事实上,渡羽看着沐梓柠和督主那么亲近,还以为她什么都知道。

  “趁着水患南下不光是为了给二皇子打好名声,也为了和文西王筹谋,并且一面派人在上京城暗中联络几位大臣,给宁王下绊子。”渡羽接着道。

  “他带走了户部、工部两位尚书,又放火烧了采云间和附近的商铺,让宁王无人可用,自顾不暇。

  利用了宁王付出这么大代价一定会孤注一掷的心思。

  又暗中调查了京兆府尹的底细,抓住他的把柄,在最后得关头让他反水。

  才会在恰到时间抓住宁王的把柄,反败为胜。

  刚好,在临安遇见了赵辽,这算是意外之喜了。”

  事实上,江寒的布局是有所改变的,在原本的计划中,还有一人会成为这场局的牺牲品——沐梓柠。

  暗中江寒原本的计划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他才会给沐梓柠出谋划策。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江寒没有做那个渔翁,而是把所有的利益都给了那只傻蚌。

  渡羽有时候真的为江寒不值得,做了那么多,她竟然什么都不知道,这么做真的值吗?

  沐梓柠张大了嘴巴看着渡羽,“你说的这是江寒?”

  渡羽:“当然了。”

  沐梓柠:“真的是那个傲娇怪江寒?”

  。。。。。。

  渡羽:“那娘娘觉得除此之外属下还会叫谁督主?”

  沐梓柠把这些信息消化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所以是他一手安排让我当上的太后?”

  难不成还能是靠她自己的本事?渡羽心里暗道,还好忍不住了没说出口。

  “可。。。可。。。”沐梓柠半晌不知道说什么。

  一个人要有多缜密的思维才能布这么大的局啊?

  这么长的时间,每一步棋都安排得当,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是差了一步就全功尽弃了呀。

  沐梓柠简直不敢相信,江寒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还好,还好,她没有成为江寒的敌人,否则只怕是骨头渣都不剩了吧。

  “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他?”沐梓柠问渡羽。

  渡羽想了想道:“若娘娘真的能心存感激,想必督主应该会很高兴吧。”

  沐梓柠点头:“我觉得也是,可是我送他点什么呢?”

  “督主什么都不缺。”渡羽看着沐梓柠“娘娘若真的想感谢督主,那便让他少操点心吧。”

  沐梓柠:“我什么时候让他操心了?”明明每次拖后腿的都是江寒好吧?

  渡羽闭嘴不说了,跟这位娘娘说了也是白说。

  “哦,对了,我听说你们督主快要过生日了。”沐梓柠忽然想到。

  渡羽听到这话脸色就变了,忙道:“娘娘还是别了吧。”

  “为什么呢?”

  “督主每年过生日的时候都不太高兴。”

  每年过生日的时候,都会有许多王公大臣堵在金暮司外,争相送礼。

  然而每到这一天,江峰都不会消停,后来各位想要巴结江寒的人都清楚了,但凡送给江寒没收的礼,送给江峰总没有错。

  每年那一天,与其说是江寒的生日,倒不如说是江峰和那些心怀诡异的人的一场利益交替。

  但是沐梓柠显然是听不进去这些的,只道:“好了,我会让他高兴的。”

  渡羽:。。。。。。他只怕她没那个本事。

  “哦,对了,这件事你可千万不要给江寒说。”沐梓柠指着渡羽威胁道。

  “为。。。为什么?”

  “我要给他一个惊喜。”沐梓柠笑得狡黠。

  “娘娘还是不要了吧,督主那天的心情不好,您若是正好撞在他的气头上,只怕不好。”渡羽劝道。

  “我叫你不要说,你就不要说。”沐梓柠的眼神忽然变得凶狠起来。

  “你要说说了的话,哼哼。。。”她的眼神变得阴恻恻的,两只手掰得“咔咔嚓嚓”作响。

  渡羽已经见识过沐梓柠的蛮力,已经产生了心理阴影。

  算了算了,就让她吃吃亏吧,免得以后这么嚣张,渡羽心道。

  。。。。。。

  等渡羽和沐梓柠说完之后,江寒正等在原处。

  渡羽一见到江寒的目光,立马就把脖子缩了起来。

  前是狼,后是虎,他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啊?

  “说什么了?”江寒冷冷地问道。

  “说。。。”渡羽一想到沐梓柠方才的威胁,马上道:“没。。。没说什么。”

  渡羽见江寒的脸色变得比煤炭灰还黑。

  “督。。。督主,属。。。属下。。。”

  “走吧。”江寒两个字说得极轻,像根羽毛似的,又悬在半空中,半晌落不下去。

  说完,他转过身先往皇城外头去了。

  此时渐离跟在江寒身后,路过渡羽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只道了两个字:“保重。”

  那一瞬间,渡羽有一种想哭的心情。

  等江寒出了皇城的门,有一个轿子早早地等在那里。

  周九姑娘穿了一身鹅黄色长裙,俏生生地等在寒风之中,翘首往皇城里头看去。

  “阿秋。”

  中秋已过,天气寒凉,周姑娘身体单薄,又穿得清凉,冷得瑟瑟发抖,不大一会儿便打了一个喷嚏。

  “江大人真的是从这个门出来吗?”周九娘问身边的丫鬟道。

  “姑娘放心吧,大臣们出宫都是从这个门走,准没错的。”那丫鬟如此答道。

  周九娘爱慕江寒已久,也托人上江家说了亲,但是都没有音信。

  姑娘家脸皮薄,自知这是被拒绝了,在家里哭了好几日眼睛都红了,后来又听说江寒南下,途中遇了难,她差点儿昏死了过去。

  那几天浑浑噩噩,恨不得随江寒去了,后来又听说他没有死,又回来了,一瞬间地狱又到天堂。

  经历过这种生死相别的痛苦,她什么都想开了,脸也丢开了,听说江寒回来了,干脆就堵在了宫外,只为见一见他。

  周九娘望穿秋水等了许久,终于看到,灰沉沉的天际下,皇城门开,从城内走出一个男子。

  长身玉立,着玄色衣裳彷佛与这天地自成一体,远远地往这边走来,金暮卫簇拥在他的身边。

  周九娘心中一喜,就小步往前奔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