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六十四章:我会让你幸福的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76 2020-09-21 21:00:00

  渐离很认同地点头:“是啊,是啊,我看那位皇后一点没听督主的告诫,还用那样的语气跟督主说话,而且督主竟然。。。一点儿都没生气。”

  这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渡羽一副见过很大世面的样子,冲着渡羽轻蔑一笑:“这算什么?更不寻常的事情还有呢。”

  渐离很惊讶:“还有?”

  渡羽莫名生出许多优越感,十分享受渐离这么惊讶的表情:“多的是,你就说,你什么时候见过督主这么紧张的时候?”

  渐离摇头:“没,没。”

  在渐离的记忆中,江寒一向运筹帷幄,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但是他真真切切看到江寒着急的样子。

  当金暮卫从城内打开门的那一刻,他赶着马一刻不停地往皇城去。

  见到京兆府尹的那一刻,江寒只对着他说了两个字“撤兵。”

  京兆府尹自是不听,江寒直接一叠信纸砸到了他的脸上。

  “你说,若是太后知道这个,会放过你吗?”江寒看着他问道。

  京兆府尹一看了那叠信纸,马上撤了兵,打开城门的时候,江寒发现皇城禁卫军竟然没有守在皇城内。

  那一刻,渐离从来没有见过江寒的脸色有这么难看过。

  驱马往金銮殿赶去的时候,江寒一言不发,直到见到沐梓柠的那一刻,他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一些。

  纵然这样,他也不过问了一句“微臣嘱咐过皇后娘娘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皇后娘娘好像没听啊。”

  这样的江寒,渐离都快不认识了。

  。。。。。。

  此时金銮殿内,沐梓柠正整个人都摊在龙椅上。

  李辰沿站在她的旁边,表现出一脸嫌弃:“你这样像个什么样子?”

  沐梓柠冲着他摆手:“太刺激了,你让我缓缓。”

  李辰沿:。。。。。。

  沐梓柠忽然想到什么:“所以这么说,你就是皇上了。”

  李辰沿被这么一问,有些不好意思了,别别扭扭点头:“大概是吧。”

  “啊,哈哈。。。”沐梓柠笑了起来:“恭喜你了,小东西,年纪轻轻做了这么大的官。”

  李辰沿的小肉脸有些微微泛红,他把头偏向一旁“我是父皇的儿子,这本来都是应该的事情,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沐梓柠:“切,别扭的小东西。”

  过了片刻,沐梓柠又听到一声细细微微的声音:“谢谢。”

  沐梓柠:“啊?你说什么?”

  “我说谢谢你。”李辰沿脸涨得通红,冲着沐梓柠大声道。

  “哎呀,这有什么好谢的?你当了皇帝我才能当太后啊,我又不是为你,我是为我自己。”

  “我知道,可是。。。”李辰沿的声音顿了顿:“可是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为我做这些事情的人了。”

  他想起了大殿上,那些大臣,曾经父皇在时对着他恭恭敬敬,一口一个“殿下”的大臣们,可是他们父皇死了,他们变得像是一个个冷血怪物。

  他们都说,宁王才是最合适坐上皇位的人,而他担当不起那个位置。

  没有人知道他那个时候有多难过,多绝望,父皇母后都走了,所有人都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只有沐梓柠,这个女人小小的背影挡在他的面前,对着那些大臣们破口大骂。

  他仰望着她瘦弱的背影,听着她一句句话指着那些大臣:“先帝刚死你们就要这样对他的遗孤吗?”

  那一刻,李辰沿很努力很努力地把手握紧,才能让自己不哭出来。

  “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努力,让你成为一个幸福的太后的。”李辰沿抬起头,大眼睛看向沐梓柠,扑闪扑闪的,那么认真。

  “不对啊?”沐梓柠皱着眉头道。

  李辰沿:“啊?啊?什么不对?”

  沐梓柠:“我怎么觉得这么多的事情都这么巧合啊?”

  李辰沿:“啊?啊?什么?喂,我刚刚说的话你到底听没听啊?”他说得那么认真,难道她一点点感动都没有的吗?

  “不行,我要去问问。”沐梓柠说着,拔腿便往外头去。

  “喂喂。。。”李辰沿在她身后大声喊着却没有回音。

  “真是的。”李辰沿看着沐梓柠的背影,把粉嘟嘟的小嘴巴嘟了起来。

  人家废了很大的劲儿才把那些话说出口,她怎么能是这个反映呢?也太浪费人表情了吧。

  “渡羽,渡羽。。。”渡羽还没走出皇城,就听到身后有人叫他。

  渡羽一回头,正见沐梓柠急匆匆地追了上来。

  “皇后娘娘还有什么事吗?”渡羽问。

  “我有事情给你说,你跟我来一趟。”沐梓柠说着,边去拉渡羽的衣袖。

  此时江寒和渐离都回过头来,正好看着沐梓柠拉着渡羽,一脸急切的样子。

  “诶。。。”渡羽回头看了看江寒有些尴尬地看着沐梓柠:“皇后娘娘是找属下吗?”

  沐梓柠一脸理所当然:“当然了,你不叫渡羽吗?”

  渡羽:。。。。。。

  他又看了看江寒,接着道:“皇后娘娘确定吗?真的只是找属下一个吗?”

  “你哪来那么墨迹?”沐梓柠懒得跟他废话,一把就把他扯走了了。

  沐梓柠力气多大?渡羽在她手上又不是第一次吃亏了,压根儿挣扎不过,只能一路走一路道:“皇后娘娘,有话好好说嘛,动手动脚的不好。。。不好啊。。。”

  他一边儿走一边儿回头看向江寒,当看到江寒脸色的那一刻,一股寒意袭上头皮,头发都快炸开了。

  他完了。。。。。。

  渡羽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沐梓柠把渡羽拖到了转角处,一把将他摔在墙上,以手撑着墙,将他困住。

  渡羽被她这个气势吓尿了,“娘。。。娘娘,有话好好说,属下。。。属下不能这样。”

  沐梓柠:???这都是些什么废话?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她直奔主题:“我问你,今天的这些事情是不是都和江寒有关系?”

  渡羽:“啊?”

  “我总觉得这一切都太巧合了,江寒让我去南方应该不光是水灾的事情吧,他是不是还有其他的计划啊?”

  渡羽:“你居然现在才知道?”

  沐梓柠:“我应该很早知道吗?”

  “什么跟他有关系?这所有的事情根本从头至尾都是督主一手安排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