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六十三章:这个皇后不一样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18 2020-09-21 18:04:00

  这皇城北门外头都是沐将军的人,事已至此,那也就只能如此了。

  沐骁然手中拿着信号弹,按照约定好的,若有异变便以此为信号,进城护驾。

  可是信号弹还没发出去,门外忽然慌慌张张闯了一个人进来“报。。。报。。。城。。。外有人。”

  “废话,城外有人我不知道吗?”沐骁然骂道。

  “不。。。不。。。不是我们的人。”

  “那是谁?”

  “不。。。不知道,旗帜上写了一个‘文’字。”

  “文?”沐骁然震惊地回头看向江寒,只见他站在人群开外,正盯着他看,脸上带着淡然的笑,显然是有恃无恐的模样。

  “你竟然。。。”沐骁然指着江寒,震惊得后面的话也说不下去了。

  “沐大将军,有兵的可不止你一人。”江寒轻飘飘道。

  “你与文西王勾结谋反?”这时候王丞相听着这个话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文西王?勾结谋反?沐梓柠听到这话脑子更是一团乱麻了。

  这一路上,文西王与他们相伴南下,沐梓柠本生过得糊里糊涂,对这个没什么存在感的藩王没什么映像。

  只是记得,他时常是一脸笑吟吟的样子,在驿站吃饭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和她一起吃羊肉的人。

  沐梓柠发现,她去了一个假南方。

  江寒和文西王在这其中到底商量了些什么?那个遗诏又是从何而来?这途中到底还有多少事是她不知道的?

  却听江寒道:“本官何事说了要谋反?二皇子继承皇位天经地义,又何需谋反?这般做不过为自保而已。”

  “未能有诏,藩王不得入京。”沐骁然道。

  “沐大将军想想自己做了什么吧,王相和宁王也想想自己做了什么吧。”江寒说着,又对身边的渡羽道:“把人都带上来。”

  “是。”

  渡羽不过片刻便押了人上来。

  沐梓柠好久没有看到赵辽了,这乍一看,头发潦乱、衣衫破烂,脸色卡白,哪里还有从前那种威风凌凌的样子?

  只是怎么还是不见他瘦?果然,帮人减肥实在太难了,全能如金暮司都做不到。

  渡羽一摔便将赵辽摔在了地上。

  赵辽四肢着急发出痛苦的哭声,一抬头看着李景良:“宁王殿下救我。”他嘶声哀求。

  李景良一见着赵辽便心知不好,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眼看着赵辽往这边扑了过来,赶紧往后退了两步。

  “救你什么?你身为临安父母官,品性不端、杀人害命,凭什么要我救你。”

  “殿下。。。”赵辽往前膝行两步,向李景良靠了过来,“微臣这么做可都是为了殿下啊。”

  “胡说八道,难不成是宁王让你做那些事的?”王相此时喝道。

  “可。。。可是。。。”

  “是你以权谋私,胆大包天,现在犯下这些罪行又想泼脏水给宁王了,你居心何在?”王丞相巧舌如簧,丝毫不给赵辽辩解的机会。

  赵辽却不如何辩解:“殿下,微臣自知犯下这些罪不可饶恕,但是求殿下看在这些年微臣进贡了那么些钱财的份儿上,赐死微臣,给微臣一个痛快吧。”

  “什。。。什么钱财,你在说什么?”

  此时大殿里头的大臣们骂得都差不多了,一见了赵辽声音便慢慢平息了,视线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金暮司的酷刑把赵辽折磨得受不了了,早就有心寻死,现在恨不得说些什么让李景良一刀杀了他才好。

  于是道:“殿下,没用的,臣什么都招了。”

  李景良:“招?招什么了?”

  江寒一声冷笑:“赵大人招的这些内容可精彩了,想必宁王殿下很想认真看看。”

  他说着,渡羽从旁边递了一叠状纸在江寒手中,其中还参杂了这些年赵辽和李景良来往的书信。

  赵辽这件事不查不知道,一旦撕了个口子就不打不可收拾了。

  原来这次水患,他表面上看着清正廉明的样子,拿着百姓的救济粮分与各家各户。

  背地里却和富商联合,让他们存粮抬价,救济粮吃得了多久?百姓吃不了两顿饱饭还是得买粮,富商们把粮食囤紧,等百姓们实在捱不住了,就以天价卖出。

  趁着这个机会,他又联合青楼,做起人口买卖,专挑那些遭了水患人家的姑娘下手。

  临安富庶之地,赵辽这般贪墨,竟有大半是入了宁王的口袋。

  赵辽也精,就怕哪一日东窗事发,宁王撇干净不顾他的死活,所以那些来往的书信他都一封一封收好。

  金暮司的办案能力多强?这些事情不过几日,便就查得清清楚楚。

  江寒手中握着那些证据,回眸看了看站在周围的大臣们,他的眼神明明平淡,却像一柄炳利剑似的,能看穿所有人心一般。

  他举着手中的那叠信纸:“你们都说我是奸臣,你们拥戴宁王,这便是你们心中的宁王殿下?将来大荆的好皇帝?”

  大臣们看着江寒手中那叠厚厚的纸,殿中鸦雀无声,只有风吹动薄纸,发出“唏唏哗哗”的声音。

  李景良看着那一叠信纸,一屁股往后摔了下去。

  完了,一切都完了,苦心经营这么长的时间,现在都毁了。

  只有赵辽跪在他的面前,不住声道:“求求殿下赐死微臣吧、求求殿下赐死微臣吧。。。。。。”

  。。。。。。

  等江寒从皇城出去的时候,天已经午时。

  他双手负在身后,每一步都走得很沉稳。

  只是可惜,这一次不能完全扳倒李景良,到底是他根基太深,要把整个王家从大荆生生拔除着实不容易,现在动手,朝廷必定动乱,也未必是好事。

  不过不怕,他还有时间,可以慢慢来。

  渐离与渡羽跟在江寒的身后,渐离小声地和渡羽咬耳朵。

  “渡羽兄,我太久没有上京了,对上京许多事都不太明白,那位皇后娘娘她。。。。。。”

  渡羽一听到渐离的话便笑了一声。

  “你是不是觉得她不会看人脸色又不识抬举,除了一身蛮力和长得好看以外一无是处?”

  渐离没想到自己竟然和渡羽如此心有灵犀,连连点头:“是啊,是啊。”

  渡羽笑了笑:“不瞒你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渐离:“那督主为何。。。”

  渡羽摇头:“不知道,不过我瞧着,这位皇后娘娘对督主来说,很不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