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六十二章:你敢看吗?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97 2020-09-20 21:00:00

  李景良刚刚伸出手去,听到江寒这句话又下意识地收了回来,江寒这个人实在太诡谲了,让人不得不防。

  “想清楚什么?”李景良问道。

  “这是先帝遗诏,先帝只委托于臣一人,宁王您若执意要看,那便是大不敬之罪,是要杀头的。”江寒面无表情,说出来的话却让李景良心里头一毛。

  他猛地把手收了回去。

  “怎么?宁王不看了吗?”江寒问道。

  “江寒,你少在那里危言耸听,先帝哪有什么遗诏?你耍什么鬼把戏呢。”王丞相在一边指着江寒吼道。

  “要不信,王相打开看看便知。”江寒的云淡风轻,反衬得王相跳脚的样子,像是个小丑一般。

  “可若是假的,江大人,你可知假冒遗诏是个什么罪名?”李景良一颗心都悬在半空中,两只眼睛死死盯着江寒。

  “臣自然知道,若是假的,臣便是诛九族之罪,臣自己到刑部伏罪,不必劳烦旁人。”江寒说得轻松,倒似跟旁人闲谈一般。

  “你。。。”李景良想说什么,终究是一个字都没有出口。

  江寒太过于胸有成竹,让他不得不怀疑。

  “宁王殿下,请吧。。。”江寒把遗诏又往前李景良的身前送过去了两寸。

  李景良颤抖着手慢慢地摸向了遗诏,是江寒死还是自己死,便只看这遗诏是真是假了。

  李景良的心中琢磨着,盘旋着。

  若是江寒死了,那么沐梓柠和李辰沿两个人拿什么跟他斗?

  他都看出来了,沐梓柠先前的那些作为不过是计罢了,为的便是这个时候让他露出马脚来,她能忽然变得这么聪明,一切都是因为身后有了江寒。

  开弓没有回头箭,他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

  只要江寒死了,江寒死了。。。。。。

  他的手一点点往上,快要触到那细腻的绸缎了。

  可若是遗诏是真的呢?李景良脑子忽然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若遗诏有一千、一万分直一的几率是真的,那他可就万劫不复了。。。。。。

  “不。”李景良手一抖,又缩了回去。“我。。。我不看。”

  “你是承认这遗诏是真的了?”江寒的嘴角挂起半抹笑容,他不笑的时候让人觉得冷漠,一笑起来更是凉薄。

  “傻子。”王丞相在一旁恨铁不成钢,“你不看,我看。”他推开李景良,便要去夺江寒手中的遗诏。

  可恰在这个时候,江寒却把遗诏收了回去。

  “宁王殿下都已经承认了这遗诏是真的了,王相是什么身份?你凭什么看?”

  李景良一听到这话,抬头看向江寒,忽然一瞬间便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你耍我。”他指着江寒道。

  “是宁王殿下不看的,既这般,臣便要宣读遗诏了。”江寒道。

  “不,我要看。”李景良扑上去便要抢。

  此时知知从侧面而过,一只手拉过李景良的胳膊,往后头一翻,便将李景良押下了。

  “江寒,你好大的胆子,敢指使手下的人对我动手?”李景良双目圆瞪,看着江寒恨不能滴出血来。

  江寒却笑“臣说过,见遗诏如见先帝,臣的确不能,但是先帝能。”

  “什么遗诏,假的,假的。。。”李景良怒吼道,他用力挣扎着,但是哪里是知知的对手?只能那样绝望地看着江寒。

  “众位大臣看看呐,江寒他假冒遗诏,殴打亲王,他身为臣子竟敢如此胆大妄为。”

  大臣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荆是个病态的王朝,朝政上江寒与王家把控了所有命脉,沐家管了兵权,除了周家掌了些肥差之外,其余之人便只能依附他们生存。

  党政之下,大臣们见风使舵、察言观色的本领学得极强。

  但是李景良在上京几个月,不是宁王党的早就悄悄被他拔出了,所以此时大家都是站在一根绳上的。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大臣们该怂的怂,该惜命的还是得要命,所以骂起江寒来无所不用其极。

  从他当年把人家新娶的媳妇儿抢来给先帝充当后宫,骂到他偷听人墙角把人家的东窗私话报于先帝。

  又骂他无社稷无功只搞那些阴暗、奸邪之事,还骂他金暮司手段残忍杀人不眨眼。

  再骂到如今,以下犯上、大逆不道。。。

  林林总总,罄竹难书。

  此时朝堂中吵吵嚷嚷骂声一片。

  当然了,骂归骂,动手是不可能动手的,毕竟还有那么多金暮卫在一旁呢。

  只听沐骁然道:“江大人,你此等作为当真是当大荆无人,人人都要惧怕你们金暮司吗?”

  他方才挨了沐梓柠一拳,现在还疼着呢,如此正气凌然地指着江寒,配上那青黑青黑的肿脸,莫名有几分滑稽。

  “沐大将军有何话要说?”江寒回头看向沐骁然。

  沐骁然回头和王相对视了一眼,事已如此,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江寒,先帝在时,你仗着先帝信任,残害百姓、滥杀无辜,先帝驾崩,你更是兴风作浪,先帝能容下你,大荆容不下你,我数十万沐家军容不下你?”

  江寒冷冷地看着沐骁然,冷冷道:“沐大将军的意思是,你要领兵造反,推宁王称帝?”

  不管沐骁然方才的话说得如何正义盎然,但是真相总是这么赤裸裸又丑陋的。

  沐骁然一时间倒不知该如何答才是。

  王丞相及时道:“沐将军还犹豫什么?沐家军就在城外,不如就在此时,诛杀了这乱臣贼子,为大荆除害。”

  “除害,我除你妈的害。”王丞相的话刚说完,就是一个拳头从侧面而来。

  王丞相年事已高,被这一拳头一拳掼在地上,差点儿没当场去世。

  沐梓柠居高临下看着躺在地上的王丞相,拍了拍手:“不要以为你长得老我就不敢打你。”

  江寒在旁边看着有些无奈。

  悄悄从沐梓柠身后扯了她的手:“你又干什么?”

  沐梓柠回头看着江寒,一脸理所应当:“帮你出头啊。”

  江寒:“你还嫌这里不够乱吗?”

  沐梓柠环顾了一下四周,众人骂声一片、唾沫横飞,好好的金銮殿鸡飞狗跳,也是少见。

  此时王丞相捂着脸爬了起来:“妖妇,你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沐将军,让你的沐家军,连这妖妇,一并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