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六十一章:臣救驾来迟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80 2020-09-20 20:00:00

  “臣救驾来迟,请皇后娘娘恕罪。”

  江寒一步步行到殿中,端端正正地对着云阶正一脸懵逼的沐梓柠跪了下去。

  “属下救驾来迟,请皇后娘娘恕罪。”

  他身后的金暮卫也跪了下去,动作齐整,声音划一,响彻了这皇城的上空。

  沐梓柠方才被那一支箭吓得尿都快出来了,一见到江寒便就放心了,全身都松懈了下去:“你怎么才来啊?你让我拖时间,拖时间,我都拖了这么长时间了,你才来。”

  这位皇后可真是的,渡羽都已经习惯了,但是渐离第一次见沐梓柠,心中便生出许多不满来。

  他是亲眼见着督主是怎么进的京城,又是怎么威胁京兆府尹撤的兵,又是怎么一步步闯进这皇城中来的。

  督主这么匆匆忙忙赶来,没得皇后一句谢谢,反而开口都是埋怨,实在太不识抬举了。

  渐离心中如此想着,却听江寒道:“是臣来迟了,让皇后娘娘受惊了。”

  “可是。。。”江寒抬头,看着沐梓柠捏着李景良脖子的手,“臣嘱咐过娘娘,不要与对方发生冲突,只要拖延时间等臣来便可。”

  “看起来。。。娘娘您好像没听啊?”

  “诶。。。”沐梓柠赶紧松了手,在衣服上擦了擦。

  “那个。。。我也是被逼的嘛。”

  “切。”李辰沿低低发出一声鄙夷。

  这个女人一来就指着李景良的鼻子骂,难道也是被逼?

  江寒就知道沐梓柠不会老实,虽派了知知在她身边跟着,但还是不放心。

  进了城后一刻也不敢耽搁,紧赶慢赶赶来,好在在最后一刻赶到了。

  此时听沐梓柠道:“江大人,快,快把他们都抓起来,他们刚才要杀我呢。”

  哼,她还好意思说这种话呢?她知不知道刚才差点儿小命都没了?

  江寒看着沐梓柠莫名来气,不过这个女人什么时候不气人了?

  “抓人?”王丞相回过神来。

  方才看到江寒那一刻他确实惊着了,后来一想,既然沐梓柠都没死,江寒怎么不能活着?

  可是。。。王丞相想了想,又笑着道:“皇后娘娘,不过是一个误会,天下人都传您已经死了。

  而如今却忽然出现在这里,宁王殿下与臣等有所怀疑,不也是正常的吗?

  更何况如今宁王代理国事,那宁王便是暂代皇帝,难道皇后娘娘要江大人抓‘皇帝’。”

  “啊哈?”沐梓柠发现这位王丞相好个口才,一段话绕得她都走不出去了,只怕除了周然没有敌手了吧?

  又听王丞相道:“不过是场误会罢了,当初是你们离了上京要宁王暂理国事,现在就因为宁王理事上有一两个失误便要问宁王的罪?”

  “江大人,你听他说的什么?”

  沐梓柠答不上王相的话,只能看着江寒,她知道江寒肯定有主意。

  谁知却听江寒道:娘娘,王相说得有理。”

  “啊?有理?这特么有理你个。。。”沐梓柠后面的话差点儿就脱口而出了。

  毕竟都是皇后了,素质还是应该要一点的。

  王丞相听到此话便更放心了,就算对皇后不敬又如何?就算江寒来了又如何?

  他有沐家的兵权作为后盾,有散布在六部的门生,谁敢拿他怎么样?他足可以有恃无恐。

  于是他看着沐梓柠,眼神中带着轻蔑:“那今日既是闹剧一场,说开了也就罢了吧。

  皇后娘娘可有何事?若是没有臣等便要散朝了。”

  他也知道此时再说李景良登基之事已经不合时宜了,但只要人还在,后面的事情可以徐徐图之。

  沐梓柠站在原处,她还能有什么事儿?

  “好。。。好像没有什么事。”

  “那既然如此。。。”

  “皇后娘娘无事了,可是本官还有一事。”王丞相话未说完,江寒却站了起来,盯着他的眼睛道。

  江寒目光冰寒,让人望而生畏,他穿玄色直缀,戴乌纱描金帽,抖了抖衣衫,从袖中拿出一物。

  “先帝遗诏在此,跪下。”几个字冷冷清清,但是如一道雷直劈而下,落在这大殿之中。

  “先。。。先帝遗诏?”沐梓柠看着江寒手中的东西,先帝不是忽然病倒的吗?年纪轻轻就已经立好遗诏了?

  江寒只站在殿中,身影顽长,带着一种让人忍不住战栗的气场。

  “跪下。”两个字轻描淡写,却又如同有万钧之重。

  见所有人没有动作,江寒的声音又拔高了几分:“见遗诏如见先帝,尔等不跪?”

  “不,不可能。”李景良先站了起来,匆匆几步台阶往下。

  李景良自然知道,先帝有儿子,若立遗诏自然是不会把皇位传给自己的。

  “皇兄何曾留过遗诏?不,不可能的。”李景良几步冲到江寒面前,伸手便要去夺他手中的遗诏。

  江寒往后退了几步,躲开李景良的手,喝一声:“大胆。”

  “见遗诏不跪,反而做出如此大不敬之事。”

  王丞相见此,反而笑了出来:“谁大胆?假拟遗诏之人才是大胆,江大人,这遗诏从何而来?出自何人之手?你说是便是?”

  “太祖皇帝从临安起家,三年前,臣曾随同先帝一同去过临安老家。

  先帝说二皇子六年前差点儿身葬火海,四周明枪暗箭,防不胜防,他有心将皇位传与二皇子,但怕因此让二皇子陷于险境。

  所以立此遗诏放于临安老家的祠堂之中,此事只有臣一人知道,先帝曾说,若他哪一日仙去,那便由臣带着这道遗诏扶持二皇子继承大统。”

  江寒说得头头是道,让人找不出其中漏洞。

  三年前先帝的确去过临安,也的确是江寒陪同,其中做了什么,其他人从何得知?

  沐梓柠站在一侧,看着他的脸,只是思考一个问题:所以江大人要去临安原来是为了取这道遗诏?可是。。。他什么时候去的先帝老家?

  “不,不可能。”李景良道:“此事只由你一个人说,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凭什么要我们相信?”

  “这遗诏上是先帝的笔记,宁王您与先帝多年兄弟情谊,他的笔迹您不可能认不出来吧?你自可以看看这诏书。”

  江寒说着,就把诏书送到李景良面前:“不过,你可得想清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