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五十九章:墙倒众人推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46 2020-09-19 14:00:00

  沐梓柠:???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不是人吗?”

  “你还没看懂吗?人家这是不认我们呢。”李辰沿在旁边冷冷地说了一句。

  “他说不认就不认呐?这里这么多人,难道大家都不认吗?”沐梓柠视线环绕一圈,发现少了一个灵魂人物。

  “你外公呢?”沐梓柠问李辰沿。

  这么简单的问题难道还用问?这样的关键性时刻,像周然那种战斗力强的怎么可能还会在这里?

  沐梓柠看着李辰沿:“你外公不会已经被他们杀了吧?”

  李辰沿:。。。。。。

  “李景良。”沐梓柠见李辰沿不理她,又抬头看着皇位上的人,语气带着冷漠。

  李景良:“何事?”

  沐梓柠:“你要脸不要脸?口口声声说不想当皇帝,你刚刚怎么说的来着,哦,你皇兄的遗孤尚在,你怎么能做皇帝?

  对啊,你怎么能做呢?现在你皇兄的遗孤在你面前站着呢,你又不认是几个意思?”

  李景良一听沐梓柠这话,脸上便多少有些挂不住了。

  更让他意外的是,这话是从沐梓柠口中说出来的。

  他身份高、容貌好、品性好,上京城最受名门贵女青睐的两位男子,一个是他,另一个是江寒。

  但是江寒为人冷漠,又是在那种杀人嗜血的金暮司当差,所以相比起来,他是最受富家千金追捧的男子。

  六年前,沐梓柠跪在宁王府前求他娶她,成了多少人笑柄,那些过去都还历历在目。

  就算现在,沐桉柠也一直都把她视为竞争对手。

  而沐梓柠,从前那样将他侍奉为神明的沐梓柠,现在冷漠地站在他的面前,问他一句“要脸不要。”

  这世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子对他说过这样的话。

  “宁王自然不能不认自己的亲侄子?但是哪个皇子需要翻墙入宫?”姜还是老的辣,李景良脸皮薄一点,但是王丞相老脸堪比城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真是叫人叹为观止。

  “我们为什么翻墙难道你们心里一点儿数都没有吗?难不成我们出去几个月你们就不认识我们了吗?”

  沐梓柠简直觉得是天方夜谭,世界上还有那么不要逼脸的操作,她闻所未闻。

  “让众位大臣看看,难道真的就都不认识我了吗?”沐梓柠回过头看向众位大臣。

  “额。。。这个嘛。。。”大臣们纷纷垂下头,不敢作声。

  李景良登基看似民心所向,好像大臣中间没有一人有异议,但是李景良准备得有多万全?

  那些有异议之人,早就被他想办法剪除掉了。

  就像是强悍如周然这样的人,都没有办法站在这里,哪还有什么人敢和他作对?

  更何况各位大臣心中岂能没有计较?

  虽说眼下二皇子和皇后回来了,但是李景良做皇帝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这皇城内外都是李景良的人。

  沐梓柠他们孤儿寡母带着一个侍卫来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现在若是帮沐梓柠说一句话,将来宁王做了皇帝秋后问罪怎么办?

  谁都不是傻子,谁愿意做这个出头鸟?

  “槽”沐梓柠低低骂了一句。

  然后抬高了声音指着那些文武大臣道:“你们都是瞎了吗?几个月前你们才见过本宫大闹先帝灵前。

  本宫不相信你们现在都不记得了?好啊,好啊,先帝在的时候你们都是忠臣,现在先帝一走,就眼睁睁看着先帝的遗孤被人这么欺负?

  你们白拿了那么多俸禄,我为大荆能有你们这群父母官感到耻辱、耻辱。。。”

  沐梓柠这一句句话骂出去如同石沉大海,连个水花都没冒一个。

  大臣们沉默,还是沉默。。。

  沐梓柠越想越气,越想越气。

  “你们就只有这个本事?只能欺负欺负我们孤儿寡母?你们书都读到狗肚子去了?呸,我呸。。。”

  还是沉默。。。

  “这天下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难不成我们都要尊为皇后?”此时王丞相说道。

  李景良:“是啊,是啊,你说你是皇后,你有什么证据吗?”

  现在沐梓柠气的不是李景良了,她气这群大臣。

  李景良想当皇帝不是一天两天了,她已经对他的印象已经坏到了极致,所以他无论做什么事,都激不起沐梓柠的半点儿情绪。

  但是那些大臣不同,他们的冷漠让沐梓柠再一次刷新了对人性下限的认知。

  她知道,他们中间有些人其实是不认可李景良的,但是无人敢说。

  “你们都哑了吗?大荆数十年的俸禄养了你们这一群哑巴吗?我看以后你们要是在地府遇见先帝,你们哪来的脸见他?”

  “来人啊,把这个疯妇人抓起来。”此时王丞相喝到。

  但是无一人上前。

  毕竟。。。门外的那些侍卫都已经被知知料理干净了。

  这朝中大臣不是老的就是弱的,谁都知道,江寒手下四个统领中,知知功夫最好,此时又有谁敢上?

  外头没有侍卫,殿内也无人出头,王丞相一句话出去,无人应答。

  果然都是一群贪生怕死的,对沐梓柠如此,对宁王也是如此。

  “我来。”

  这其中,沐骁然生为武将身手最好,又仗着是沐梓柠的父亲,当先走了出来,便要去拿沐梓柠。

  “你来,你来个锤子。。。”

  谁料沐骁然还未走近,知知都还没动手,沐梓柠已经一拳头挥过去了。

  沐梓柠出拳很快,沐骁然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挨了一拳,眼睛一花,差点儿栽倒下去。

  “这。。。”沐骁然还没反应过来。

  “还说你是皇后。”这时候王丞相抢着道:“哪里有女儿打自己亲爹的?”

  方才沉默的大臣总算是抓着一件可以说的事了,纷纷道:“是啊,是啊。。。大逆不道,有悖伦常、其罪当诛。”

  沐梓柠:“你们瞎啊?没看到是他先动手的吗?”

  王丞相:“沐大将军动手是因为你是冒充皇后的疯妇人,你若真是沐大将军的女儿,这般作为,那便是不孝,我朝以孝治国,你方才的行为,那便足够问罪。”

  沐梓柠:“笑话,难道只准他打我,不会我还手?”

  王丞相没有回答,只道:“来人,去调禁卫军来,本官就不信了,还抓不住这样忤逆犯上的疯妇人。”

  王丞相这一句话马上就有人应和了:“臣去。”

  “臣也去。”。。。。。。

  什么叫见风使舵?什么叫墙倒众人推?沐梓柠今日算见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