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五十八章:本宫又杀回来了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69 2020-09-18 21:00:00

  李景良上次夺嫡不成,这次是打算孤注一掷,带着沐家、王家投下所有赌注,做了一场豪赌,所以越发谨慎,不能出半点儿错。

  所以城外层层戒备,城内日夜巡逻,就是一只苍蝇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只要李辰沿进不来,这世上还有谁能拦得住他?

  第二日,李景良穿戴隆重便去了金銮殿。

  皇帝刚死、新帝未立,上京城只有他一人,那他便是“代皇帝”。

  上朝的内容无非就是那些,简单的程序一过,便又提到了“国不可一日无主”的事情上来了。

  李景良连连摆手:”各位爱卿,此事不必再提了,当初是你们说上京城缺一人主事,本王才不得不暂代此职。

  皇兄还有亲子尚在,这皇位,本王是万万做不得的。”

  “二皇子年幼,泱泱大国,如何能交于一个稚子?”有大臣道。

  “是啊,更何况昨日钦天监已经测过了,若想国运昌隆,必须要一位戊戌年生人,殿下,您不就是戊戌年的吗?”

  “是啊,是啊。。。”

  宁王摇头:“你们不必说了朕。。。本王心意已决。”差点儿就说漏嘴。

  “王爷。。。”有大臣跪了下去,“求王爷登基称帝,给大荆一个太平盛世。”

  这一个人跪了下去,接下来的人“呼呼啦啦”地都跪下了。

  这当然都是李景良都安排好了的,这跪下之人有王相的人,有沐家的人,有李景良自己拿银子收买的人。

  这便占了一半儿去了,余下的就算并不想李景良登基,声音都很弱小了。

  李景良还在装,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你们这是在逼我啊。”

  众大臣声音整齐划一:“若王爷不答应,我等就不起来。”

  “若王爷不答应,臣等就一头撞死在这里,血溅金銮殿。”

  。。。。。。。

  “唉。”李景良十分“为难”地叹了一口气,“众爱卿执意如此,本王怎能拂了众爱卿一片心意?

  更何况,为了这位爱卿的性命,本王也不能。。。”

  “不能什么不能?李景良,还有什么是你不能做的?”

  李景良的话未说完,一道声音从殿外传了进来。

  随着“啊”“啊”两声尖叫,几个侍卫被人从殿外砸了进来。

  有了这几个侍卫做铺垫,于是后面沐梓柠牵着李辰沿的手一步步走进金銮殿的时候,就显得格外霸道。

  霸道得李景良舌头都捋不直了。

  “你。。。你。。。。你们怎么。。。”

  “你想问我们怎么会在这儿?”沐梓柠冷笑着抬头看向李景良。

  李景良对上沐梓柠的那双眼睛,凶狠又凌厉,像是索命的恶鬼一般。

  让他不禁想起了那天晚上的那个雨夜,沐梓柠痛苦哀求的眼神,绝望、乞求掺杂着爱慕。

  可是,同样的一个人会什么会有如此不相同的眼神?

  “你们是如何进来的?”李景良问道。

  他明明记得他把整个上京城封死,可是眼前的沐梓柠不仅进了上京,还到了金銮殿。

  “普通守卫如何守得了我?”沐梓柠站在殿中,那双明媚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李景良。

  沐梓柠的眼睛一直很大,从前的时候呆呆傻傻,大眼睛反而给她添了几分呆气。

  而现在,李景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的原因,他竟觉得沐梓柠秀鼻、樱唇,那双眼睛格外有灵。

  “地府都不收本宫了,你又如何拦得住?”

  沐梓柠一瞬不瞬地盯着李景良:“宁王殿下您忘了,当初还是您亲手送我去的呢?”

  旁人听到这句话还没咂出来是个什么意思,李景良却是背心一凉只觉得浑身都冷飕飕的,他看着沐梓柠瞪大的眼睛。

  “我。。。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

  “是阎王让我回来索命的。”沐梓柠道,“宁王殿下,你杀不死的,都会回来找你的。”

  “啊。。。啊。。。”沐梓柠话还没说完,殿外又是两个人被踢了进来。

  其中一个人还剩一口气,往前匍匐两步:“禀。。。禀报王爷,城。。。城外,来。。。来。。。”

  话没说完,“嗝~~”地一声死翘翘了。

  “娘娘别怕,知知已经把外面的人都清理了。”此时知知闯了进来,站在了沐梓柠的身边。

  沐梓柠:。。。。。。

  她好不容易营造的恐怖气氛,知知早不来晚不来,怎么偏偏挑这个时间来?

  “知知,你觉得我看起来像很怕的样子吗?”沐梓柠看着知知问道。

  知知看了看沐梓柠:“不像。”

  沐梓柠:“对啊,该怕的是他们,你真他娘的是气氛终结者。”

  李景良因为做贼心虚,所以对沐梓柠的话将信将疑,也着实是被吓着了。

  眼下看着沐梓柠和知知斗嘴,才反应过来:“你们是翻墙进来的?”

  他就说嘛,他部下的防卫怎么会没用?

  若是以江寒手下四位统领的身手,带一个小孩儿和女人进皇城虽然有些牵强,但也是说得通的。

  “额。。。”沐梓柠有些尴尬,一回头横眼看向知知:“看吧,都是你,都是你,这么帅气的出场方式,全被你破坏了。”

  她堂堂皇后居然带着小皇子翻墙,说出去好丢人的嘛。

  李景良这才如释重负地一笑:“好狡诈的女人,差点儿就被你骗了。”

  沐梓柠:“不对啊,你高兴个什么劲儿?翻墙进来的就不是皇后了吗?”

  “你给我下来,谁叫你坐上去的?那个位置是该你坐的吗?”沐梓柠指着李景良道。

  “皇儿,你去。”沐梓柠推着身边的李辰沿。

  李辰沿站在原地,他毕竟是个孩子,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站在原地,却不知该不该去了。

  “你愣着干什么?那本来就是你的位置,有些人都有脸皮坐在上面,难道你还不敢了吗?”

  沐梓柠眼皮撇向皇位上的李景良,显然他便是那个有脸皮的“某些人”人了。

  “梓柠。。。”此时沐骁然看着沐梓柠忽然喊了一声。

  “梓柠真的是你吗?原来你还活着。”沐骁然道。

  “原来你还活着。”这六个字忽然如雷灌顶地提醒了李景良。

  “哪来的什么皇后?皇后于水患中都已经死了,天下人皆知。”李景良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