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五十八章:臣拍马也赶不上的男人是谁?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30 2020-09-18 20:00:00

  虽然不能随意走动,但是沐梓柠倒不觉得闷,成天地在马车上喂那只小猫猫。

  她的耐性极好,好不容易有猫了,一改往日好吃懒做的作风,找来羊乳还有米糊,每日更替着喂着。

  “猪蹄吃得真香。”

  “猪蹄真乖。”

  “猪蹄要睡觉了吗?”

  。。。。。。

  江寒坐在她的对面,实在忍不住问道:“好好儿的一只猫为什么要叫猪蹄呀?”

  沐梓柠撸着猫:“因为猪蹄很好吃啊。”

  江寒:“猪蹄好吃跟猫叫什么名字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家猪蹄和猪蹄一样可爱啊。”

  江寒找不出来这这句话里的半点逻辑关联,一脸嫌恶道:“狗屁不通,你又不吃猫。”

  沐梓柠听他这么说,倒也认同,她自认为自己墨水甚少,取名字上有些草率,于是不耻下问:“那江大人觉得叫什么名字才好?”

  江寒:“那是你的猫,与臣何干?别问臣。”

  他一口一个“臣”,哪还有做臣子的样子,呵,说最客套的话,做最傲慢的事。

  “那叫寒寒好了。”

  江寒:“娘娘这是几个意思?”

  沐梓柠话一出口,发现好像撞了旁的名字,顺口堵了回去:“跟你那个不是一个寒。”

  “狡辩。”

  “我说不是就是不是。”

  她还胡搅蛮缠?他堂堂金暮司总督居然被一只猫撞了讳,好不痛快的,于是道:“娘娘最好换一个名字,否则。。。”

  “否则怎么样?”沐梓柠问道。

  “反正这只猫跟着我们也是累赘。”

  这话的意思是打算暴力杀猫?变态。

  沐梓柠坐着坐着,忽然肚子肠胃蠕动,感觉有个恭要出。

  于是把正在膝盖上睡觉的猫放在江寒手中:“江大人把我看着一下寒寒吧,我有点儿正事儿要做。”

  她哪有什么事要做?吃饭拉屎就是最大的事。

  江寒把手收回:“臣说了,那是你的猫,臣不会帮你照看的。”

  “一下下都不行吗?”

  “不行。”

  可是她要憋不住了,小猫猫还那么小,要是在车里乱跑怎么办?

  “你怎么忍心这么对待如此脆弱可怜的小寒寒呢?”

  江寒怎么觉得这句话有些怪异?那就更不能答应了。

  “臣说了,给它换个名字。”

  “来不及了,换不换名字的待会儿再说吧。”沐梓柠不管不顾,把猫丢在江寒的怀中,叫停了马车跳了下去。

  沐梓柠跳下马车的时候,还听到江寒不爽快的声音传了出来,“得寸进尺。”

  他不会真虐待小猫猫吧?沐梓柠心里头还是怕的,但是没办法,人有三急,活人不能被一泡屎憋死。

  凭直觉,她觉得江寒做不到那么暴力。

  此时渡羽驱着马到了江寒的马车旁边,敲了敲车窗,“督主,属下有事禀报。”他冲着马车内道。

  “何事?”江寒推开半扇窗问道。

  “我们派出去的人已经回来了,李景良果然重兵把守了上京,只怕二皇子回不了宫了。”

  “他们有多少人?”江寒问道。

  “沐骁然在京中的人马,皇城禁卫军还有京兆府的官差。。。。。。”

  “李景良可真是下了血本了啊。”江寒道。

  一时间要调动这么多人马除了沐骁然的,其他要花多少银子才行?

  “督主,现在咱们怎么办?据说上京城传出来的消息,钦天监观看天象,已经测出吉时吉日,明日李景良就会在各位大臣的拥戴下答应称帝。

  咱们又进不去城,而且就算进去了又能怎么样呢?他们那么多的人马,光靠金暮卫,根本就是螳臂挡车啊。”

  渡羽担忧地道。

  “思南回来了吗?”江寒却问起了另外一个话题。

  “刚回来,督主为何问思南啊?”渡羽问道,他记得先帝刚死的时候,思南便被督主派去监督那些藩王了,已经去得有好几个月了吧。

  “没事。”江寒答道,“有思南在,李景良便称不了帝。”他一面说着,一面摸着怀中的猫。

  渡羽眼尖地透过窗子,看见江寒膝盖上那团毛茸茸的小东西,正睡得大摇大摆。

  “原来督主也喜欢这些东西啊?”渡羽道。

  “不喜欢。”江寒冷冰冰地答道。

  “可若是不喜欢,督主又为何。。。”

  “它自己跑在我膝盖上的。”江寒道。

  正好此时,小猫咪耳朵动了动,然后睁开了眼睛,一睁开发现自己不是睡在沐梓柠的怀里,而是一坨冰似的江寒。

  一瞬间寒毛倒立,弓着背,“喵”地一声跳了出去。

  这个动作像是刚好反驳了江寒的话一般,江寒冷这个脸,一言不发。

  渡羽憋着笑道:“那督主若是没有其他的事,属下便退下了。”

  “嗯。”江寒冷冷地点了一下头。

  等沐梓柠终于出恭回来,发现江寒好端端坐在那里,而自己的小猫正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江大人,你对它做了什么?”沐梓柠气愤地问道。

  江寒不带任何情绪道:“没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你能把它吓成这个样子?”

  江寒:“它自己吓成这样的。”

  沐梓柠:“你觉得我会信吗?难不成你什么都没做,光是靠一身王八。。。王霸之气就把它震慑住了?”

  沐梓柠说着便江小猫猫抱在怀里,这猫贼得很,一见是沐梓柠就往她的怀里钻去,毛绒绒的脑袋在她手臂上蹭了又蹭。

  沐梓柠十分爱怜地摸着那只猫:“我就奇怪了,这么可爱的猫,是要多恶毒的人才能忍心伤害啊。”

  。。。。。。

  心机猫,江寒不说话,撇了一眼那猫。

  那猫一和江寒对上了眼睛,马上就钻进了沐梓柠的怀中。

  呵,这猫多贱呐?宠物随主人。

  沐梓柠摸着猫接着道:“我知道,你讨厌它撞了你的名讳,但是这个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叫这名儿。

  我就知道一个,集暴力与文艺,男人味儿和浪漫于一体的人,你就是拍马也赶不上呢。”

  。。。。。。

  江寒懒得跟她说话,把眼睛瞥向窗外看风景。

  马车继续往前赶路,眼看,便要到上京了。

  “娘娘。。。”这时候江寒忽然开口喊沐梓柠。

  “嗯?”沐梓柠答了一声。

  “那个男人是谁?”江寒问道。

  “哪个?”沐梓柠都已经记不得自己说过哪些话了。

  “就是臣拍马也赶不上的男人。”

  江寒的反射弧也太长了,都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了,他还能杀个回马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