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五十七章:夺遗产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54 2020-09-17 22:00:00

  沐骁然头疼不已:“咱们现在哪还有钱啊?这些年攒下来的钱都被宁王拿去填补亏空去了。”

  姜氏却不依不饶:“我不管,我女儿出嫁一定要风风光光,哪怕是嫁入帝王家,也不能叫宁王看低了去。”

  沐骁然:“夫人,你别无理取闹了行不行?桉儿这是嫁入宫中,皇家什么没有?难不成还要大过皇上一头去?更何况,当初梓柠出嫁,咱们还不是一样没给吗?”

  姜氏一听这话便不高兴了:“咱们女儿岂能和那个野丫头一样?她做了皇后成了什么样子?咱们女儿是给咱们家增光去了。”

  “可是现在哪儿还有银子啊?”

  沐骁然想着自己一个将军,混成现在这个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不是还有那个吗?”姜氏压低了声音:“那个女人留下来的可都是好东西,若不给桉儿,那可真是可惜了。”

  沐梓柠的生母出生英国公柳家,拿了丰厚的嫁妆,后来立下战功,得的封赏更是不少,如今人没了,但那些东西姜氏可是一直记得的。

  沐骁然一听到这话,马上变了脸色:“你疯了?那是老太太指定了要留给梓柠的。”

  “可是梓柠都已经死了不是吗?老爷要怎么给她?给她陪葬吗?”姜氏道。

  沐骁然心中多少有些不舍,那些都是他亡妻留下来的东西,亡妻于他有恩,英年早逝就留下这一个女儿,如今连这女儿也没了。

  “可是梓柠刚死。。。”

  若连这些东西也给了沐桉柠,那先夫人就什么念想也没留给他了。

  “老爷,我可不管,你曾经说过的,桉儿出嫁嫁妆一定不能少的。”姜氏不等沐骁然说完,抢着道。

  “我是给桉儿准备了嫁妆,可这一次不是都给了宁王吗?若不是为了桉儿,咱们家也不至于讨好宁王,这么些年的家底,都给了出去。”

  “哈,老爷是嫌弃桉儿累赘了吗?”姜氏横眉一竖,脸上便有了嗔意。

  沐骁然:“夫人误会了,为夫不是这个。。。”

  “好好好。。。现在就怪桉儿给咱们家添麻烦了?”姜氏根本就不听沐骁然把话说完,眼圈一红便掉下泪来。

  姜氏年不过四十,保养得又极好,到现在仍是有几分美艳姿态,此时一哭,梨花带雨,让人看起来心疼。

  “沐骁然啊沐骁然,我嫁与你十八年了,为你生了一儿一女,里里外外给你操持这个家,现在好了,你只管做你的国丈,来委屈咱们桉儿。”

  沐骁然一看姜氏哭就受不住了,“夫人,咱们有话好好说嘛,先别哭啊。”

  “爹爹,你要把那些东西留给谁?沐梓柠都死了。”两个人说话的时候,沐桉柠忽然闯了进来。

  “桉儿?”沐骁然一回头,看着站在门口的沐桉柠:“你什么时候来的?”

  沐桉柠压根儿不回答,只道:“爹爹真的不疼桉儿了吗?”

  沐骁然:“哪里的话?只是你姐姐刚死,又是为了带二皇子去临安才被。。。如今尸骨未寒便把她的东西都。。。为父实在。。。”

  “但是爹爹又怎么忍心看着女儿就这么寒酸地嫁出去?”沐桉柠质问道。

  又听姜氏接着搭腔:“是啊,那宫里是个什么地方?若是没有钱财傍身,岂不能被那些人活吞了去?

  你忍心看着咱们女儿受苦,我不忍心,若真叫她如此寒酸落魄地嫁过去,那就干脆别嫁了,在家里好歹娘还能养她一辈子呢。”

  沐桉柠又道:“那本来就是咱们家的东西,爹爹若不给桉儿打算给谁呢?难道那些东西只配沐梓柠一个人得吗?爹爹,你好偏的心。”

  。。。。。。

  两个人左一句右一句闹得沐骁然心烦意乱,又见自己妻子哭成这个样子,想起这些年的夫妻感情,更是没了主意。

  跌足甩手道:“好好好,都依你们,都依你们。”

  沐桉柠一听这个话,顿时乐了,扑过去抱着沐骁然:“我就知道,爹爹最疼桉儿了。”

  柳氏留下来的那笔遗产十分可观,姜氏心里头一直挂念着,但是柳氏死后,那些东西都由老太太保管着。

  老太太死的时候还惦记着那些东西,交代沐骁然,无论如何也要留给沐梓柠,这才叫柳氏无从下手了。

  幸而后来沐梓柠出嫁,闹了跪在宁王府外求娶的丑闻出来,沐骁然觉得丢人,什么东西都没给,草草地就把沐梓柠嫁出去了。

  而这些东西便留在了沐家。

  如今,终于叫柳氏找到了机会,把这些东西都要了过来。

  一想到马上就能嫁给宁王做她的一国之后,还有了这么丰厚的嫁妆足够她风光,沐桉柠心里就乐开了花了。

  绷着脸跟他爹告了退,一出了门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给我站住。”沐桉柠没走出两步便听到她娘在她身后叫她。

  “娘,你有什么事吗?”

  “你这个小蹄子,谁叫你来的?”姜氏提着裙摆,匆匆走到沐桉柠身前,故作生气地道。

  “女儿这不是不放心吗?”沐桉柠撒娇着道。

  “有娘在还能有什么不放心的?我看你就是等不及要了东西出嫁了吧?”姜氏一根手指头戳着沐桉柠的额头。

  “哎哟,娘。。。”沐桉柠攀着姜氏的手臂撒着娇。

  “反正爹都答应把那些东西都给我们了,你还担心什么嘛?等女儿做了皇后,就更没有人敢拿我们怎么样了。”沐桉柠道。

  “正是因为如此,眼下的当口才要更小心才是。”姜氏道。

  “板上钉钉的事还有什么可小心的?沐梓柠都死了,尸骨无存,景良哥哥也已经在城外四处部下人马,一旦发现李辰沿,便立即处死。”

  “哦,那便好。”姜氏听到便放下心来,“宁王做事向来没有差错,这次应该也错不了。”

  沐桉柠倚着姜氏的胳膊笑得一脸幸福:“娘,你就放心吧,这一次,再没有人能挡着安良哥哥的道了。”

  。。。。。。

  正在此时,二皇子李辰沿处理好水患,正往京城赶去。

  沐梓柠和江寒为了伪装成“已死”的假象,只能成天窝在马车内,不敢见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