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五十六章:你特么才死了呢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77 2020-09-17 14:00:00

  等沐梓柠和江寒回到临安府的时候,户部和工部的两位尚书大人已经到了。

  临安知府赵辽已经被渡羽扣押起来,准备带入上京问罪,又从赵辽的府中搜出了大堆的金银财宝,刚好解决了眼下没钱的困局。

  连着下了一月的大雨渐渐有了停止的迹象,二皇子李辰沿小小年纪却表现出惊人的气魄。

  修避难所、设粥棚、修堤坝,他必定事事亲为,虽然随时都有两位大人和渡羽跟在左右,但是也已经表现出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魄力。

  再加上水患之事一步步在好转,百姓们有了住所、有了吃的,水位也在一点点下降。

  李辰沿的百姓基础打得十分好。

  百姓都说,他不像其父,更像其祖,当年的太祖皇帝。

  只是有一件事让沐梓柠他们很恼火,百姓都说,皇后和江大人死了。

  于是他们就更高兴了,大荆有了一位好皇子,死了两个祸害,是天佑大荆,是百姓的好日子要来了。

  所以,当沐梓柠他们回到临安府的时候,发现到处都挂起了白幡,里头一片哭声。

  白蕊跪在临时搭建的灵堂里头,用袖子拭泪,“娘。。。娘娘啊,我的娘娘啊。。。我对不起你啊,连你的尸身也没找到,我。。。哇。。。哇。。。”

  “喂。”沐梓柠推了推她。

  “嗯?”白蕊一抬头,“啊”地一声站了起来,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娘。。。娘,你。。。你。。。大白天回来干什么?太阳那么大,你要是想奴婢了,你晚上再来啊。”

  沐梓柠:“娘什么娘的?你在说什么废话?”

  白蕊:“娘娘,你先回去吧,晚上的时候先去找芷心,自从你死了以后,她跟个没事儿人一样,一次都没去河边找过你,你先去吓吓她。

  然后再来找奴婢,您好好儿告诉奴婢,您的尸身在哪儿,奴婢也好去找找,扶灵回上京,让您入土为安才是啊。”

  沐梓柠:???这丫头疯了吧?都是哪儿跟哪儿?

  正在此时,知知和渡羽他们往灵堂这边来。

  “啊,啊,啊。。。。。。”渡羽吓得尖叫起来,连连往后头退去。

  “督主。。。”只有知知不怕,欢快地撒丫子朝江寒奔了过去。

  “督主你回来了。”知知张开双臂眼见就要把江寒抱在怀中,“您可想死知知了。”

  沐梓柠原本站在江寒旁边,一看知知这个样子,很自觉地就往侧边挪了两步。

  基友见面,格外眼红,她不能站在旁边当电灯泡啊。

  谁知江寒十分不解风情,一只手将知知推开,“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原来那天晚上赵辽派人追江寒和沐梓柠,但是那些官差们追到河边只看到了马和落在地上的刀。

  官差们拿了刀和马回来复命,就说皇后和江寒已经掉进河里淹死了。

  “胡说八道嘛,这不是?”沐梓柠很气愤“我活得好好的呢,我看他们才是要死了,快去昭告天下,他们亲爱的皇后又回来了。”

  此时白蕊反应了过来:“那百姓们岂不会白高兴一场?”

  江寒大约把前因后果都了解了,却打断了话题问渡羽道:“赵辽呢?”

  渡羽从惊吓中平复下来,走在江寒身前道:“已经和郝凡一起被关在临安府大牢了。”

  “嗯。”江寒微微点头:“多派些人把守,注意别让人劫狱了。”

  渡羽:“是,督主,要不要把您没死的消息传回上京去?”

  江寒却道:“不必了。”

  沐梓柠一听着这话,马上回过头看着江寒:“为什么勒?”难道让大家给他们设灵堂是件很好玩的事么?

  “你想一想现在上京城还有哪些人?”江寒反问道。

  “嗯。。。我爹、我妹妹、我继母、我大哥。。。。。。”沐梓柠掰着手指头。

  “都是一群想要你死的人。”沐梓柠没有算完,江寒一句话便给她总结了。

  总结得好到位,除此之外,沐梓柠还真就找不着其他人了。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要赶紧把消息传回去啊,不然就得把他们高兴死了。”沐梓柠道。

  “不一定,或许赵辽这次作为,正好助了我们。”江寒道。

  江寒的猜测很准,此时在京城的李景良确实不好过。

  原本打算的是二皇子一走,京城便剩他一人,可以有大好的作为。

  可谁知江寒一走,什么事都不顺,官场上的人阳奉阴违是常事,李景良又没有金暮卫在手,别人背地做什么小动作,他完全不知道。

  满怀期待地大展身手,到最后却是一本烂账。

  一时间民怨四起,之前那些好名声都败得差不多了。

  而好巧不巧,正在这个时候,京城第一大烟花地——采云间却生了一场大火。

  好在那天晚上有人发现得早,大火倒是没伤着人,就是连着两排的商铺与住宅都烧了。

  又正好在这个时候,工部和户部的两位大人都跟着江寒去了临安。

  要钱不知道找谁要,办事不知道找谁办。

  要不是当初李景良在场看见沐梓柠和周然争辩的全过程,他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人在背后刻意整他了。

  没办法,李景良自掏腰包,又是送礼又是陪笑脸,才让各位大臣们甘心为他办事。

  为撑面子,又重建了采云斋和附近屋舍。

  这样掏空王家、沐家、宁王府三个腰包,才算堪堪把这些事儿抹平。

  但是又传临安知府以下犯上、欲杀人放火掩盖罪行得事情来。

  李景良害怕牵连自己,吓得了不得,好在听说江寒和沐梓柠被赵辽杀死了,算是众多坏消息中唯一的一个好消息了吧。

  于是等不得了,赶紧找了几个文官,几次推他登基称帝,眼看声势造足了,只差最后一步了。

  眼看着李辰沿在临安越来越受百姓爱戴,李景良知道,他一天也不能耽搁了。

  便假意推辞几句,然后顺势应了下来,登基称帝,并承诺沐家,他登基为帝的那一天,便是沐桉柠为后之日。

  沐桉柠等了这多年来,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连夜便要找人赶制凤袍出来。

  沐府出过一个皇后,但是这一个,显然是不一样的。

  姜氏日日催着沐骁然给沐桉柠打首饰、做衣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