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五十五章:别叫我相公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99 2020-09-16 21:00:00

  江寒听沐梓柠这么问道,沉默片刻,没有答话。

  “那个东西对你很重要吧?应该是解药之类的东西吧?”见江寒没有说话,沐梓柠又继续追问道。

  她也不是太傻,单看江寒如此激动,也知道那东西对他看来肯定不一般,什么东西能比解药对江寒的意义更大?

  江寒看着这黑暗的房间,长久地没有说话。

  怎么会没有不重要呢?刚开始的那一年,他夜夜受这毒的折磨,恨不能死了才好。

  后来他遇到了云宁海家的人。

  海家世代行医,是不世出的医药世家,江湖上听过他们名号的人很多,而真正见过的却极少。

  江寒能遇见海家的传人,也算是他的造化。

  海大夫给他开了药房方让他暂缓了毒发,又告诉他,若想根治必须要紫雪腾。

  紫雪腾难寻,江寒手下的金暮卫满世界寻找,一找找了五年,才让渐离找到这么一株。

  可就是这么一株,叫沐梓柠“咔嚓”一口吃了。

  “江大人?”沐梓柠见江寒许久都没有说话,又喊了一声。

  “嗯?”江寒回过神来。

  “我问你话呢。”沐梓柠道。

  “哦,不,不重要。”江寒答道:“就是普通的关东糖,因为不太甜,臣一直放在身上没有吃。”

  “真的吗?”沐梓柠怎么有点不相信呢?

  “臣骗你有什么好处?”江寒反问道。

  沐梓柠想了想,也是,若真是解药,江寒还能在这儿心平气和地跟他聊天吗?

  “不过江大人,你也真是的,为了一根不甜的关东糖,把自己气成这个样子?至于吗?至于吗?”

  江寒:。。。。。。

  沐梓柠:“做男人不能像你这样,能不能大气一点?”

  江寒:“睡觉吧。”

  沐梓柠:“江大人。。。”

  “我叫你睡觉了。。。”

  “睡就睡嘛,你干嘛又那么凶啊?”

  。。。。。。

  江寒不再理她,翻个身,自己朝里头睡去。

  没人和沐梓柠说话,不大一会儿就传来了她均匀的鼾声。

  “唉。。。”许久才听到江寒无奈的叹息,海大夫说,若再找不到紫雪腾,他至多还有一年的性命。

  他遇到沐梓柠真是。。。

  江寒想了想,又轻手轻脚地翻身了下了地,他将沐梓柠整个抱了起来,轻轻地放在床上,然后自己躺在她的身边。

  好像这样,他便能睡得踏实些。

  第二天是江寒先起来,又把沐梓柠抱着放回了原处。

  好在她的瞌睡很强大,没有出现类似昨天那种中途忽然醒了的情况。

  江寒和沐梓柠在牛大婶家里住了几天,待江寒身体稍稍养好了些,便告别了牛大婶、牛大爷准备回去了。

  牛大婶他们准备了许多干粮让他们在路上吃。

  “你身上有钱吗?”临行前,沐梓柠问江寒道。

  “早就被水冲走了。”江寒答道。

  “可是我想着我们受大婶他们照顾这么久,总得给他们点钱吧,他们本来自己也刚刚够填饱肚子而已,又给我们这么多干粮,只怕后半年的日子不好过了。”沐梓柠道。

  “那把这个给他们吧。”江寒说着,从手腕上解下一串珠子,放在桌子上。

  “这是什么?”沐梓柠看着那一串珠子道。

  “佛珠,前些年一个下属送给臣的,上好的犀角打磨成的,听说去寺庙中找了有名的住持开过光,若是换钱,应该能值不少银子。”江寒道。

  还好,这珠子他挂在手腕上,竟然还完好无损地留着。

  “开过光的啊,那应该挺灵的,就这么送人了,只怕不好吧?”沐梓柠问道。

  江寒一笑:“灵不灵的要看对什么人,若放在臣身上那便不灵,若放在他们身上,那便灵了。”

  “为什么呀?”

  “因为他们是好人。”江寒道。

  沐梓柠被他这个话搞得云里雾里,她继续追问着,江寒却不说了。

  “生了,生了。。。”正在这个时候,牛大婶家的二丫兴冲冲地跑了过来道。

  “什么生了?”沐梓柠问道。

  “我们家的秀花,生了。”二丫稚嫩的声音满含兴奋地道。

  原来牛大婶家的那只狸花猫叫秀花呀。

  沐梓柠拉着江寒去看,正好看到几只粉嘟嘟的小猫猫正在秀花身下喝奶呢,牛大婶和牛大爷都在它旁边看着。

  “呀,生得还真不少呢。”沐梓柠凑过去看,数了数,刚好四只。

  “秀花真厉害。”沐梓柠想着她差点儿就把秀花吃了,还有些愧疚了。

  “江夫人要不挑一只回去养着吧。”牛大婶看沐梓柠蹲在那些小猫崽旁边,好像很喜欢的样子,如此提议道。

  “我吗?”沐梓柠回过头看向牛大婶,“这不好吧,毕竟是你们家的小猫。”

  在人家家里有吃又住,还得拿只小猫走?

  算了,她沐梓柠还是要脸的人。

  又听牛婶道:“没关系的,咱们家本来口粮就少,有多少粮食养得了这些猫?到最后能不能活还不一定呢。

  跟着江夫人你回去,说不定还能过好日子,还算是它的福气呢。”

  沐梓柠一听:“这样啊,要是真就这么死了,那倒确实挺可怜的哈。”

  她的目光已经在四只小猫里头挑挑拣拣了,她看中了其中最小的那一只,看起来挺瘦弱的样子,牛大婶他们养着一定养不活。

  江寒一听便知道沐梓柠打的什么主意了,立即道:“不行,咱们还要赶路呢,要照顾这么小一只猫,太累赘了。”

  “啊?”沐梓柠刚刚起的心思,被江寒一盆冷水泼过来:“可是人家敲想要诶。”

  “若是想要回上京再买一只吧,现在这种情况,还不适合养猫。”

  “可是买的和这个不一样啊,什么时候才能适合养啊?遇见了就是缘分嘛。。。”

  “不行。。。”

  “江。。。相公~~”

  沐梓柠一声相公叫得江寒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莫名有些舒服。

  “别这么叫我,不行就是不行。”江寒把头偏过去,不看她扑闪扑闪的眼睛。

  “相公。。。我求你了,人家可是我们救命恩人的孩子呢。”

  “我说了,别那么叫我。”

  “夫君,好不好嘛?”

  。。。。。。

  “你自己养,我可不会帮你。”

  “好嘞。”沐梓柠一笑,两只手就去抱最小的那只猫:“我家夫君最好了。”

  “我说了,别那么叫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