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五十四章:是我诱惑太大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217 2020-09-16 14:00:00

  江寒半低下头的动作,刚好看到沐梓柠后面衣领下头一块面积感人的淤青。

  其实她受了挺重的伤,那样大的一截树干,砸在她的身上,若换做其他人,不死也得脱残废了,只有这货,跟个没事人一样。

  江寒想要看看她的伤口,但又碍于男女有别。

  牛大婶的衣服并不合身,她垂着头睡觉,衣领后边儿露出一大片的肌肤皆是青紫色的,且一直往下蔓延,见不到边际。

  这个死女人,做事是不过脑子的吗?这得有多疼啊。。。

  江寒心中骂道,实在忍不住,撩开她的衣服往下看去,只能看到一半儿的背,也都是淤青的。

  江寒实在想不到,她一个女人,受这么重的伤,还得背着他走那么远的山路,这一天一夜,她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她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江寒心中一边骂,一边轻手轻脚地又将她的衣服解开了些。

  得亏牛大婶身材比沐梓柠高大许多,这件衣服才能如此宽松,如此好脱,不过动几根手指,衣服就往下滑了去,露出那触目惊心的满背青紫,还有肩上的箭伤。

  江寒心中说不出的难受,难受到他恨不能把沐梓柠拎起来,又打一顿。

  他的手指轻轻地划过沐梓柠的背,那瓶跌打药也被水冲走了,现在又该怎么办才好?

  然后就在此时,沐梓柠居然醒了,醒了。。。。。。

  江寒一转过头,就发现沐梓柠那双黑漆漆的眼睛正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

  “额。。。。。。”

  场面变得十分尴尬。

  两个人四目相对了好一会儿,是沐梓柠先说的话:“你干嘛?”

  江寒:“我。。。”

  沐梓柠:“你脱我衣服你想干什么?”

  江寒:“我要说检查身体,你信吗?”

  沐梓柠“噌”地一下坐直了身体,双手捂着胸口,戒备地盯着江寒:“禽兽。”

  想不到江寒竟然是这样的人,原来他不光是对一种人感兴趣啊。

  沐梓柠:“你这样做对得起知知吗?”

  江寒:???这跟知知有什么关系?

  沐梓柠:“我知道我长得好看,让你忍不住有罪恶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但是江大人,你能不能稍微有点儿自控能力?

  我都不稀得说你,你看看你自己的生活,都淫乱什么样子了?”

  江寒问号打得满脑壳都是,他什么时候淫乱了?

  沐梓柠又接着道:“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身体能不虚吗?不是我说你,你再这么下去可怎么得了哟?”

  江寒:。。。。。。

  算了,他多一个字都不想和这个女人说,他不管她了,她受再重的伤都跟他没关系。

  牛大婶家里只给沐梓柠和江寒安排了一间房。

  到了晚上,沐梓柠很自觉地就在地上打了地铺。

  “你干嘛?”江寒看她躺得那么远问道。

  沐梓柠抱着枕头看着他道:“我怕我诱惑太大,惹你犯错。”

  江寒:。。。。。。他不管了,随她怎么想吧。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了想:“算了,你睡床上我睡地上。”她身上还有那么重的伤呢,地上多硬,那得多难受?

  沐梓柠摇头:“不了,地上冷,江大人你感冒刚好,不好睡这里的,我身体好,你身体。。。”

  沐梓柠的话没说完,就感受到了江寒凉飕飕的目光,缩了缩脖子:“你身体更好,但是你身份贵重,金尊玉贵,不像我皮糙肉厚,特别扛造。”

  江寒:“不碍事的,我早些年,路边、桥洞都睡过,哪里怕这个?”

  沐梓柠连道:“算了,算了,还是不要了。”

  见沐梓柠如此坚持,江寒也不强求,熄了桌上的那盏煤油灯,便也躺下睡了。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彼此的呼吸声在黑暗中细弱可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沐梓柠听到黑暗中江寒低低地唤了声:“娘娘。”

  “嗯?”沐梓柠低了一声。

  “臣真的不虚。”

  。。。。。。

  沐梓柠:“江大人,你不觉得。。。”

  “臣知道,娘娘觉得臣看起来单薄是不是?”

  沐梓柠话没说完,就被江寒打断了,他的这话沐梓柠无法反驳,于是她跟着点了点头:“嗯。”

  “那是因为臣早些年中过毒,这些年来一直喝药,所以渐渐把身体拖垮了。”江寒答道。

  沐梓柠:“可是那不是还是虚吗?”

  。。。。。。

  这么有道理的话,江寒无法反驳,他眼睛一闭,有些绝望道:“睡觉吧。”

  “江大人。”难得沐梓柠没有沾枕头就睡,过了一会儿,她又喊了一声。

  “娘娘还有什么事?”江寒问道。

  沐梓柠:“你早些年中的什么毒啊?”

  “六年前,先帝抢占先机,登上帝位,被宁王与王家记恨。不久后,周贵妃怀孕,诞下二皇子李晨沿。”

  江寒觉得这没什么可隐瞒的,虽然现在很少被人提及,但是也不算是个什么秘密,于是便一五一十地都给沐梓柠讲了。

  “先帝那时候已经近三十了,先前有过一位大皇子也夭折了,这位二皇子自然是宝贝得很。

  可是不过几天后,宁王使宫人放火,烧了皎梨殿。

  那一晚臣刚好进宫,火烧起来的时候,周贵妃和小皇子都在皎梨殿中。

  后宫都是些宫女、太监,没有一个人敢进殿救人,只有臣来回两次从火场中就出了贵妃和小皇子。”

  “只是。。。”江寒说到这个的时候顿了顿。

  “只是什么?”沐梓柠追问着。

  “只是宁王想着就算不能烧死二皇子,也要伤他根本,废了其一辈子,所以在火油中下了毒。”

  “结果二皇子没事,你因为吸了太多烟,中毒了?”沐梓柠听着听着,都会抢答了。

  江寒一笑,没有否认。

  “好狠毒的啊。”沐梓柠道:“宁王把你害得这么苦,为什么先帝不杀了他们呢?”

  “当时没有证据,而且王家势大,先帝刚登基,根基不稳,无法与王家抗衡,所以只能作罢。”

  “所以合着就委屈你一个人?先帝也不是什么好货,你救了他老婆孩子,他都不帮你出头,什么东西?呸。”

  江寒听着沐梓柠这么骂她的前夫,不由得一笑。

  “也不是没有好处的。”他道:“之后,先帝意识到王家和宁王的野心,大力发展金暮司与其抗衡,臣任了这金暮司总督,得到了现在的权力富贵,也得感谢那场火。”

  “话虽如此,但是我还是觉得是你亏了。”沐梓柠道。

  江寒没有说话,就算是赢是亏,现在计较又有什么用呢?

  “那江大人。”沐梓柠撑起身子看着他:“我吃的那根关东糖和你的毒是不是有关系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