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五十二章:猫猫那么可爱,怎么能吃猫猫?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80 2020-09-15 14:00:00

  第二天早上,天上终于出现了一点阳光,因为连着下雨,地上的泥土变得又湿又潮。

  沐梓柠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松软的泥土上,杵着一根树枝,身上驮着不知是死是活的江寒,艰难地走在荒郊野外。

  若在平时,沐梓柠背一个人倒也轻松,但是她现在。。。饿啊。

  而且又受了伤,左臂上被箭刺了一个洞不说,还因为救江寒,被砸出了不轻的内伤。

  “别人都是英雄救美,你倒好,你倒好,到了关键时候还得给我掉链子。”沐梓柠一边走,一边碎碎念。

  “长了一副男主角的脸,怎么不干男主角的事?你看没看过言情小说?像你这种长相的人,应该是打架、游泳、房事都无所不能的,你看看你,你占哪样?你占哪样?

  关键你还抠门,不就吃你根关东糖吗?你看你急得那样,气死我了。。。。。。”

  “喵~~”沐梓柠走着走着,忽然觉得脚边痒痒的、软软的,转头一看,一只大肚子的狸花猫正站在沐梓柠脚边蹭着她的小腿。

  “呀。”沐梓柠眼睛一亮,“好可爱的小猫猫,还带着白手套呢,一定很。。。”

  啊,不能,沐梓柠赶紧刹住了她罪恶的想法。

  猫猫那么可爱,怎么能吃猫猫呢?而且人家还是个孕妇,这么做还没有人性了吧。

  但是她好饿啊,两天了,整整两天,她就吃了一根关东糖,还活活把江寒气死了。

  沐梓柠偏过头,对猫道:“你走吧,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了。”

  “喵~~”那个猫又在沐梓柠的脚边蹭了蹭,然后甩着大肚子走在前面。

  她见沐梓柠没有跟来,又回转过去,用牙齿扯了扯她的裙摆。

  “你要我跟你一起走吗?”

  “喵~~”这便是回答了。

  沐梓柠忽然反映过来,这猫看起来像是家猫,既然是有人养的,那就说明这附近一定有人家啊。

  沐梓柠跟着那只猫,爬上一个山头,果真见山顶上有一户人家。

  那是一户农家,两口子大约四十来岁,是以庄稼为生的老实人家,一见着沐梓柠和她背上的那个人,赶紧上前关切地问道。

  “小娘子,你相公怎么了?”

  沐梓柠背着江寒,张了张口,“噗通”一下就跪了下去。

  “大爷,大娘,求求你们救救我们吧。”

  大爷大妈看着沐梓柠:“小娘子,你先起来,有什么事儿咱们进屋慢慢儿说。”

  “不。。。”沐梓柠拿袖子捂着眼睛,就哭道:“大娘,大爷,我和我相公路过此地,就碰上了山匪,他们抢了我们的钱财,又打伤了我相公,我实在走投无路,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我相公又生死未卜,求求你们可怜可怜我吧。。。”

  沐梓柠扯着嗓子干嚎,倒也不全是假话,说得那叫一个天可怜见,说得大娘大爷心都化了。

  “天杀的土匪。”那大娘骂道,又对沐梓柠道:“姑娘,你先起来吧,你到了我们这儿,就当是自己家一样。

  我们这儿虽然没什么好的,但是粗茶淡饭总是有,你先把你相公带到屋里去,好好儿给他看看伤势。”

  “嗯。”沐梓柠“委屈”地点了点头,“那就劳烦你们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她为了吃顿饭说些昧良心的话,应该也没什么的吧?

  农夫两口子姓牛,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儿子已经出去了,还有一个七岁的小女儿带在身边。

  他们都是很热心的人,帮着沐梓柠将江寒背到农舍里头,将他小心放在床上,拿了一套牛大爷的干净衣服,把他的湿衣服换了下来。

  由于沐梓柠告诉那对牛家两口子,他们是夫妻,所以自己扯的谎,跪着也要圆下去。

  没办法,她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沐梓柠一边换衣服一边眼珠子乱瞟,又咂巴了咂巴嘴,“唉,可怜的知知。。。”

  接着,她又帮他处理了一下胳膊上的伤口,本来说好每天给他换药的,结果又忘了,现在伤口被河水这么一泡,都发炎了。

  沐梓柠仔仔细细帮他擦干净,由于没有药,只能扯了两条布料,随意给他打了个蝴蝶结包扎上。

  等沐梓柠做完这些,却见江寒原本苍白的脸竟然意外地红润了起来,她爬到床上,拿手去探了探他的额头,烧得滚烫。

  这时候牛大婶刚好在外头敲门,江寒在里头,她不好进来,就只开了半扇门,偏着身站在门口道:“小娘子,给你相公把衣服换好了吧?饭做好了,出来吃些东西吧。”

  “大婶。”沐梓柠有些仓皇地回头,“我相公不会死吧?”她问。

  “怎么会呢?”牛大婶问道。

  “他好像烧得很厉害。”

  “哎哟,你相公是泡了水,又受了伤,有些伤寒也是常事,哪里就这么严重了?我家那个前几天从山上采了些草药回来,你待会儿拿来熬了药给你相公喝一碗,睡一夜准没事了。”

  “谢谢大婶儿。”沐梓柠从床上跳了下来,“也不等待会儿了,我现在就给他熬了吧,还有,你们有酒吗?我想用一用。”

  沐梓柠用草药熬了药汤喂江寒喝了,又用白酒给他擦拭身上,一遍又一遍地,一直折腾到大半夜,见他渐渐退了烧,才稍稍放心了些。

  实在累得狠了,趴在他床边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早晨,沐梓柠才被牛大婶喊出去,吃了两口热饭菜。

  “咳咳。。。”此时躺在床上的江寒微微睁开了眼皮。

  “这是哪儿啊?”他觉得浑身没有气力,只有一双眼睛能动一动,他打量了打量这四周,简陋的屋子,四面都是土墙,床边立着一个老旧的柜子。。。

  他怎么会在这儿呢?

  哦,是了,他和沐梓柠一起被水冲了下来。

  想到沐梓柠,他心里就生出一股恨意。

  他一定要杀了那个可恨的女人,一定。。。。。。

  “吱嘎。。。”门被人从外头推开,明亮的光线刺进来,一个人影逆着光站在那里。

  “你醒了?”耳边传来沐梓柠惊喜的声音。

  江寒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下一秒,那个人影就向他扑了过来,一颗脑袋撞入他的怀中,“你终于醒了,呜呜。。。呜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