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五十一章:你是敌人派来的吗?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61 2020-09-14 21:30:00

  江大人晓得吗?不晓得吧?

  于是她默默地、小心翼翼地把江寒的手臂放了回去。

  真是的,这还是人家第一次和男人一起睡的说,怎么能是江寒呢?这样她以后怎么跟他的男朋友们解释嘛?

  “咕噜。。。”沐梓柠肚子叫了起来。

  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这荒郊野岭的,也没什么东西吃啊。

  怎么办勒?

  沐梓柠四处打望了打望了,看看江大人身上有什么吃的没有吧,她都已经舍命救他了,吃他点东西不过分吧?

  于是沐梓柠的手就朝江寒的怀中探了去。

  咦?原来江大人这么瘦,竟然是有腹肌的呀,摸起来手感好好呀,咯咯咯~~~这还是她第一次摸男人呢,好羞耻啊。。。

  等等。。。沐梓柠摇了摇头,沐梓柠呀沐梓柠,收起你罪恶的想法,你太下流了,下流。。。

  沐梓柠冷静了下来,还真就在江寒怀中摸到了一个东西。

  她掏了出来,是个挺精致的锦盒,打开一看,眼睛都亮了,“呀,关东糖。。。”

  装得这么精致的关东糖肯定很好吃,江大人放在身上都没舍得吃呢。。。

  沐梓柠迫不及待地放进了嘴里。

  此时江寒被她这一番动静弄醒了,见沐梓柠蹲在他身边,两只手拿着什么东西往嘴里送,跟仓鼠似的。

  “你在吃什么呢?”江寒迷迷糊糊地撑着身子坐起来。

  沐梓柠一回头:“关东糖,你吃吗?我给你留了半截呢。”她把手上剩下的半截给了江寒。

  江寒一愣,“你从哪儿拿的这个?”

  沐梓柠:“你怀里啊,江大人,有东西就要吃嘛,这么留着容易坏的,而且也不是很甜嘛,快,我特地给你留的,你一半儿,我一半儿。”

  江寒“噌”地一下站了起来,“你吃。。。吃。。。吃。。。”

  沐梓柠蹲在地上仰头看着他这个表情,点了点头:“哦,好。”然后把剩下的半截也喂进了嘴里。

  江寒要疯了:“你吃你大爷。”

  沐梓柠:“哈?”他干嘛骂人呀?

  江寒一把将沐梓柠拽了起来,看着她的眼神跟要杀人了似的,“你给我吐出来。”

  沐梓柠还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江寒,吓了得沐梓柠一愣,缩着脖子,一双大眼迷蒙地看着他,然后“咕嘟”一声,嘴里的半截糖就这么被她咽了下去。

  然后她看到了江寒的眼神渐渐灰暗了下去,是那种绝望、愤怒、类似于崩溃的表情。

  沐梓柠也意识到,她好像闯祸了。

  “对。。。对不起啊,我不知道这个关东糖对你这么重要,我。。。我赔你。”

  她赔?她拿什么赔?

  江寒一瞬间心如死灰,松手就把沐梓柠放开了,他转过身,像是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力量,得靠着一只手扶着身边的树干,才能勉强撑得起这沉重的身躯。

  他一直都表现得不在意,一直都在心中告诉自己,不要去抱希望,不要去抱希望,才不会感到失望。

  可是他要怎样努力才能不去期望一个健康的身体呢?他不过二十三岁,他刚刚才觉得这地狱般的人间有了一丝甜头。

  可是上天怎么会善待于他?他是江寒啊,他天生便只能在黑暗与痛苦中绝望挣扎。

  沐梓柠在他的身后连连道歉:“江大人,江大人,对不起,我给你买根更甜的好吗?”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给你买十根、买一百根,你不要生气嘛,我求你了。。。”

  “江大人。。。江大人?大人,大人人。。。”

  。。。。。。

  江寒沉默了许久才喊了一声:“皇后娘娘。”

  沐梓柠:“嗯?”

  “江某自认与你无冤无仇,咳咳。。。你为什么,为什么,咳咳。。。你不是不是王家派来咳咳咳。。。两头通吃的?”

  沐梓柠:“啊哈?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江寒沉默了一会儿:“你走吧,我怕我忍不住想杀了你。”

  沐梓柠:“江大人要我走哪儿去啊?”

  “滚。。。”

  沐梓柠被这一声“滚”字惊得差点儿栽倒下去。

  “好吧,江大人,只要你能冷静下来,我滚就滚吧。”她缩了缩鼻子,有些小声道。

  沐梓柠转过身,心里一股酸酸的感觉,那股酸劲儿上涌,跟着连眼睛也酸了起来,她发誓,她这辈子都不吃关东糖了。

  “咳咳。。。”沐梓柠没走两步,就听到身后江寒的咳嗽声。

  她想回头看一看他,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咳咳咳咳。。。”身后江寒的咳嗽声越来越急促。

  是他要我滚的,要是我现在回头,他又生气了怎么办?沐梓柠拳头紧握,又往前走了两步。

  “咳咳咳咳。。。。。。”

  算了,我就看一眼。

  沐梓柠回头的时候,正好看着江寒倒了下去。

  她吓了一跳,赶紧跑了回去,却只见他脸色苍白,半点儿人色都没有了。

  “江大人,江大人,你怎么了?”沐梓柠赶紧将他扶了起来。

  江寒本来每天晚上都要喝药的,可是昨天晚上到现在都被停了药,这会儿被沐梓柠一激,引了病症,毒就发得越发汹涌些了。

  沐梓柠抱着江寒,看着他这个样子,吓得了不得:“江大人,我错了,我错了,你别这个样子啊,好吓人啊。”

  江寒靠着她,莫名地感觉到舒服了些,好像沐梓柠身上散发着微微的寒气,渐渐驱散了那种灼心的疼痛与炙热,也稍稍有了些力气。

  刚想和沐梓柠说些什么,又听着她在耳边道:“你看你,什么事就急成这个样子了?身体虚就不要动气嘛,这下可怎么办才好呢?”

  江寒方才才平复的情绪,一下子又翻涌起来。

  “你。。。你。。。咳咳。。。咳咳。。。你。。。你。。。你。。。”你才虚呢,只可惜后面半句话还没说完,眼皮一翻,就晕了过去。

  “江大人。。。江大人。。。”沐梓柠见他眼睛一闭,手也无力地垂落了下去,“江大人你不要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呀。。。江大人呐。。。”

  这大晚上的,四处黑漆漆一片,她连路也找不到,怀中抱着一个不知道是死是活的男人陷入了绝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