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五十章:她怎么和江寒睡在一起?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42 2020-09-14 14:00:00

  “又怎么了?”江寒问道。

  沐梓柠咽了一口唾液:“我觉得这回应该没有谁能帮到我们了。”江寒越过沐梓柠往前头看去,只见前面好大一河河水,浑浊的河水滚滚向前流逝,波涛汹涌。

  江寒认命了,“娘娘,求你一件事可以吗?”

  沐梓柠:“什么?”

  “这次不用跟臣说进度在哪儿了。”他还是希望在死前安静一点儿。

  沐梓柠点头:“好。”

  这一次果真安静多了,不过这马其实挺想得开的,它并不想自杀,所以到了河边一个急刹,刹住了。

  马倒是刹住了,巨大的惯性将座上的两个人甩了出去。

  “啊。。。。。。咕嘟。。。”沐梓柠还没“啊”完,嘴里就灌了一口水进去。

  她不会游泳,河水又急,运气倒是很好,落水时手在河水里翻腾,竟然意外摸到了一块浮木。

  下一刻,“噗通”一声,江寒就落在了他的身边。

  “江大人,你没事儿吧?”沐梓柠攀上那块浮木去问江寒。

  回答她的只有“咕嘟”“咕嘟”的声音。

  “江大人,你应该会水吧?”沐梓柠又问道。

  “咕嘟”“咕嘟”“咕嘟”。。。。。。一只很漂亮的手从河水里探了出来,“救。。。咕咕咕。。。”

  “呀,你不会水呀。”

  打架也不行,游泳也不会,这个男人到底会什么?会?什?么?

  沐梓柠心中这般腹诽着,撑着浮木赶紧去拉江寒的手,距离太远了,她虽然很努力地伸出手去,但是无论如何都够不到。

  “江大人,你能看到我的手吗?你抓住我。”

  沐梓柠只看着那只手在水面上浮浮沉沉,却始终差了一段距离。

  “江大人你快些啊。”沐梓柠焦急地催促道,十分吃力地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咕。。。”下一刻,那只手也沉了下去。

  “江大人,江大人。。。江大人你死了吗?”沐梓柠看着那湍急的河水:“你别太难过了,等我回去了,就找人来给你捞尸。”

  。。。。。。

  “啪。”下一刻,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沐梓柠伸出去的那只手,一个人脸从水面下浮了上来。

  那张脸丰神俊朗、分外妖娆。

  沐梓柠有一瞬间眼眶一热,“你。。。你干什么这么吓我?调皮。”

  江寒抓着那块浮木撑起身来,那块木头撑不起两个人的重量,他只能扶着些露半边身子。

  “咳咳。。。”江寒猛咳了几声,将肺里的水都咳了出来才道:“我真不是想吓你。”

  他沉入水底时真就以为自己会这么死了的,谁知道顺着水流往下,竟然无意间抓住了沐梓柠的那块浮木,趁着最后这一点力气,他才拉住了她的手。

  “呼。。。”沐梓柠狠狠松了一口气,十分庆幸道,“我刚才还在担心,这么大一河水,可要怎么才找得到你的尸体呢,现在好了。”

  。。。。。。

  听听,这还是人话吗?他才舍了自己救她一人呢,她现在就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呵,女人真是。。。算了,他已经习惯了。

  “江大人小心。”沐梓柠看着江寒身后,才松下去的一颗心瞬间又提了起来。

  她看到江寒身后半截柳树树干正顺着水流翻滚着往下而来,来势汹涌,眼看着转瞬就要砸向江寒了。

  几乎是想也没想,沐梓柠扑身下去,将江寒抱住,用自己的背挡在了他的身后。

  “唔。。。”下一刻,那粗壮的树干便砸在了沐梓柠的背上,这样汹涌的水流,这样大的一颗柳树,纵然沐梓柠身体如何抗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那颗柳树被她撞开,换了方向,顺着河流从江寒的身侧流走,不过片刻便不见了。

  巨大的疼痛让沐梓柠有片刻眩晕,差点儿沉下水去,江寒一把将她抱住,“你疯了吗?”

  沐梓柠慢悠悠恢复了神思,一睁眼看着江寒紧缩的眉,“我抗造啊,你身体那么虚,万一被砸死了怎么办?”她有些虚弱道。

  “你说谁虚?”

  “我,我,我说我行了吧?”

  “你明明就不是这么想的。”

  “江大人,你这个人好奇怪的,都这种时候了,虚不虚的还有什么意义?”

  “你觉得没意义,但是对我。。。”

  “对你怎么样?”

  “算了,我不想说了。”

  “哎哟,你说嘛,你说嘛。。。”

  “你难道一点儿都不疼的吗?怎么还这么有精神?”

  “嘿嘿,我就给你说了嘛,我身体好,像你这么虚的,肯定早就被砸死了。”

  。。。。。。

  他怎么还跟她说不听了呢?

  两个人在湍急的河面中,就着一块浮木,一路顺着向下游去。

  好在最后,恰好飘到离岸近些的地方,江寒伸手抓了一根藤蔓,顺着藤蔓才爬上了岸去。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雨也停了下来,两个人在水里泡了这么长时间,上了岸都有已经筋疲力尽了。

  沐梓柠眼皮子都打架了,干脆眼睛一闭,仰头就倒了下去。

  江寒看她倒得如此气势磅礴,吓了一跳,“娘娘,你没事儿吧?”

  他跪在她身边,刚想去探一探她的鼻息,接下来就听到一声匀静又细长的呼吸声,沐梓柠撇撇嘴,索性翻过身,四脚敞开了睡。

  “呵。”江寒看着沐梓柠睡着地样子,低低笑了一声。

  “呵呵。。。”他坐在沐梓柠的身边,双手往后撑起整个身体,仰头看着头顶灰蒙蒙的天,笑声连着一声“呵呵呵呵。。。”

  还好,这条命是保住了,他从来没有觉得,原来活着原来是这么好的一件事。

  他也跟着躺了下去,这雨后地早晨,身边河水淙淙,野外树林的风湿润和软,吹在他的眼皮上,让他也有了困意。

  他转过头看着躺在身边的沐梓柠,她睡得很熟,身子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他张开手,将她的脑袋往自己这边拨了拨,让她躺在他的手臂上,然后就这样靠着她,沉沉地睡了过去。

  沐梓柠是比江寒先醒的,主要是饿醒的。

  睁眼一看,天都已经黑了,夜风习习,头顶星河晦暗,只有几颗稀疏暗淡的光。

  “嗯哼。”沐梓柠嘤咛一声,翻了身打算继续睡,脸却挨着了什么硬梆梆的东西。

  “嗯?”沐梓柠清醒了过来,“啊。。。”她刚想叫出来,又赶紧把嘴巴捂上,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她。。。她。。。她怎么会和江寒睡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