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四十九章:在作死的路上狂奔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92 2020-09-13 21:00:00

  沐梓柠身下的马速度极快,四蹄飞扬,似疯了一般冲了出来,沐梓柠手上拿着刀舞得“呼呼”作响。

  “你们快让开啊,我控制不住了。”那马脚下生风,往前头横冲直撞而去,眼前便要撞人了,

  而首当其冲的便是江寒。

  当江寒看到沐梓柠的时候微微松了一口气,他方才一直在等,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天都快烧红了,却迟迟不见她出来。

  现在看到她,那他就什么都不怕了,心中一高兴,竟然忘了避让,等到沐梓柠近前时,才堪堪往旁边让了几步。

  箭雨如星,当知知正在前头奋力格挡的时候,便听到了沐梓柠的喊声与马匹的嘶鸣声,一回头,一根箭矢擦着手臂而过,带出了一串血花。

  “娘娘,你往前头去,千万不要回头。”当沐梓柠路过江寒身边的时候,江寒抬起头对着她道。

  沐梓柠一回头,看着江寒的眼眸中点点涟漪,映着这漆黑的夜空,这冰冷的雨,还有在这雨夜中仓皇奔逃的她自己。

  “娘娘,后院有马,你带着这把刀,待会儿骑着马先走,臣知道,你功夫很好,足可以自保。”

  “可我若是走了,你们怎么办?”

  “娘娘不用管,臣自有办法的。”

  。。。。。。

  这是方才沐梓柠与江寒的对话,她大脑简单,天真地以为,江寒神通广大,真的有他自己的办法。

  可此刻她看着他淡然的笑容,电光火石之间,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哪里有什么办法?不过是已经做好了不能生还的准备罢了。

  “跟我一起走。”沐梓柠于那错身而过的一瞬间,侧俯下身,顺手一捞,便将江寒捞了起来。

  此时一道箭羽正中江寒的后心而来,沐梓柠反手一刀将那只箭劈成两半,自己肩头却中了一箭。

  “卧槽,好痛。”沐梓柠骂了一句。

  她身下的马跑得极快,似不要命了一般,不过转瞬便已经冲了出去。

  “追。”赵辽见此,马上命人追了出去。

  “你干什么?”坐在马上的江寒看着沐梓柠的胳膊正往外渗着血,有些气愤地吼道:“不是叫你一个人走吗?你这是在干什么?”

  沐梓柠:“你别废话了,你快告诉我,这个东西它怎么骑?”

  江寒:“你之前不是告诉过我你会骑马吗?”

  沐梓柠:“那我怎么知道会有这么难?我以为就像电视剧里面,‘驾’‘哷’就可以了。”

  江寒:“啊?什么里面?”

  正在这个时候,身下的马一个纵跃,差点儿把沐梓柠颠了下来。

  “江大人,你能不能抱紧我啊?待会儿别摔了。”

  江寒:“要摔也是你摔,我把你抱紧了,岂不是得和你一起摔了?”江寒话虽然这么说,一只手后头抱住了沐梓柠的腰。

  “哈?江大人,你说得很有道理哈。”沐梓柠一回头看向江寒。

  江寒无语,按着沐梓柠的头,把她的脑袋掰了回去:“你看看那是什么。”

  沐梓柠一回头,“卧靠,城门。”前头是黑漆漆的铜钉城门,城墙上醒目的“临安府”三个字正迅速地朝着她靠近。

  这马可真是会找地方啊。。。

  “喂,停下。”沐梓柠对马吼道,“城门到了,再跑就要撞上去了。”

  “停下啊,大哥,大姐?爹。。。你是我爹行了吧,你停下来啊。”

  但是马哪里听得懂这个话?身边的景物飞速地往后倒退着,沐梓柠心里着急,决定换一种语言跟它沟通。

  “哷。。。哷。。。哷。。。”

  还是不行。

  “驾。。。驾。。。”

  更没有用。。。

  “你到底想怎么样嘛?”沐梓柠来气了,一脚踹在马肚子上。

  这下子更了不得了,那马一声长鸣,蹄子就像是要飞出了一般,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城门上撞去。

  “江大人,我觉得,这马可能是想自杀。”沐梓柠认命了。

  江寒无话可说,双手紧紧抱着沐梓柠的腰,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唉。”

  他若是没有上她这一匹马,有知知在那儿,说不定还有一线活命的希望呢,现在好了,沐梓柠带着他在作死的路上一路狂奔,停都停不下来。

  眼看着就要撞死在城门上了。

  “江大人,你闭眼了吗?我已经闭上了。”

  。。。。。。他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回答她这么脑残的问题。

  “江大人,再不闭眼就要撞上了,啊。。。撞上了,啊。。。啊。。。啊。。。。。。”

  江寒曾经想过,他会如何结束这一生,或死于非命或寿终正寝,但他绝没有想到,他在人生末尾竟然听到的都是这个女人汇报的死亡进度条和尖叫声。

  这也太不悲壮了吧,别说回忆不起来他过往的欢乐和悲痛,他就是想正常地怕一怕死亡,她都不给他这个机会。

  “咦?”耳边传来了沐梓柠的疑惑声,“怎么不疼勒?”

  “督主,皇后娘娘。”接着是渡羽惊喜的声音,“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江寒睁开眼睛跟看见渡羽站在地上,说来好巧,大约是真的天不亡他吧,这种时候渡羽竟然把城门撞开了。

  “嗨,渡羽,好久不见了呀。”沐梓柠冲着渡羽摇手打招呼。

  但是座下的马显然是不会给她叙旧的机会的,直线狂奔,转眼就把渡羽甩出了数丈远。

  “娘娘。。。督主。。。”督主的声音还留在身后。

  “渡羽啊,我现在有点儿忙,咱们以后再聊。”沐梓柠离开时,还不忘转身对渡羽说道。

  这马像是不知疲惫一般,出了城,还是不停地往前狂奔。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江寒实在忍不住问道。

  “江大人,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迟才出来吗?”沐梓柠反问道。

  江寒:“为什么?”

  “因为我骑不走它啊,我和它说了很多话,它也没理我,所以我。。。”

  “你干什么?”

  “我拿火烫了它的屁股。”

  。。。。。。

  沐梓柠:“江大人,你觉得它什么时候会停下来?”

  江寒:“它停不下来。”

  “为什么呢?”

  “它想自杀。”

  。。。。。。

  “嘿嘿,江大人,你好幽默哦,我以前怎么没发。。。。。。”沐梓柠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她看着前面,想了想,“江大人,你又把眼睛闭上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