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四十八章:杀了他们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70 2020-09-13 14:00:00

  这火燃得极快,不大一会儿,屋子里便有了呛鼻的味道。

  “那个混蛋,身为朝廷命官竟然如此胡作非为。”李辰沿恶狠狠地骂道,“等我回了京城,一定要诛他九族。”

  “说这些废话干什么?赶紧跑啊。”沐梓柠反映最快,捂着口鼻就往外头去。

  其他人见状纷纷跟着往外头去。

  “皇后娘娘。”沐梓柠还没走出去,手却被江寒拉住了。

  “江大人,有什么事吗?”沐梓柠一回头,便见江寒站在她的身后,他神情淡漠,好像并不知道大难将至一般。

  “皇后娘娘会骑马吗?”江寒问道。

  “嗯?什么意思?江大人,你能不能换个时间约我,你没看到现在这个情况,难。。。。。。”

  “娘娘,你把这个拿着。”江寒把沐梓柠的话打断,拿了一把刀放在她的手中。

  “啊?什么意思?”

  江寒走上前走了几步,凑在她的耳边道:“对不起,把你牵扯进来了。。。”

  沐梓柠感到他的掌心有汗,指尖有微微的凉意,他的声音清冷,在耳边吹得耳膜酥酥痒痒的。

  江寒当了一辈子的坏人,手上的人命不计其数,他想,若这一次逃不过了,那也是是他活该。

  但是至少。。。在临死之前,他发一次善心,救一个人,不为到了地府能记个什么功劳,就当把这一辈子圆满了吧。

  。。。。。。

  赵辽在门外等了不大会儿,屋内的人便“呼啦啦”地都出来了

  只有那个年轻的男人走在最后头,依旧是一副冷漠的表情。

  赵辽看到江寒心里就不痛快了,他能有多厉害?最后还不是落在他赵辽的手上了吗?成天一副二五八万的样子给谁看?

  “弓箭手,动手。”赵辽一挥手,对早已准备好的弓箭手发号施令。

  “赵辽,四十三岁,乙亥年任命临安知府,家中十九口人,一妻四妾。。。。。。”江寒故意把声音拔高了几分。

  这声音叫远处的弓箭手略略停了手上的动作。

  “赵大人,本官说得可对?”江寒看着赵辽问道。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赵辽心中有些没有底气。

  江寒嘴边一抹冷笑,随即神色一凛,那眼神像是割肉的刀子:“赵辽,你好大的胆子,你身为朝廷命官,草菅人命、纵火行凶,你还算什么父母官?你可知这屋中的都是什么人?现在认罪,还有你一条命可活。”

  赵辽感到了一些不安,但是还是强打起精神看着江寒:“你。。。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这样和本官说话?”

  “本官,金暮司总督,江寒。”

  江寒清清冷冷几个字,吓得赵辽脚下一软。

  不过片刻后,却又恢复了冷静,“哈哈。。。江总督?我还说我是皇上呢,你们信吗?你们胆子可真大,什么人都敢冒充。”

  “谁冒充了?就算你不相他她是江寒,难道你还能不相信本皇子?”李辰沿说道。

  “小屁孩儿,吹牛之前也得动动脑子,二皇子和皇后娘娘一起,一路走的都是驿站,本官才得到消息,二皇子应该于明日到青平。”赵辽道。

  “不是的,不是的,我们提前到了。。。”白蕊带着哭腔辩解道。

  赵辽哪里会听白蕊这些?一挥手,“快,把这些胆大包天的贼人都给本官射杀了。”

  身后的弓箭手齐刷刷地对准了江寒。

  “你们干什么?疯了吗?”芷心看到那些露着寒光的箭尖失声喊道。“你们知道你们这么做是什么罪名吗?”

  此时的雨越来越大了,黑云压境,浓云中隐隐约约有电光闪烁。

  赵辽发现,那一个男子始终保持着冷静,哪怕这样千钧一发的时刻,他依旧这么冰冷地看着他,不带一丝情感。

  他一身玄衣站在冰寒的雨水中,越发显得那双瞳眸幽深、神秘。

  赵辽遏制不住身体的颤抖,双拳紧握,冲着身后喊道:“放箭。”

  “大人。。。”

  正此时,长街上一个侍从打马向这边疾奔而来。

  “大人,城外有。。。有。。。金暮卫。”

  赵辽一惊,“什么金暮卫?”

  侍从从马背上翻滚下来,跪在赵辽的面前:“城外来了好多金暮卫,带头的是江寒手下四大统领之一的渡羽。”

  赵辽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儿倒了下去,“你没看错吗?真的是渡羽?”

  侍从:“大人,那么多金暮卫都在城门外了,怎么会有错?”

  站在赵辽旁边的郝县令一惊,舌头都捋不直了,“真。。。真的是江总督?”

  “怎么样?现在你们该信了吧?”一听有援兵来了,芷心有些趾高气扬道。

  身后的火越燃越大,哪怕是站在屋外,也能感受到那灼灼的热浪。

  百蕊四处张望着:“皇后娘娘呢?这么大的火,娘娘还没有出来吗?”

  “赵大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郝县令现在失了主意,有些着急地问赵辽。

  “你不是打了包票说,这个人绝不是江寒吗?”赵辽反问道。

  “可。。。可下官,赵大人,先别说这个了,快想想办法吧,眼下咱们谁也脱不了干系。”

  办法?此时此刻赵辽能有什么办法?若是落在金暮司手上,那就不是全家满门抄斩那么简单的了。

  赵辽心中盘算着,忽然了然一笑,“江总督,我们城内哪有什么江总督?”

  赵辽的一句让所有人都是一愣,其中包括了郝凡。

  “赵大人,您还不知吗?咱们现在堵着的这个就是江总督。”

  却见赵辽昂首,挺着个大肚子:“我们这里只有作奸犯科、强闯府衙的贼人,本官从来都没有见过什么江总督。”赵辽的声音又拔高了几分。

  “赵大人,你这是。。。”

  郝凡忽然明白了过来,现在若是放了江寒,也没有命活,若是杀了他,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

  赵辽的身后还有宁王,若杀了二皇子,宁王便可名正言顺地登基,到时候岂能不记他这临安知府一功?

  “你们好大的狗胆。”李辰沿怒道。

  赵辽“哈哈”笑道:“江寒?皇后?这是宁王的天下,你们这群乱臣贼子,早就该死了。”

  “还愣着干什么?放箭啊。”赵辽冲着身后大声喊道。

  只听得“簌簌”地风声,箭矢像是雨点一般落了下来,密密麻麻,金暮卫和知知从腰间拔刀。

  知知两柄阔刀护在江寒身前,身手矫健,舞得密不透风。

  “别挡道,让开。”此时一个人坐在马上从身后的屋中闯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