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四十七章:我果然很有魅力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58 2020-09-12 21:00:00

  “江大人,打架是很需要体力的,而且我又没吃早饭,饿了不是很正常吗?”沐梓柠一边吃着,一边补充道。

  她看江寒没有说话,一边吃又一边自言自语地道:“那么大一个府衙,我又不认识路,还有许多家丁拦着我,我在里面跑呀跑,跑呀跑,到处都找不到路出去。。。

  我当时心里想的就是,我要是出不来了,这么多好吃的东西可怎么办呀?还好我出来了,你看看,我受了这么大的惊吓,吃点东西不过分吧?”

  沐梓柠现在想想,当时那个场景其实挺惊悚的,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四面都是高墙,她一个不注意或许就要被人捉回去。

  没有人知道,当她穿过回廊,看到江寒站到远处的那一刻她是有多么地开心。

  “对不起。”

  沐梓柠的话刚说完,便听到了江寒的道歉。

  “嗯?”沐梓柠抬头,看着江寒满脸愧色,他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

  “没。。。没关系?”

  “其实臣早知道临安府没安好心。”江寒道。

  沐梓柠:“难道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江寒。。。。。。

  “不是!”

  沐梓柠:“不是就不是嘛,江大人,你真是脾气越来越大了。”

  。。。。。。

  江寒稍稍平息了怒意,才接着道:“都是渡羽臣告诉我的。。。”接着他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讲了一遍。

  “所以,若不是我计划着放长线,娘娘你也不至于身处险境,这一切臣有责任,娘娘可以责罚臣,臣。。。都接受。”江寒最后说道。

  “咯咯咯。。。”莫名地,江寒听到了一串笑声,抬眼一看,沐梓柠捂着嘴,眼睛都笑弯了。

  “娘娘,你笑什么?”江寒问。

  沐梓柠:“我果然有魅力,居然有人想把我绑了送给上司,我有那么漂亮吗?哈哈哈,嗝~~”

  江寒:。。。。。。

  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面对这个女人心平气和?

  他以为这世上没有因果报应,他错了,大约他坏事做得太多,沐梓柠就是他的报应。

  “江大人,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此时的白蕊问道。

  “想来赵辽定然不肯善罢甘休,我已经让知知回客栈接二皇子了,我们这便出城,往未兰县去。”

  未兰县和平桂县是受水患最严重的两个地方,江寒此意是先去考查这两个地方的受灾情况,然后再一边等着渡羽来。

  但是当他们的马车要出城的时候,才发现,城门早就封死了。

  城内的出不去,城外的进不来,官差们说,正在捉什么逃犯。

  江寒远远看见,便赶紧命人掉了头,看这样子,赵辽这次是做足了准备,要瓮中捉鳖了。

  如今客栈是不能去了,那掌柜的怕惹火烧身,索性将客栈关了门不营业了。

  沐梓柠一行人兜兜转转,总算找到了一间废弃的茅屋住下。

  天上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这连着下了一个多月的雨了,茅屋内阴湿且不挡风。

  沐梓柠在背风处生了一簇火,放了两个红薯上去烤。

  早上出来得匆忙,她本来都没两件的换洗衣服都留在客栈了,虽然白蕊帮她简单拾掇了一下,但是这一天一夜的折腾,她早已经狼狈不堪了。

  此时江寒坐在沐梓柠的对面与手下的人道:“通知渡羽了吗?”

  “渡羽统领本来一直在城外,已经发了信号出去了,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带上人马来与我们汇合吧。”那手下的人道。

  “那便好。”江寒点了点头,又接着道:“去把马车绑在屋后,给马把草料喂足,把车上的东西都搬下来,然后把车卸了。”

  “是。”那人领命,便匆匆去了屋后喂马去了。

  江寒仰着头看着这破旧的茅草屋,目光转了转,就看见了蹲在角落里的沐梓柠。

  此时她捧着一只红薯,因为烫,所以不得不两只手来回倒腾着,嘴里“呼呼”地吹着气。

  待吹凉了些,又掰了一半递给李辰沿。

  她真是不管到什么地方都能吃得下东西。

  江寒回过视线,“只希望渡羽他们的动作快些,赶在赵辽他们之前,否则。。。。。。”他低声道。

  若换作以前,他孤身一人,舍得豁出命来与赵辽拼一拼,作势是要把对方刮一层皮下来的。

  但是方才他看到沐梓柠那一刻便不这么想了,何必要多添一个无辜的人进来呢?

  第一天晚上倒是相安无事,在地上铺了些稻草,大家就将就着,躺在地上横七竖八地睡了一晚。

  到了第二天,吃过晚饭,天将子时,大家准备睡觉的时候,沐梓柠忽“噌”地一下坐了起来。

  “屋外有人。”她警惕道。

  知知也道:“知知也感觉到了。”

  江寒心中一惊,便知道大事不好了,来人总不会是渡羽他们的。

  “有多少人?厉害不厉害?”江寒问道。

  沐梓柠:“很多,能把我们累死那么多,厉害嘛。。。有强有弱,弱也就比普通人的气息强那么一点点,强的。。。嗯。。。至少能接知知十招。”

  沐梓柠说着说着,鼻尖儿动了动,猛吸了一口气。

  “什么味道?”她问道。

  看来是赵辽从什么地方调了人,花了这么大的代价,是一定要他们走不出啊,江寒心里盘算着。

  此时的茅屋外头雨渐渐大了起来,赵辽穿着蓑衣,举起手中的灯,灯光在面前这座小小茅屋上落下一块巨大的暗黄光斑。

  他手下的官兵们正在提着一桶一桶的油浇在茅屋外头。

  郝县令走在赵辽身边,躬身对他道:“大人,弓箭手已经准备好。”

  赵辽咧嘴一笑,道了一声“好,若待会儿他们出来了,就让弓箭手们动手,这一次,他们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逃不出来了。”

  驰骋官场多年,让他有了敏锐的洞察能力,他能感觉出来,这一行人不简单,若是不能立马除之,只怕会后患无穷。

  所以他不惜一切代价,调用临安府所有人马,也一定要他们命丧于此。

  此时,官差们打开了火折子,随手便丢在了那茅屋上头。

  火折子遇油则燃,霎时间,浓烟翻滚,火势便大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