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四十六章:那个脱你衣服的老男人在哪儿?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32 2020-09-12 14:00:00

  江寒这一路上总共只有十个人,除知知外,只有四个金暮卫。

  纵然他们身手再好,也抵不过府衙内人多势众,况且昨天晚上缠斗了一夜已经精疲力尽了。

  但是知知知道此次不可不上,强打起精神,无论如何也要把沐梓柠从府衙中带出来。

  赵辽也有些后悔,他原本以为自己不过是劫一个普通的女人,蒙汗药下了,或许对方压根儿都不会知道这个女人去哪儿了。

  可是谁知,对方竟然如此警觉,马上就找了府衙来。早知道他们这般难缠,昨天晚上就应该把他们一起除了。

  他手上上百的官差,对上对方不过五个人,竟也受了不小的损伤,可是到了现在,已经不得不硬着头皮与他们扛到底了。

  “动手。”赵辽一挥手,对着身后的手下说道。

  “嘣。。。”赵辽的话音刚落,一声巨响从身后传了出来,脚下的下地颤了三颤。

  有人偷袭吗?明明对手还在眼前,为什么声音是从身后传出来的?赵辽惊恐地回头。

  只见昨天晚上的那个女人正往这边跑来,她头发散乱、衣衫不整,满脸惊慌失措地一脚踢开了府中的下人。

  而方才那声巨响竟是她举起一块假山,砸向离她最近的家丁发出的声音。

  那名家丁死得好惨啊,被假山压在身上,肠子和肺脏都被砸出来了。

  这画风。。。何其诡异。

  江寒看到沐梓柠的身影从府内回廊的转角处出来的时候,目光亮了那么一瞬间。

  “娘娘,娘娘。。。”

  白蕊一看到沐梓柠是最激动的,当先朝她跑了过去。

  “娘娘,嘤嘤。。。你可算出来了,你可知道你把奴婢急死了,嘤嘤嘤。。。”

  沐梓柠看着白蕊这样子,赶紧把她打住:“别,别哭。。。”她最讨厌别人哭了。

  “可是奴婢还是着急嘛,你以后可不许这样了,奴婢都快被吓死了,你知道吗?”白蕊躺在沐梓柠怀里,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一边哭一边埋怨着。

  “哎哟,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来,你深呼吸,深呼吸把眼泪憋回去。”

  “呜,呜。。。。。。”白蕊哪里管这些?翻过身索性抱着沐梓柠放声地哭了出来。

  沐梓柠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真是拿你没有办法。”

  这时候江寒走到沐梓柠身边,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娘娘,你没事吧?”他问道。

  沐梓柠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方才还有心情安慰白蕊的,现在一看到江寒就莫名地委屈了起来:“怎么会没事呢?吓死我了,他们一上来就要来脱我衣服。”

  其实说不怕是假的,她终归是个女子嘛,一觉醒来就到了这么个陌生的地方,只是没见到江寒之前,她只想着如何出去,还没来得及害怕。

  “他们脱你衣服了?”江寒很惊讶。

  沐梓柠:“不止呢,我说能不能换个年轻一点的,我不喜欢老的,她一听我说她老,她就掐我,你看看这里都青了。”

  沐梓柠说着,撩起胳膊拿给江寒看。

  她那一截胳膊,柔嫩嫩、白生生,像细长的藕段,只是上头好大一块淤青。

  江寒一把将她的袖子就扯了下来:“他人呢?”他问道。

  沐梓柠:“谁啊?”

  江寒:“脱你衣服的那个老男人。”

  沐梓柠:嗯哼?她什么时候说过那是个男人了?但是男的女的这种事情毕竟不是重点。

  “在那边呢。”沐梓柠手指指向了东面:“不过已经被我打晕了。”

  岂能打晕了那么简单?金暮司还有一百零八种酷刑等着他,别的江寒不在行,但是要一个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法子,他多的是。

  他转身便往府衙里头去。

  “江大人,你干什么去?”沐梓柠在他身后问道。

  “找人。”江寒只说了两个字。

  “江大人,别找了,咱们回去吧。”江寒刚走出两步,就听到沐梓柠在身后道。

  沐梓柠见他停住了脚步,又补充了一句:“咱们回去吧,我不想在这儿了。”

  他怎么这么傻?

  江寒反应过来,皇后在这儿受了这么多委屈,只怕多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了吧?她又怎么会想再见到伤害她的人呢?

  江寒转过身,看着沐梓柠柔声道:“好,娘娘想回去,那咱们就回去吧。”

  至于那个老男人,他以后可以慢慢找到他,然后折磨死他,江寒心中盘算着。

  临走时,江寒回头看了一眼赵辽,那眼神意味深长,像是见不到底的深渊。

  待沐梓柠他们都离开了,赵辽还站在我原处久久不能平静,一来,是被沐梓柠方才那种血腥的打架方式震撼到了,二来,他是被吓着。

  “你刚才听到他们是如何称呼的吗?”赵辽随便逮了一个最近的手下问道。

  那手下想了想:“好像都是什么大人,什么娘娘的,小的记不太清了。”

  赵辽浑身抖了起来,“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快,快去把郝凡叫来。”

  郝凡很快就来了,在书房里头听赵辽把今日的事情都讲了一遍,郝凡却不以为然。

  “知府大人多虑了,皇后和江总督还没到青平呢,算一算,至少也得两天才到呢。”

  赵辽却忐忑不安:“可是。。。”

  “不过是两个称呼而已,凭这个也说不了什么的。”郝凡接着道。

  “可是本官总觉得,这两个人不平常。”

  郝凡笑了起来,“大人,您多虑了,别的不说,就说那女子当天在青平县的作为,皇后千金之躯怎么可能做得出这么荒唐的事来?”

  赵辽听了这话,心稍安了些。

  也对,皇后也不能做出手举假山砸人的事情来。

  “不过不管怎么说,赶紧调动人马,把城门关死,严加防守,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逃出去了。”赵辽道。

  。。。。。。

  此时的沐梓柠在马车上,“咔嚓,咔嚓”地吃着糕点。

  “娘娘,你慢些吃,别噎着了。”旁边的白蕊递过来一杯茶。

  沐梓柠低头喝了一口,含糊不清道:“谢谢啊。”随即又低头恶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中的千层酥。

  “所以你急着回来只是因为饿了?”江寒坐在她的旁边,有些无语道。

  沐梓柠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不然勒?”

  江寒:。。。。。。

  “没什么。”

  为什么他总是会误会这个女人会难过?她有心吗?她没有,没心的又人怎么会难过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