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四十五章:我不喜欢年纪大的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56 2020-09-11 21:00:00

  待赵辽和郝县令从暗室里出来的时候,门房便已经等在那里了。

  “大人,有人在府衙外敲门,说是找什么女人。”

  郝县令一惊:“怎么这么快?”

  赵辽还算镇定:“怕什么?他们才几个人?还能翻天不成?”随即对门房道:“你只说没见过这么女人,不管对方说什么,只把人拦住了就行。”

  那门房点头哈腰,说一声:“是。”

  “可若是对方的人执意不走呢?”门房退下后,郝县令对赵辽道。

  “不走?”赵辽歪着嘴笑了笑,“那把他们一起杀了,几个外乡人,还敢跑到我临安府还敢耍威风?活腻了。”

  。。。。。。

  第二天早上,当沐梓柠醒来时正对上一双浓艳的鬼眼,吓得差点儿从床上摔了下去。

  “哦?应该是做梦吧?”沐梓柠这般想着,闭上眼,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过去。

  床边的老鸨被沐梓柠这个操作弄得一愣,这姑娘到这地儿了还能睡个回笼觉?

  “咳咳。。。”老鸨站直了身板儿,特意咳了两声:“姑娘醒了吧?醒了就起来梳洗吧。”

  “嗯?”沐梓柠睁开眼睛,“她。。。不是在做梦?”

  老鸨见沐梓柠还是没有动作,又想上去推一推她,谁知手还没有碰到,她先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老鸨吓了一跳,往后踉跄了几步才站稳。

  这姑娘不动则已,一动惊人啊。

  “这是哪儿?我是谁?现在是什么时间?”沐梓柠抱着被子坐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这里是临安府衙,辰时都快过了,至于你是谁嘛。。。呵呵,你即将是江总督身边儿的红人。”老鸨答道。

  “呼。。。”沐梓柠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她又穿越了呢,“那还好。”她庆幸道。

  “还。。。还好?”老鸨被她的话惊了一跳,听这话的意思,这姑娘应该是个熟手呐?

  知府说府衙内来了个雏儿,是打算送到江总督身边的,特地叫她来调教,原来不曾想,竟是这么个上道的人。

  赵知府也真是的,都没打听清楚就叫她来了,老鸨心中暗暗怨道。

  “你想得开就好,那就省去我许多口舌了,想来,未来几日咱们会相处得很愉快。”老鸨笑着道,上前去打量沐梓柠。

  沐梓柠被老鸨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用被子遮住胸口,“你。。。你想干什么?”

  老鸨连连点头:“嗯,模样的确不差,身段儿也好,就是缺了点儿媚气,你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

  沐梓柠:“我为什么要换衣服,我挺喜欢我这身儿衣服的。”

  老鸨:“你那身儿不行。”

  沐梓柠:“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老鸨一听,好大的口气:“才说了你顺槽,这会儿就开始耍性子了?这里能是依着你性子来的地方吗?你要是不脱,我帮你脱。”

  这老鸨一说完,便开始上手了。

  沐梓柠:“喂喂喂,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动手动脚的?

  咱们都是女人,你这样成什么样子了?就算是要那啥,你给我换个年轻的啊,我不喜欢年纪大的。”

  老鸨:???她说谁年纪大呢?

  于是下手的动作更重了。

  “嗷。。。”沐梓柠被捏疼了,发出一声惨叫,“我告诉你哈,你再这样我可就要不客气了哈。”

  老鸨:“呵,不客气?到这地方来了还能不客气到哪儿去,告诉你,比你更倔的我都见过,我还怕你。。。。。。”

  “咚。。。”

  下一秒,老鸨就飞了出去,身子狠狠砸在地上,骨头都砸碎了两根。

  老鸨“噗”地一口吐出一口血来,看着沐梓柠从床上站了起来。

  她实在想不出来,眼前这个看起弱质纤纤的少女,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你。。。你。。。”老鸨指着沐梓柠半晌没说出话来。

  沐梓柠抱着胸口,看着老鸨道:“我都说我不喜欢年纪大的了。”

  “你。。。你。。。你说谁年纪大呢?”老鸨只来得及吐出这最后一句话,就晕了过去。

  。。。。。。

  此时的府衙门前,赵辽正和江寒一行人相持不下。

  “你们竟然敢闯府衙,还敢打伤公差,你们胆子太大了。”赵辽指着江寒他们道。

  这一夜的时间,府衙守卫一口咬定没见过沐梓柠,又不准他们闯入府中。

  知知不知打伤了他们多少人,才逼得赵辽现身。

  江寒神色冷漠道:“把人交出来。”

  赵辽:“什么人?本官从未见过。”

  白蕊很着急,先跳出来指着赵辽道:“我们在别的地方都没事,一到你们临安府就出事了,不是你们做的是谁做的?”

  “哼,好笑。”赵辽道:“本官跟你们无冤无仇,凭什么要跟你们过不去?”

  白蕊:“你。。。你。。。你。。。我跟你拼了。”白蕊嘴巴又笨,心又急,说几句说不过,便要冲上去和赵辽拼命。

  却被江寒一把拉住了。

  “江大人,你别拦我,我跟他拼了。”她一面挣扎着,一面冲着赵辽龇牙咧嘴:“你把我家娘娘交出来,交出来。。。不然我跟你没完,没完。。。”

  江寒:“白蕊姑娘,把你的牙收一会儿儿。。。”

  白蕊:。。。。。。

  “江大人,我。。。我着急啊,娘娘,娘娘该怎么办呀?被这种人关了一晚上,说不定。。。说不定已经。。。”

  白蕊说着说着,再也忍不住了,“嗷嗷”地哭了起来。

  江寒头疼,他知道赵辽抓沐梓柠的目的是什么,他也知道沐梓柠现在应是暂时安全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担心,总归是一个女子孤身被关在这样的地方。

  江寒眼神越发阴冷,看着赵辽:“赵大人,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人交出来。”

  赵辽对上江寒的眼神,不知为何,忽然打了一个寒颤。

  这个人怎么总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赵辽心里发憷,但是还是抖了抖精神:“本官说了,没见到,没见到,你们要我怎么做?你们知道强闯衙门是个什么罪名?”

  江寒冷笑,略点了点头:“好,这是你的选择。”

  他的眼神一偏,向知知递了一个眼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