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四十四章:怎么会有这么可恨的女人?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14 2020-09-11 14:00:00

  沐梓柠嘴皮抽了抽:“我什么时候说过那样的话了?”

  江寒:“上次在驿站说的。”

  沐梓柠。。。她说过吗?她自己怎么都不记得了?

  由于上次沐梓柠救了知知,所以知知对沐梓柠生出了许多革命友谊来,见到沐梓柠这样,想要帮一帮她。

  于是凑到江寒身边小声道:“督主,知知觉得皇后娘娘不是这个意思,督主您忘了?自从您那年救了二皇子以后一直在喝药,所以身体看起比普通人。。。。。。”

  “你闭嘴,你是不是忘了还有一百个板子没挨?”

  知知赶紧闭了嘴,督主的火气是越来越大了,他以前从来都不会这么生气的。

  江寒越想越气,越想越烦,索性起身离开。

  “诶,江大人,你不吃了吗?”沐梓柠在他身后问道。

  “你自己吃。”说完这句话,便一拂袖,扬长而去。

  “这是怎么了嘛?”沐梓柠看着江寒的背影,“怪不得别人说江寒可怕,翻脸比翻书都快的人,怎么能不可怕?”

  “皇后娘娘,您是不是和督主吵架了?”此时知知凑到沐梓柠身边问道。

  “我不知道啦。”沐梓柠心情烦闷,喂了一口糖醋排骨在嘴里,“自己吃就自己吃。”

  此时雅间的门被人推开了,掌柜的笑吟吟地端了一个托盘进来,“方才那位小相公呢?”掌柜的问。

  “他不吃了,老板,你有什么事吗?”沐梓柠顺口道。

  “也没什么事。”掌柜的从托盘上拿了一个精致的酒壶:“这是本店特有的花雕酒。”

  说着,便特地放在沐梓柠的身边:“给几位客官尝尝,不收钱的。”

  “花雕酒啊?”沐梓柠拿起酒壶凑在鼻尖儿闻了闻,“好像是挺香的,谢谢你哈,老板。”

  “不必谢的,几位客官吃好、喝好,在下便不打扰了。”老板说完,恭恭敬敬地退出了厢房。

  刚一出去,正好和一个路过的官差对面而过,掌柜的微不可查地冲着那个人点了点头。

  江寒回了房间后,越想越气,越想越气。。。

  这个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可恨的女人?

  莽撞、无知、粗鲁、愚钝、恶毒。。。。。。这么多的缺点汇聚在一个人身上该是个什么样子?

  等等。。。

  江寒忽然意识到,在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时候,好像遗漏了什么事情?

  “糟了。”他飞快地走了出去。

  沐梓柠的房间和他的房间隔了两道门,当他推开她的房门的时候,白蕊和芷心趴在沐梓柠的床边睡得很熟。

  而本应该在床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醒醒,醒醒。”江寒将白蕊推了起来。

  “什么事啊?”白蕊揉着惺忪的睡眼,意识还有些不清醒。

  “你家娘娘呢?”江寒问道。

  “娘娘不就在。。。”白蕊的手指了过去,却看见床铺上空空的,被褥乱作一团,“诶?我家娘娘呢?”

  “她是什么时候不见的?”江寒接着道。

  白蕊摇头:“今天晚上掌柜的拿了一壶很好喝的花雕酒来,大家都喝多了些,回来后娘娘说困了,就去睡了,娘娘睡后,我和芷心也睡了,一直都没醒。”

  不过白蕊心一下就安下心来了:“不过没关系,娘娘又不是没失踪过,她第二天早上还会回来的。”

  江寒:“但是这次不一样了。”

  白蕊:“什么不一样?”

  江寒:“这次我不知道她在哪儿。。。。。。”

  白蕊还没怎么反映过来:“江大人,你的意思是?”

  江寒已经不耐烦跟她解释了,“去,快去把大家都叫起来。”他发号施令道。

  江寒有点后悔让渡羽离开了,他明明知道对方想要下手的人是沐梓柠,可是他当时没有预测掉了他此刻的心情。

  “去,去敲临安府衙的门,不管用什么办法,把临安府给我翻个遍,都要把人找回来。”当江寒把人都找来的时候,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芷心有些不懂:“皇后娘娘失踪了,我们应该是去府衙报官才是啊,为什么会是去临安府找人呢?”

  江寒耐性已经消失殆尽了,“让你找人,没让你问废话,皇后要是少了一根汗毛,你们一个都脱不了干系。”

  。。。。。。

  此时的临安府内,沐梓柠整个人正躺在暗室的床上。

  郝县令和临安知府赵辽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各有所思。

  “这刘掌柜下了多少药?这么着了都没醒?”此时郝县令问道。

  “这个蒙汗药,足够她睡好几个时辰了。”赵知府道。

  “还是知府大人您有办法,一出手就把人捉来了。”郝县令对赵知府拍着马屁。

  赵辽摆摆手:“郝县令,这次本官还得谢谢你,给我带来了这么好个美人儿,瞧这模样,整个临安府都找不了这么几个标致的,记你一功。”

  郝县令连连点头哈腰道:“不敢当,不敢当,能为大人效力,是下官的福分。”

  赵辽摸着下巴,看着沐梓柠的眼神越发地色眯眯的,“可真够漂亮的,本官府上这么多妾,都抵不过她一人。”

  说着,手还在沐梓柠的脸上狠狠捏了几把。

  都是男人,郝县令当然知道赵辽心里头在打什么主意,忙道:“可是大人,这不是要献给江总督的吗?

  若是江总督来了,发现这女人不干净,不高兴了怎么办?”

  赵辽听到这话,脸上便有了不痛快,方才对郝县令生出来的好感都磨灭了。

  郝县令道:“除了这一个,再找出这么标致的只怕不容易了,不过大人您放心,待江总督玩儿过了,定然是不会把人带走的,到时候还不是大人您的?大人您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赵辽看了郝县令一眼:“你是说我只能玩江寒剩下的?”

  郝县令一惊:“不,不是的,下官不是这个意思。”

  赵辽冷笑一声:“算了,算了,你的意思我怎么不明白?本官也不是那种不识大局的人,等明天找个人好好把这个女人调教调教,便等着给江寒送去吧。”

  郝县令一听,擦了擦额头的汗,才松了口气。

  此时赵辽走到沐梓柠身前,捏着她的脸左右看了看,越看越是心火难耐。

  “江寒啊江寒,你可真是个会享受的,本官什么时候能像你这样?这样好的货色,只等着别人送到手上就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