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四十三章:你还是认为我身体虚?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40 2020-09-10 21:00:00

  “娘娘,你是不是和江大人睡了?”

  马车里头白蕊一句话,让芷心刚刚喝到嘴里的茶又一口喷了出来。

  沐梓柠苹果啃到一半儿,差点儿噎住了,赶紧去看李辰沿。

  还好,他昨天晚上因为饿得一夜没睡着,这会儿一上马车就开始睡了。

  “你小声一点,别叫小孩子听到了。”沐梓柠冲着白蕊比一个“嘘”的动作。

  “江大人眼神果然有问题?”芷心眼珠子都瞪圆了。

  白蕊倒很高兴:“这下好了,往后有江大人护着娘娘,娘娘往后就有了倚傍。虽然江大人看起来很可怕,但是奴婢倒觉得他是个挺可靠的人。

  陛下死了,江大人是最好的选择了,后宫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呢,谁能知道,最后落在娘娘手上了,哈哈。”

  白蕊一想到这个,就忍不住乐出了声儿。

  “唉。”沐梓柠叹气,“这回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江寒不可能对我有非分之想的。”

  这一次芷心没有反驳,沐梓柠倒先失了信心。

  白蕊不信:“怎么可能呢?你都睡他床上了。”

  沐梓柠:“对啊,我都躺他床上了,但是他都没有非分之想,难道你就没有在这其中领会到一点什么吗?”

  “领会什么?”白蕊和芷心,两颗小小的脑袋,大大的问号。

  “这个。。。”沐梓柠挠头,这种事情要她怎么说呢?这毕竟是江寒的隐私,他已经很为这件事烦心了,她不应该如此不道德。

  但要是不说,白蕊和芷心能放过她吗?说,还是不说,这是个问题。

  “就是江大人。。。他有一些问题你们知道吧?”沐梓柠尽量说得隐晦一点。

  芷心:“什么问题?”

  沐梓柠:“就是。。。哎呀,这事儿我不能说的,这是江大人的隐私。”

  白蕊:“娘娘,你说嘛,说嘛,我们不会说出去的,我们口风都很严的。”

  沐梓柠。。。。。。我信你个鬼。

  算了,暗示吧,“就是那个。。。因为江大人的某些隐私,我躺在他床上,他不能。。。不会。。。就是不行。。。”

  白蕊和芷心面面相觑,什么个意思?

  “哎呀,你们想一想,为什么这么多年,江大人从来没和哪个女人传出过绯闻?为什么那么多女的追求他,他都能守身如玉?这其中难道都没点道理吗?”

  沐梓柠心想,这么个提醒,你们总该明白了吧?

  “哈,我知道了。”芷心一拍大腿,一副“恍然大明白”的表情,指着沐梓柠:“你是说江大人不能人事?”

  沐梓柠一拍脑门儿,这什么跟什么?猪吗?这是。。。。。。

  嗯?等等。。。沐梓柠眼睛一亮,指着芷心:“对,你说对了,他就是不能人事,江大人他有病啊,虽然看着像个男人,其实不是。。。。。。”

  这样总算是帮他保守秘密了吧?她是个天才。

  “啊?怎么会这样呢?”白蕊一脸惋惜的样子:“江大人看起来挺正常的啊,怎么会呢?”

  沐梓柠:“哎哟,男人嘛,那种事情怎么会表现出来?”

  “唉。”白蕊叹息:“这得伤了多少名门闺秀的心啊?真是可惜了那么好的相貌,我还以为他和娘娘你。。。。。。”

  沐梓柠安慰着白蕊:“没关系的,我相信江大人他能坚强挺过来的。”

  此时的马车外,江寒坐在马上凌乱,他要杀了她,他一!定!要!弄死这个女人!!!

  他恨不得将手上的跌打药砸她脑袋上去,他为什么要给她送药?为什么?

  让清平县令把她捉了吧,让他们把她当成礼物送给他吧,让她试试他到底能不能。

  难不成是她向他表白没有成功,又躺在他的床上勾引他,几次未果,终于恼羞成怒所以不惜抹黑他?

  呵,这是个多么恶毒的女人呀?

  “呀,江大人,你在这儿干什么?”此时沐梓柠从车内露出一颗脑袋来。

  她感觉到车外有人,撩开车帘一看,竟是江寒在外头。

  江寒:“没事。”

  沐梓柠“哦”了一声,便打算放下帘子。

  “等等。”江寒将她叫住,把手上的跌打药丢了过去,正好落在她的怀中,“取指甲盖大小,早晚敷一次。”

  “呀,江大人,你是专门给我送药的吗?”沐梓柠看着手上的药,兴奋地问道。

  “不是。”江寒落下两个字,驱马转身就走,他一个字都不想和这个女人多说。

  “江大人,等等。”沐梓柠从身后叫住他。

  江寒回头:“你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麻烦你帮我把这个丢一下。”沐梓柠从马车内拎出一个苹果核递给江寒。

  江寒:。。。。。。

  “自己扔。”他转身就走,再也不理她了。

  “江大人,江大人。。。。。。”沐梓柠喊了两声都没有回音,看来是真不理她了。

  “娘娘,江大人这是怎么了?”白蕊凑到她的身边,看着江寒离开的背影问道:“看起来好像是生气了?”

  沐梓柠:“不知道,江大人大姨妈来好多天了,怎么还没好?”

  马车一直前行,到了晚上城门下钥前,终于赶到了临安府。

  临安府城内受水灾的波及较小,但是城中的繁华多少还是受了些影响。

  城门外,守城侍卫见了沐梓柠他们的马车互相传递了一个眼神。

  有金暮司的随从下车与守卫们交涉,送了几两银子,送上早准备好的假户籍和介绍文书。

  守卫们打开车门往里头看了两眼,没说什么,轻轻松松就放行了。

  沐梓柠他们走后,并没有看到此时的守卫正在低声交谈。

  “快,去告诉知府,他要我们等的人已经来了。”

  因为水患的影响,以前一到晚上就热闹喧嚣的临安街道而如今却空空荡荡的,百姓行色匆匆脸上都挂着愁色,看起来完全没有了以前富庶、昌盛的景象。

  沐梓柠他们找了一家城内最大的客栈,客栈有专门的雅间,食材也很丰富。

  李辰沿托着“啪”“啪”“啪”地扒饭,跟饿了几辈子一样,根本没有一点儿皇子的样子。

  今天晚上的沐梓柠很狗腿。

  虽然她不知道江寒为什么生气,但是她知道江寒一旦生气了就会很危险。

  “江大人,您吃菜吗?”

  “江大人,您喝酒吗?”

  “江大人,来吃块羊肉吧。”

  江寒:“你为什么要给我吃羊肉,你还是认为我身体虚?”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