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四十二章:把皇后绑了送给江督主当礼物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54 2020-09-10 14:00:00

  此时的青平县县衙中,气氛有些悲伤。

  “岂有此理。”坐在右侧的女人一把拍在扶手上:“敢在青平县欺负我姐姐,他们活腻了。”

  说话的人是县令夫人,姓严名青青,严氏身边的那一位便是青平县县令,郝凡。

  下首那个便是那个白天和沐梓柠吵架的女人严红莲。

  “妹妹,你是没见过那个女人的样子,这下子叫我们原儿怎么见人呢?”严红莲一只手将自己儿子搂在怀中,一只手用娟帕拭泪,向自己妹妹哭诉道。

  “你是知道的,你姐夫是个没用的,光靠祖上那点儿田地过日子,家里家外都要靠我支撑着。今年这一场大水,那点儿庄稼全被淹了。

  好在妹妹、妹夫是有能耐的,想着来投靠投靠你们,又被那个女人欺负这般欺负。”

  严红莲说到这里再也撑不住了,趴在椅子上“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严青青看着姐姐这个样子赶紧劝道,“姐姐,你别哭啊,我们总可以想办法的。”

  严红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妹妹啊,你姐姐我,真是不想活了。。。。。。”

  “姐姐你可千万不能说丧气话,为这么点小事寻死不值当。”

  严青青一边劝道,一边看到自己已经年过四十的丈夫,“喂,你倒是说句话啊,你是死人呐?”

  郝县令被自己夫人一巴掌拍过来,吓了一个哆嗦:“夫人要我说什么?”

  严青青一把掐在自己丈夫身上:“我姐姐在你的地盘儿上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连个屁都不放一个,我真是白嫁给你了。”

  “哎哟,夫人轻点,疼,疼。。。。。。”

  郝县令四十出头才娶了一个十八岁的夫人,捧在心尖儿上宠着,生怕惹了夫人半点不快,“可是人都走了,咱们怎么办呢?”郝县令道。

  严青青心里早就有计划了,“我派人打听了,人是往临安方向去了,老爷不是和临安知府关系好么?

  年前才送了那么多银子去,不如你现在快马加鞭走小路到临安,求他帮帮忙。”

  郝县令有些为难:“可是。。。。。。听说皇后和江督主要来了,这个节骨眼儿上,这么做恐怕不好吧。”

  严青青一听这话脸色就变了:“不过就是惩治几个行凶作恶的人,难不成皇后也要管?再说了,知府上头不是还有宁王撑腰吗?有什么好怕的?

  哼,我看你就是胆小怕事,我姐姐在你这里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要是不给姐姐个交代,我跟你没完。”

  “夫人别啊。”郝县令忙道:“你容我再想想办法。”

  “妹夫别怕,我倒是有一个主意。”此时严红莲冲着郝县令笑着道:“我看那女人容色不差,百个里头挑不出一个来。

  既然江总督要来,不如就把这个女人送给江总督,只要江总督高兴了,难道妹夫还怕没有飞黄腾达、升官发财的一天吗?”

  “这个主意好。”严青青附和着,“什么皇后不皇后的,最要紧的还不是江总督吗?只要江总督满意,一个女人,一个小孩儿,又能拿我们怎么样呢?”

  此时江寒坐在马车上养神,头微微靠在车壁,手上捻了一串儿佛珠。

  前几年有一个大臣送了一串佛珠给他,说是从寺庙里开过光的,平时捻捻,能够修身养性。

  他有时候想起来了就拿来捻捻,修身养性嘛。。。。。。

  反正他杀人的时候也没对别人念一句“阿弥陀佛”,所以暂时感觉不出来。

  “金暮司的人已经到了青平县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江寒对面坐着的是渡羽,他才把金禾公主的事情抹干净,便又接了江寒的另一个任务。

  江寒一笑:“临安府果然有鬼。”

  渡羽道:“督主是让属下现在就围了临安府吗?”

  江寒捻动佛珠的手停了,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座下的垫子上:“小小一个青平县,后面能藏多少秘密?只是现在没有证据,不好打草惊蛇。”

  金暮司专听人墙角,方才青平县衙里头那些对话,现在渡羽一字一句都告诉了江寒,看来这青平县和宁王脱不了干系,江寒心中思量着。

  “让你的人都从青平县衙撤了吧。”片刻,他才说道。

  渡羽一惊:“督主这是何意?”

  江寒:“青平县衙内人多眼杂,既然现在不急着动手,你们的人埋伏在那儿,总容易被发现,倒不如先撤了好。”

  渡羽若有所思,大约知道江寒是要等着他们自己送上门来,好顺着线把后面的大鱼勾出来。

  “那属下现在应该怎么做?”渡羽问道。

  江寒:“什么都不要做,走得远远的。”

  “可是若属下不在,督主身边就只剩下知知和四个侍卫。。。。。。”明知道对方会对自己不利,还把所有暗卫都遣散开,把自己送到对方手上去,这样也太危险了。

  可是渡羽的话没说完,便意识到自己僭越了,赶紧住了口。

  “要捉到大鱼,岂能不铤而走险?你放心,我有分寸的。”江寒大约能猜出渡羽想要说什么,非旦没有责备他,反倒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渡羽虽不情愿,也只得道:“是,若督主没有其他吩咐,属下这就退下了。”

  “等等。”渡羽还未离开,又被江寒叫住了。

  “督主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跌打药你带了没有?”江寒问道。

  渡羽:“自是带了一些的。”

  江寒:“给我一瓶。”

  “听知知说,上次遇到刺客,督主受了伤,难道到现在还没好吗?”渡羽有些惊讶地问道。

  “那个伤。。。。。。”江寒看向自己手臂,又想起了那个藏在衣服里头的蝴蝶结,“那个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这一路上遇见这么多意外,我想留一瓶在身上。”

  “哦。”渡羽没有多想,从怀中掏了一瓶跌打药给江寒。

  渡羽走后,江寒看着自己手上的跌打药忽然笑了起来。自从遇见了这位皇后,他真是什么神奇的事情都能遇见。

  把沐梓柠绑了送给他?

  这位青平县令挑个什么礼物不好,偏偏挑了个这个?

  怎么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