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四十一章:生活这个婊子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77 2020-09-09 21:02:34

  “知知?”

  “知知?”

  沐梓柠到处都没有看到知知的影子,有个人提醒她,好像看到知知往城外的河边去了。

  沐梓柠二话不说,拔腿就往城外去。

  知知果然在河边,双手抱着膝盖,头搁在膝盖上,健硕的背影看起来像一块磐石。

  沐梓柠稍稍放了心,换了一副轻松的表情走到知知身边,用脚踹了踹他,“喂,你干什么跑这么快呀?都没看到那个女人的表情,真是可了惜了。”

  知知没有说话,一双眼睛看着汹涌的河面,这水可真急啊,由此可见,下游该是个什么样子。

  “喂,你别这样哈,又不是你一个人挨了石子儿,我也挨了,你看我说什么了?”沐梓柠又用脚碰了碰他。

  “皇后娘娘。”知知的声音小小的。

  “嗯?”沐梓柠回了一个字。

  “知知是不是真的很没有用啊?”知知一滴眼泪落在湍急的河水里。

  “谁说的?”

  “知知老是给你们添麻烦,督主让知知做的事情知知也总是做不好,渡羽和渐离他们都那么厉害,可是知知。。。。。。。”

  “你别胡说八道了。”沐梓柠坐在知知身边,“你没和渡羽他们打过架,我告诉你,你能一只手把他们揍出屎来。”

  知知被沐梓柠这个比喻带出了画面感,他把渡羽。。。。。。

  “可是知知为什么要这么揍他们呀?”

  “看吧,看吧,知知,这就是你的可贵之处呀,明明你天下无敌,但是别人欺负你的时候,你还是不还手。

  明明个别人对你那么不友好,你却一点不记仇,当有了好吃的时候,你还是会第一时间记得与别人分享。

  知知,你不是一点用都没有,相反,你很厉害,比许多人都厉害。”

  “真的吗?”知知显然不是很相信。

  “那是当然。”沐梓柠道:“我的师傅曾经告诉我,生活这个婊子,要么强暴它,要么被它强暴,反正就是那么个过程,关键在于用什么姿势。”

  知知一脑门儿问号,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原来皇后娘娘也有师傅?”知知换了个关注点。

  沐梓柠:“那当然。”

  知知:“那娘娘的师傅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厉害吗?”

  沐梓柠:“死了很多年的糟老头子了,不值一提。”她说着说着,忽然叹了口气:“但是我最近一直在想,这个世界这么奇妙,或许我还有能见他一面的时候也说不定呐。”

  知知笑了笑:“皇后娘娘这么好的人,你的师傅一定也是个好人。”

  沐梓柠一听,乐了,“你觉得我是好人呐?”

  知知点头:“嗯,在知知心中,除了督主,就是皇后娘娘你最好了,你会跟知知开玩笑,一点儿都不会把知知当成怪人看。”

  沐梓柠:“话倒是好话,但是为什么要和你们督主比啊?”谁跟江寒比都是好人的,好叭?

  知知很奇怪:“为什么不能和督主比呢?其实督主对知知最好了,每次打了知知屁股,都会让人给知知送药的。”

  沐梓柠:。。。。。。。

  他们玩儿得可真刺激啊。

  “那个,你和你们督主的细节问题,我不是很想听。”

  知知:“什么细节?”

  沐梓柠:“哎呀,就是那种事情啦,我这个人接受能力很强的,但是你老是提,我很容易脑补的嘛,那种少儿不宜的事情,想多了不好的。”

  知知:“啊?啊?”

  当江寒赶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

  沐梓柠与知知坐在一处,两个人推推攘攘,嘻嘻闹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江寒低头哂笑,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谁能和知知聊天聊得这么融洽的,这位皇后可真是个奇人。

  。。。。。。

  “呀,江大人,你来了呀?”沐梓柠感觉到身后有人,一回头正好看到江寒双手负后地站在远处。

  她站起身,“嘚嘚儿”地跑到江寒身边,“江大人放心,那个小孩儿再也不会找我们的麻烦了。”

  江寒又恢复了面无表情:“我都看到了。”

  沐梓柠:“呀,你都看到了?看到了为什么不来帮我呢?”

  “你还需要人帮?”江寒抬手,两根手指曲起在沐梓柠额头上弹了上去。

  “啊。。。很疼的。”沐梓柠赶紧捂住自己的额头,方才那个小胖墩儿砸的地方虽然没有砸出个什么好歹来,但是总归还是肿了一些,这会儿被江寒这么一弹,疼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江寒:“你还知道疼啊?你好意思笑我脸挡刀?”

  沐梓柠揉着自己的额头,“这不是一回事嘛,我是一时着急了,忘了嘛。”

  “那我那日不是。。。。。。”

  江寒的话说到一半,又将后半截生生咽了下去。

  “不管怎么说,你堂堂皇后,怎么能当街扒男人裤子?”

  “什么男人啊?不就是个小破孩儿吗?”沐梓柠辩解道。

  “小孩儿那不是男的?再过几年就可以娶媳妇儿了。”

  “诶?”沐梓柠怎么觉得这句话有点儿耳熟?

  “你说说,你这个样子像是个皇后吗?”江寒继续道。

  “那江大人你一个大臣,居然弹皇后额头,这种做法也不太妥吧?”

  。。。。。。

  伶牙俐齿、巧言善变,这个女人怎么越看越讨厌了?

  真是奇了怪了,那么大块石头怎么没砸死她呢?

  “喂,江大人,你上哪儿去啊?”沐梓柠见江寒脚步匆匆地就离开了,赶紧从后面跟了上去。

  “回客栈吃早饭。”

  “呀,该吃早饭了呢,江大人这么一说,本宫也觉得饿了呢,今天早上一定要多吃两碗。”

  。。。。。。。

  等沐梓柠他们一踏进客栈,发现李辰沿早早就等在楼下了,一见到沐梓柠他们,赶紧站了起来,“你们终。。。”

  话说到一半发现这种打开方式不对,又坐了回去,“大早上的,这是干什么去了?难道不知道我们还要赶路吗?”

  沐梓柠径直坐在他的旁边,随口道:“这不是回来了吗?吃了饭我们就上路。”

  李辰沿:“好,好啊,掌柜的早就把饭做好了,咱们快些吃吧,可别耽搁时间了。”

  沐梓柠撇了李辰沿一眼:“你不是说这些东西不是人吃的,你不吃吗?”

  李辰沿脸上一红:“我。。。我又不是着急吃饭,我怕吃晚了,耽搁时间赶路。”

  “哦。。。。。。”沐梓柠点头,故意把尾音拉长。

  李辰沿心里苦啊,谁能知道,饿得一夜都睡不着,是个什么体验?他承受了太多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压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