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三十八章:江大人也睡不着吗?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29 2020-09-08 14:00:00

  那个大妈越哭越带劲儿,哭到一半,发现旁边那个男人一直站在一边,一言不发,沉默得像个背景板。

  随后那大妈一巴掌朝那个男人打去。

  男人:“啊?怎么了?怎么回事?”

  女人:“你是死的吗?没看到你老婆儿子快被人打死了吗?”

  男人:“什。。。什么时候的事?”

  “哎哟,我怎么就嫁给了你这么个窝囊废?我的命苦啊。。。。。。”

  沐梓柠头疼啊,宫里有宫斗,府里有宅斗,出来了都还躲不过泼妇。

  于是她操起桌上的茶杯就向那个女人走去。

  “皇后娘娘。。。”此时她的手却被另一个人拉住。

  沐梓柠一低头看着知知正冲着她摇头,“皇后娘娘别这样。”知知小声对她道。

  “你傻了吗?他们骂你也。”沐梓柠道。

  “知知不傻,知知知道自己是个怪物,但是我们这次是隐匿行踪南下的,知知不想给督主和皇后娘娘惹麻烦。”

  沐梓柠的气瞬间消了一半儿。

  谁说过知知傻了?其实知知心里头什么都明白的。

  算了,沐梓柠坐了回去,若是这次事情闹大了,只怕知知心里更不好受吧,她忍一忍。

  那个大妈一直骂了半个时辰才歇停。

  这期间沐梓柠一行人已经吃了饭,回房歇息去了。

  但是沐梓柠她睡不着啊,越想越气,越想越亏,一躺在床上想的都是,她明明可以这么打过去,她还可以那么骂回去的啊。

  实在是睡不着,她从床上坐了起来,此时白蕊和芷心已经守在床边睡着了。

  沐梓柠踮着脚尖,拿了地上的一个医药箱,小心翼翼地从她们身边溜了过去。

  沐梓柠到了江寒的门外,“噔噔噔”又敲响了他的门。

  “谁啊?”里面传来了江寒的声音。

  “我,沐梓柠,我来帮你上药来了。”沐梓柠在门外小声道。

  里头传来了一阵走动的声音,一会儿房门打开了,江寒站在门内,“皇后娘娘这么晚了,还没睡吗?”

  “江大人不是还没有睡吗?你是不是也被那个女人气得睡不着啊?”沐梓柠说着十分自然地走了进去。

  “哪个女人?”江寒顺手把门关上,跟在她的身后问道。

  “就是刚才和我们吵架的那个女人啊,我气得心肝脾肺肾都不好了,江大人,我好想打她哦。”沐梓柠说着,顺手将医药箱放在桌子上。

  江寒哂笑,“这么个无关紧要的人,有什么值得生气的?”

  此时沐梓柠拉过江寒的手:“江大人,你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好了没有。”

  江寒的手被她这么肆无顾忌地拉着,心里有一些异样,但是也没有反抗,顺从地在她的对面坐着,让她检查伤口。

  沐梓柠就着灯光,将他的伤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嗯,看起来好得差不多了,大夫说你每天都要换一次药,我差点儿又忘了。”沐梓柠说着,便帮他拆了绷带,从药箱里拿出药来,帮他上药。

  沐梓柠的力气极大,下手又没轻没重的。

  江寒原本就受了伤,被她这么折腾,疼得冷汗都下来了。

  这哪里是上药啊?金暮司酷刑还差不多。

  “那个。。。娘娘,其实不用你每天亲自帮臣换药的,这里的其他人都能做这些的。”

  “这怎么行呢?”沐梓柠拧麻花一样,把他的手拧来拧去的。

  “你是为我受的伤啊,我要对你负责的,更何况他们都是男人,粗糙,这种事情,还是女人来做最合适了。”

  。。。。。。

  江寒疼得差点儿晕过去了,若是重来一次他宁愿被人再砍一刀也不想让她包扎了,抬头看着天花板,才能不让泪水流下来。

  “其。。。其实娘娘不用有那么大的心理负担的,臣。。。保护娘娘是应该的,娘娘不必。。。不必为了臣如此劳。。。劳累。”江寒道。

  沐梓柠:“不劳累,不劳累,这是我自愿的,江大人你也不用这么感动。”

  江寒。。。。。。

  感不感动的,他倒是不知道,他就是怕把命丢在她手上了。

  “话说回来,江大人你为什么会一点都不生气呢?我一直以为我们都是有仇报仇的人哒。”沐梓柠又把话题转移到了别处。

  “有的仇自然要报,但有的仇报了也无意义。”江寒道。

  “可是他们这么说知知啊,难道你一点都不生气吗?”

  江寒一笑:“此事可以慢慢来,金暮司眼线四处都有,等咱们都回京了,还怕找不到那个女人吗?”

  。。。。。。

  沐梓柠抬头看向江寒,此人应该是天蝎座吧。

  腹黑、记仇、心机重。。。。。。

  “可是我不行啊。”沐梓柠道:“我这个人很难记仇的,有仇当场就要报,不然我会睡不着觉。”

  沐梓柠再一次觉得,她要对江寒好点,射手座的她怎么会是天蝎座的对手呢?

  于是给他包扎的动作就越发认真且用力了。

  江寒疼得龇牙咧嘴,等了好久,久到他以为他要挨不过这一劫了,才听到沐梓柠说了一声“好啦。”

  “呼。。。”他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江大人觉得怎么样呢?”沐梓柠满怀期待地看着江寒。

  江寒打眼一看,这都包的是些什么?就她这个手艺,怎么好意思说别人“粗糙”?更可恶的是,她还打一个巨丑的蝴蝶结。

  这要他怎么见人?

  “江大人,这还是我第一次替别人包扎伤口呢,以前他们都嫌弃我,你看,这不是挺好的吗?你觉得呢?”

  江寒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

  “其实臣觉得。。。。。。也挺好的。”

  沐梓柠笑了起来,两只眼睛弯弯的,“那就好,江大人放心,我会坚持给你上药的,以后绝不会忘了。”

  。。。。。。

  他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娘娘,娘娘。。。。。。”此时门外传来了白蕊的声音。

  遭了,白蕊怎么这么快就醒了?沐梓柠心里“咯噔”一下。

  不大一会儿,门外就传来“噔噔噔”的敲门声。

  江寒与沐梓柠对视一眼,沐梓柠疯狂地对着江寒打手势。

  千万不要让白蕊看见了,不然一句两句说不清楚的,要是被她知了道有刺客,肯定会追问不停的,我就在你房间里面躲一躲,你把她应付走。

  江寒看着她手舞足蹈,实在不知道她表达是个什么意思,“额。。。嗯。。。”他迟疑地点了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