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三十七章:女土匪要杀人了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01 2020-09-07 21:00:00

  “你只帮得了他们一时,且咱们车上的东西也没多少,分不均的。”江寒道。

  “可是我们有一点也可以分他们一点啊。”

  江寒却没有回答她,只说:“快点到临安吧,会想出办法的。”

  马车往前走去,到了一座县城找客栈住下。

  那客栈不过二层楼,前后十来间房,却也是县城里最好的一家了。

  县城的位置虽然高,没有受到水灾,但是周围庄稼都被淹得差不多了,客栈能拿得出来的食物很有限。

  掌柜的看沐梓柠他们几个人衣着不错,不敢怠慢,将店里仅剩的一点白米和着点粗粮煮了,又煮了点花生,炒了一盘腊肉,和一碟子咸菜。

  饶是如此凑凑巴巴,尽客栈所能凑了一桌子饭菜,还是让一行人很不满意。

  江寒没有说话,拿着筷子小口小口地喝粥,偶尔配两口咸菜,他吃东西一贯是这样,就是这些东西,也吃出了宫廷御膳的富贵之感。

  沐梓柠压根儿就没觉得饭菜有什么不对,甚至还觉得客栈的腊肉很有特色。

  芷心一脸却嫌弃:“就这样还要我们三两银子,这老板挣多少黑心钱?打死都不为过。”

  白蕊却道:“我觉得不错了,以前椒房殿过的日子还不如现在呢,大家都不好过,能填饱肚子都不错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花生剥好放在沐梓柠的小碟子里头,“娘娘,您多吃点。”

  李辰沿的嘴巴也撅得老高,将手中的筷子一搁:“这还是人吃的吗?不吃了。”

  “嗯?”正在低头喝粥的沐梓柠一抬头,“你真的不吃了吗?”

  李辰沿:“是啊,这种东西,吃不下。”

  “好叻。”沐梓柠等的就是这句话,很顺当地就把李辰沿碗里的饭都倒在了自己的碗里头。

  李辰沿看着她这么流畅的动作十分惊讶,“你。。。你是做什么?”

  沐梓柠抬头冲着他道:“看不出来吗?”

  李辰沿:“可是这是我吃过的东西也。”

  “你吃过的又怎么样嘛?”沐梓柠低头吸了一口碗里的粥,白米的细糯加上玉米的清香,不失为一道美味。“难不成浪费了吗?”她反问。

  李辰沿:“浪费了又如何?反正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像你这样,成什么样子?”

  李辰沿一说完,沐梓柠“啪”地一下打在他的后脑勺上。

  “你干什么?”李辰沿捂着自己的脑袋,生气地看着沐梓柠。

  “你说的这是什么屁话?”沐梓柠道:“什么叫不是什么好东西?农民伯伯辛辛苦苦种出来的东西凭什么不好了?”

  李辰沿:“可是。。。”

  沐梓柠:“我最讨厌浪费粮食的人了,你母妃不是给你讲了很多道理吗?关于这个,她怎么讲的?”

  李辰沿“关于这个,母妃没说过。。。”

  “我就知道。”沐梓柠道:“你一口一个百姓,你连百姓的劳动成果都不能善待,又怎么善待百姓呢?”

  江寒原本低头吃着饭,对他们两个人的争吵不闻不问,听到沐梓柠的这句话,忽然有了一瞬间的震惊。

  抬起头,看着她正在认认真真地教育李辰沿。

  “我告诉你,我们车上的食物已经吃光了,你不吃晚饭就没有别的东西可吃。”

  “不吃就不吃。”李辰沿被打生气了,转身就往楼上去。

  “饿死你。”沐梓柠冲着李辰沿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

  正在此时,客栈里头又进来了一家人。

  是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小孩儿,看他们的穿着应该家境不错,大概是住在下游,家里被遭了水,所以来上游奔亲戚的吧。

  “哈哈。。。娘,你看那个人,好奇怪啊。”

  那个小孩儿一进来就看见知知了,他拉着他娘的手指着知知道,“像个女的一样,哈哈。。。”

  这一路上,知知时常遇到那些像看怪物一样的眼神。

  一个大老爷们儿,扭扭捏捏的样子,总是会让人觉得怪异和好笑,所以大家都图个新鲜,路过知知身边都想多看他几眼。

  此时的知知有些难过,把头埋得很低,小口小口地喝着粥,尽量不去看那一家人。

  这一路上知知都是这样的,他其实很敏感的,别人看他多看他两眼,他都会不自在。

  正在此时,沐梓柠随手从桌子上抓起一把花生壳朝那个孩子扔了过去。

  “要不要我帮你把眼睛扣下来放在桌子上慢慢看啊?你妈是不是没教过你当面笑话别人很不礼貌?”

  那个小孩儿哪里肯服气?冲着沐梓柠做鬼脸:“本来就是怪物,怪物,你跟着怪物一起,你也是怪物,略略略。。。”

  “嘿,我这个暴脾气。”沐梓柠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今天晚上的熊孩子真多,看来我不动手是不行了。”

  “你干什么?”方才那个熊孩子她娘什么话都没说,这会儿跳出来了,挡在熊孩子面前指着沐梓柠道:“一个孩子说两句话而已,你想干什么?打人呐?”

  沐梓柠:???她也妹说她要打人呐?

  “大姐,我跟他讲讲道理啊,你骂我是怪物,你没听到吗?”沐梓柠道。

  谁知那大妈一撇沐梓柠,气势汹汹指着她的的鼻子道:“你管谁叫大姐呢?一个孩子说的话也能当真吗?

  一个姑娘家家,跟孩子计较,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像什么样?我都不知道你爹娘是怎么教育你的?

  还说自己不是怪物?怪物和怪物扎堆,我看你们这一群人,没一个正常的。”

  “我尼玛。。。”沐梓柠撸胳膊、挽袖子。

  《泼妇的自我修养》上是怎么说的?

  算了,都这个时候,不管什么修养不修养的了,还是打架比较好。

  “老娘很久没动粗了,这是你逼我的。”

  “喂,你干什么?你要打人吗?”那大妈顺势往地上一躺,“哎哟,不得了了,杀人了,来人呐。

  我告诉你们,皇后和二皇子快到这里了,你们敢当街打人,你们脱不了干系的,我要皇后娘娘为我做主。。。。。。”

  那位大妈一说完就开始拍着大腿哭:“哎哟喂,我真是命苦哟,家里才被淹了,来投奔亲戚,遇到这个女土匪,要打死我哟。。。”

  连哭带唱,那叫一个声泪俱下。

  沐梓柠看着自己的手,难不成她已经练成了隔山打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