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三十五章:你家督主今天来大姨妈了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39 2020-09-06 23:59:00

  卧槽,她刚才被江寒的美色诱惑,竟然都没有注意到周围有人埋伏。

  但是沐梓柠何等身手?马上就镇定下来,气沉丹田,双眼微虚,已经立好了门户,戒备地看着当先的那个刺客。

  哼,小东西,也敢暗杀本皇后我?

  沐梓柠身形往左,刚要出拳。

  “嗯?诶,诶,诶。。。。。。”沐梓柠还没来及帅三秒,下一刻一只手就把她往后拉了过去。

  她注意力高度集中,这个突如其来的力道拉得她几个踉跄。

  江寒一个翻身过来,将沐梓柠护在了怀中,回手挡过了当先那个刺客的刀。

  沐梓柠耳边听到“叮叮咚咚”的心跳声,一抬头正好对上江寒那双妖孽的眼。“喂,江大人你这是。。。。。。。”

  “别怕,有我在。”江寒将沐梓柠的话打断,他的体温隔着亵衣传来,隔靴搔痒一般。

  “可是江大人,你。。。。。。。”

  “没关系的,几个刺客而已,你不要动。”

  江寒转过身,将沐梓柠挡在身后,他的话音刚落,只听见半空传来呼啸的风声,知知踩着树叶从远处而来。

  树叶“沙沙”作响,知知身手快极,几个闪烁起身,便已到了近前。

  杀手们一见知知便知道不是个好对付的,便下了决心对付江寒,十几把刀齐刷刷朝江寒砍去。

  知知见状,连忙反手几片树叶飞出去,带着“嗖”“嗖”的风声,正中杀手们的背心。

  沐梓柠躲在江寒的身后,看着知知出手陷入了沉思,这个手法。。。好眼熟啊,她在哪儿见过?怎么就想不起了呢?

  那几个杀手显然训练有素,反应也是极灵敏的,纷纷侧身避过,或是举刀格挡。

  树叶与刀背相撞,竟然发出“乒乒乓乓”的金属撞击之声。

  不过就这么几个间隙,知知已经赶到了杀手近前。

  知知出手如风,身形如鬼魅,虽然身材壮硕,但是在十多人杀手中行走仍然游刃有余。

  沐梓柠在江寒身后看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道,“江大人,那个。。。。。。”

  江寒:“皇后不必担心,知知的功夫臣是知道的,对付这几个人绝没问题。”

  沐梓柠:“可是江大人,你难道就一点不痛吗?”

  江寒:“嗯?嗯?”

  沐梓柠指了指他的手臂,“都流这么多血了。”

  江寒一看,果真衣服被割开,手臂上豁大的伤口皮肉翻飞,正“涓涓”地往外渗血。

  他刚才一时情急,直接用手臂帮沐梓柠挡了那一刀,到现在还没感受到疼痛。

  “嘶~~”现在沐梓柠一提醒,好像真就疼得很了一样。

  “很疼吗?”沐梓柠问道。

  江寒低头看着沐梓柠,她的目光落在他的伤口上,很是紧张关切的样子。

  他比她高出一头,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她微微颤动的细长睫毛,还有她轻轻抿起的唇。

  他是为了她才受的伤,她心里头一定是很感动愧疚吧,江寒心里最柔软处猛地被触动了一下。

  “不疼。”他的这两个字莫名多了些温柔的意味儿,倒好似在安慰她一样。

  “可是江大人,我从刚才就想说了,你是不是虎啊?”

  江寒:“嗯?啊?”

  沐梓柠:“江大人,打架是那么打的吗?他的刀砍来了,你怎么能用手去挡呢?”

  江寒:。。。。。。

  他是疯了吧?竟然会以为她会感动。

  “可是我这不是为了救你吗?”江寒道。

  “救人怎么能是这么救的呢?你用脚踢啊。”沐梓柠说着脚还往半空中踹了一踹,努力做到声色并茂。

  “或者,你抓住他的手腕,抢他的刀啊,实在不行,你难道躲还不会躲吗?你稍微动点脑子,也不至于拿手臂去挡刀啊。”

  江寒:。。。。。。

  他表示不想说话。

  “江大人,我有时候很怀疑,你这个脑子是怎么当上金暮司总督的?堂堂金暮司总督怎么能做出脸挡刀的事呢?”

  江寒:“你别说了。”

  沐梓柠:“为什么不能说呢?我。。。。。。”

  江寒:“别说了。”江寒转身就近了房间。

  他迟早有一天会被这个女人气死,迟早。。。。。。

  “诶,江大人,你怎么忽然生气了呢?你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沐梓柠又屁颠儿屁颠儿地跟了上去。

  这几个杀手训练有素,与那一日在后宫中暗杀沐梓柠的简直不可相提并论,知知与他们足足纠缠了大半个时辰才算占了上风。

  当知知终于战胜了刺客,擦着额头的汗来与江寒汇报:“这几个杀手很厉害,知知遇到那么多杀手,他们算极难缠的了。”

  “刺客呢?”江寒问道。

  “被知知打跑了呀。”知知天真地道。

  江寒:“你为什么要让他们逃了?他们逃了我们怎么查出幕后凶手?”

  知知:“嗯?”他从一开始好像就没有想过这些问题也,于是小声道:“可是督主你又没说让知知把他们留下来啊。”

  江寒:“我不说难道你不会做吗?难不成什么事都得我说一句,你做一件?”

  知知:“可是。。。。。。”

  知知的话刚开了一个头,江寒一个眼刀就杀了过去,吓得他一哆嗦,忙缩了脖子不敢说话了。

  江寒:“等回去了就去金暮司领一百个板子。”

  知知:“啊?”

  江寒:“啊什么啊?”

  知知低着头:“没。。。没什么。。。”然后用细微的声音小声道:“今天督主的火气怎么这么大呀?从前知知就是这么打敌人的,督主都没有跟知知生过气。。。。。。”

  此时坐在桌子旁边的沐梓柠表示很同情知知,于是偷偷扯了扯知知的袖子小声道,“别惹他,你们家督主今天应该是大姨妈来了,好凶的说。。。。。。”

  沐梓柠的话没说完,就觉得后心一凉,正好看到江寒的眼神,学着知知的样子缩了缩脖子,“那什么,江大督主,要不要我帮你包扎包扎伤口?”

  江寒偏过头不想看她。

  过了一会儿,又听他冷冰冰道:“包扎伤口的事情不急,当务之急应当捋一捋,是谁要取你性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