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三十四章:真是个狠人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88 2020-09-06 21:00:00

  渡羽的办事效率很快,但是沐梓柠听说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几天后了。

  此事大约从某一个早晨,一起山匪抢劫开始。

  有富商报案,路过上京郊外的时候被一起山匪拦路抢劫了。

  京兆府尹听到此事动作很快,当天便顺着那个富商的指引上山剿匪了。

  这匪是剿了,好家伙,在土匪窝子里头还发现了另外一个人——金禾长公主。

  金禾长公主对着江寒穷追猛打多年没有结果,枯守宫中到了二十岁没有嫁出去。这件事被人们嚼舌头根子已经嚼得没味道了,渐渐地,也就被人遗忘了。

  谁知道,这么一搞,搞出这么大个新闻。

  这么大的事,京兆府尹不敢怠慢,赶紧上报给太后。

  太后叫人彻查,查来查去,几个土匪都承认的确有辱公主,反而坏了金禾的名声。

  太后一见苗头不对,立马叫人封了消息,将几个土匪杀了灭口,不敢再大张旗鼓查下去,只将金禾悄悄送进尼姑庵里出了家。

  太后处理这种事情动作极快,奈何皇家花边新闻,尤其是这种金枝玉叶的淫乱秘闻乃是吃瓜群众最喜闻乐见的。

  不管太后如何把消息压下去,终究还是漏了风声出来。

  一时间,大街小巷各种版本反而越发传得玄乎其玄。

  又听说,金禾从被发现开始,精神就有些失常了,总是说一些胡话。

  有人说皇宫内院那些地方,寻常盗匪怎么可能从那里掳得走公主?怕是自己耐不住寂寞找上了土匪。

  又有人说,是公主想江寒想疯了,精神早就不正常了。

  沐梓柠刚刚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嘴巴长得老大,半天都没有合上。

  李辰沿十分嫌弃地撇她一眼,“哼,这又是干嘛呢?”

  那一天沐梓柠心事重重,到了驿站之后,连晚饭都少扒了两口,最爱的肘子也只吃了肉,剩的汤汁儿都没用来泡饭。

  趁着大家都睡下的时候,偷偷跑到江寒的门前。

  连日的雨终于停了片刻,夹杂着湿润气息的夜色微凉。

  “当当当”,沐梓柠敲响了江寒的门。

  “娘娘有什么事吗?”江寒拉开门,显然,他已经打算要睡了,只穿了一件宽宽松松的亵衣,露出里头棱角分明的锁骨,半截晶莹剔透的肌肤。

  沐梓柠看得都愣了,他的皮肤在月光下还泛着莹润的光泽,恰似今天晚上吃的肘子那么诱人。

  “娘娘?”江寒又喊了一声。

  “嗯?”沐梓柠一抬头,看着江寒的脸,好妖艳儿。。。。。。

  等等,沐梓柠,现在不是你馋人家身子的时候,说正事,说正事。

  沐梓柠猛甩了甩头,“金禾出事了,你知道吗?”

  江寒好像并不如何意外:“臣知道啊。”

  沐梓柠推开他就往里钻去,也不管人家有没有让她进来的意思。

  江寒无奈,只好反手将门关好。

  “怎么会出事呢?前两日不是追着你来了吗?她怎么会跑到土匪窝里头去?”沐梓柠转过身看向江寒。

  “她出事了不是正好吗?只有这样,她才能闭嘴。”江寒缓缓踱进屋子里头,屋内昏黄的灯光落在他的脸上,他垂下的睫毛,在眼睑下落下一片阴影。

  “啊。”沐梓柠忽然就明白了什么,下意识地往后跳了一步,双手捂嘴,“不会是你做的吧?”

  “怎么?娘娘你害怕吗?”江寒看着她后退的动作问道。

  “怕。。。倒也不是很怕,但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要是直接灭口不就好了?这样干净些,也不会留下什么证据啊。”

  江寒有些意外,沐梓柠竟会说出这样的话,她以为他会指责他,会害怕,没想到这种时候,她竟会跟他讨论怎么做会更干净些。

  “不一定。”只听江寒道。

  “若金禾死了,那太后没有顾忌,大张旗鼓查下去,总会有些线索。而现在不同,金禾疯了,开不了口,太后顾忌名声没有办法追查,且几个山匪已经死了,便算是结了案。

  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都很明了,金禾偷跑出宫,一个手无寸铁的公主,遇见见色起意的强盗,折磨一夜,精神失常,没有人知道我们见过她,岂不是比没头没尾的凶杀案更让人信服?”

  江寒一字一句跟沐梓柠分析道,全然没有注意到沐梓柠的表情。

  “江大人。”沐梓柠半晌才把下巴合上。

  “娘娘有何指示?”

  “你真他娘的是个狠人。”服了,她彻底服了。

  都说江寒没有人性,她以前不知道别人为什么要这么说,现在她是明白了。

  她其实理解江寒的,金禾那天晚上气势,就是把江寒往绝路在逼,若不是她半路插一脚,估计江寒那天晚上要么失身,要么失命。

  “江大人,你怕不怕鬼?”沐梓柠没头没尾地问了这么一句。

  “为什么要怕?”江寒反问。

  “我就挺怕的,我觉得我以后会被恶鬼缠身,但是我现在看,江大人你都还活着,恶鬼应该暂时找不到我吧。”

  江寒觉得好笑,他见过她一个人面对群臣满嘴胡话却丝毫不畏惧的样子,她这样的人竟然会怕鬼?

  “娘娘放心,这世上没有鬼的。”江寒道。

  “可是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勒?这个世上还是有很多事情无法解释啊。”就比如说她穿越这件事。

  江寒笑了笑,没有说话。

  当他心怀善良却在忍受黑暗的时候,神没有来拯救过他,那么当他堕入黑暗为所欲为的时候,鬼又凭什么来惩罚于他?

  鬼有什么可怕的?他见过比鬼可怕得多的东西。

  当沐梓柠离开江寒房间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江大人,你说现在我知道了你的秘密,咱们是不是绑在一条船上了?”

  江寒:“嗯?”

  沐梓柠:“我知道是你害了金禾啊,要是哪天你得罪了我,我就可以告发你。”

  哈哈,沐梓柠美滋滋的,她终于抓到江寒的把柄了,让她想一想,她现在应该先要吃孜然羊肉好呢,还是吃红烧排骨好呢。。。。。。

  “哦,皇后娘娘是在提醒臣,应该杀了您灭口?”

  “嗯?”沐梓柠一愣,他是这么理解的?对吼,他是江寒的嘛,他不这么理解才怪了。

  “啊,哈哈,我刚刚开玩笑的啦,我怎么会告发你呢?咱们是一个TEAM的嘛,啊哈哈。。。天色晚了,我该回去睡觉了。”

  沐梓柠赶紧溜了出去,吐了吐舌头,差点儿挖坑把自己埋了。

  正当此时,几把雪亮的刀正朝她的胸口而来。

  “娘娘小心。”江寒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