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三十三章:娘娘,不可以的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93 2020-09-05 22:00:00

  一说完,金禾捂着脸便跑开了。

  沐梓柠还躲在江寒的身后,看着金禾奔跑的背影,咂着嘴感叹:“啧啧啧,好一段虐恋呐。”

  她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然后走到江寒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江大人,不用谢哈。”

  谁知手却被江寒一把反握住,“皇后娘娘,不可以的。”

  沐梓柠:“啊?什么?”

  “这于理不合。”

  江寒现在终于想明白昨天晚上沐梓柠说那些话的意思了,什么要勇敢,什么不要在意世俗的眼光,原来这些说的就是她自己。

  她想要他勇敢地突破世俗,与她相好,可是这又怎么可能?

  她的一片错爱,他到底是要辜负了。

  沐梓柠一头雾水,这都是些什么跟什么?

  哦,应该是说的关于他特殊癖好的事吧,难道是她昨天安慰他的话彻底打动了他,让他决定跟她袒露心扉?

  呵,孤独太久的人儿啊。

  “江大人,你千万不要这么想,什么合不合理的,只要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就不要在意那么多的世俗枷锁啊。”

  她可真是执着啊,江寒心道。

  沐梓柠身世已经这么可怜了,爹不疼娘不爱,曾经那么喜欢的李景良对她残忍至此,嫁给先帝却是六年冷宫,现在守了寡了,又把一腔心意付与了他,难道他还要再伤害她么?

  江寒看着沐梓柠,她的脸上还留着金禾的巴掌印,白皙的皮肤上,五根鲜红的指印触目惊心。

  “娘娘,有许多事情是由不得人的,你可知?”江寒想尽量把话说得委婉一点,不要伤她的心。

  谁知沐梓柠着急了,“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迂腐呢?哪来那么多身不由己,只要自己想,只要自己愿意,你就要去努力啊,就算全世界不支持你,至少你还有我啊。”

  哎,沐梓柠叹息,没想到在江寒的心里一直压抑着这么纠结,这么痛苦的情绪。

  要是他生活在自己的那个时代就好了,大家的包容性就会强很多。

  就算全世界不支持你,至少你还有我啊。。。这句话在江寒的心中久久地回荡着,原来沐梓柠已经如此坚决,如此地孤注一掷了。

  沐梓柠往前走了几步,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江大人,你要相信我,这没什么错的,感情的事情也不是你能控制的。”

  江寒像是被烫着了一样,赶紧往后退了很大一步。

  “皇后。”他声音拔高了几分,带着些警告的意味儿。

  他偏过头只看着自己脚下满地的狼藉,不,他能控制,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若不是靠强大的自制能力,早就万劫不复了。

  “怎么了?”沐梓柠看着他这个样子一愣,“你忽然那么凶干嘛?”人家也是好心好意安慰你啊。

  “皇后娘娘,天色晚了,快回去吧,明天还得赶路呢。”江寒道。

  “诶,为什么忽然。。。”

  “谢谢您对臣的心意,只是臣不能。。。您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与臣说便是,若臣能办到,都会不遗余力。”

  江寒这是在感谢她?沐梓柠笑了起来,果然讨好江寒是有好处的,以后她还可以多安慰安慰他。

  沐梓柠笑呵呵道:“江大人不用客气,我们两个什么关系,还说这。。。”

  “我们两个什么关系都没有。”江寒把沐梓柠的话打断。

  沐梓柠一楞:“你今天晚上为什么这么凶呀?没有关系就没有关系嘛。”

  江寒:“你快回去吧,关于金禾的事情,皇后娘娘不必担心,臣自会处理好的,将来,臣也会护你周全,不会让沐家或是其他人对你造成威胁。”

  他不能回应她的感情,便只能在这些地方补偿给她了。

  沐梓柠越说越觉得奇怪了,她不过是帮他赶走了金禾,也不过是在适当的时机安慰了他两句,他怎么就感动成这样了?

  “哦。。。哦,那麻烦江大人了哈。”沐梓柠想了想,白捡的便宜不要白不要。

  “那我就回去休息了哈,江大人你也早点睡。”她说完,捡起落在地上的一串香蕉,抱在怀中,转身就走了出去。

  沐梓柠刚走,江寒整个人便松懈了下来,坐在身后的太师椅上,他看着沐梓柠在夜色中渐行渐远的身影。

  她走得很欢快,手上拿着一支啃了一半的香蕉,裙摆随着她跳跃的脚步一上一下地颠动。

  她怎么就这么高兴?江寒的嘴角也跟着扬了起来,也不知道她那个智商听懂他今天晚上的话没。

  “督主。”此时的渡羽踩着满地的垃圾进来,“这里是怎么了?遭了台风吗?”

  江寒被渡羽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换了一个冰冷的神情,“谁叫你来的?”

  渡羽:“督主不是叫属下一办好了事立马来回您吗?”

  嗯?他说过吗?对哈,他的确是让渡羽留在上京办事了,这才不得不让知知跟着他们随行。

  “哦,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江寒面无表情地问道。

  渡羽一说起这个事情就面露喜色,“督主放心吧,这一次,保证让宁王后悔留在上京。”

  “好。”江寒略微点了点头道。

  “督主,渐离回来了吗?”渡羽又问起了其他的事。

  “嗯。”江寒简短地回了一个字。

  “那。。。”

  江寒知道渡羽想要问什么,不咸不淡地答道:“紫雪腾带回来了。”

  “真是太好了。”渡羽一听到这话才算放了心:“等此件事了,咱们回上京吃了解药,那大计也就可图了。”

  “什么事情没到最后都不能高兴得太早。”江寒道:“更何况,这紫雪腾到底能不能解这毒还另说呢。”

  江寒嘴上如此道,但是心里却很期待,正是因为太希望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他才更害怕失望,他才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不要希望得太过了。

  “那个督主。。。”渡羽看着这满地的狼藉,实在忍不住了,他今天就是挨打也一定要问,“督主今天晚上是和皇后娘娘打架了吗?”

  他刚才回来的时候,恰巧看到沐梓柠离开的身影,配合这房间别致的模样,不由得遐想连篇。

  江寒听到这话就觉得头疼,无奈道:“不是她,是金禾。”

  “督主是和金禾公主打架了?金禾长公主不是在宫中吗?”

  。。。。。。

  “渡羽,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江寒选择跳过这个话题。

  “督主有什么吩咐?”渡羽毕恭毕敬地跪了下去。

  江寒修长的手指抚摸着椅子的把手,指尖无意识地一下一下点在扶手上:“我要让金禾永远开不了口。”他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