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三十二章:他只是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75 2020-09-05 21:00:00

  江寒:。。。。。。

  这都是些什么言论?“公主,您偷偷跑出来,太后她知道吗?”

  金禾:“我都二十了还没嫁出去,母后比我都着急,我这是来追求我的幸福来了,母后知道了又如何?”

  的确,太后这一生吃斋念佛,对什么事都不上心,唯独对她这个小女儿是宠到了没有原则。

  因为太后的宠爱,金禾早就是无法无天的性子,她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

  她理所当然地认为,她应该配那个最好的,最特别的男子,而那个男子只能是江寒。

  为了得到江寒,她无所不用其极,江寒对哪个女子多说两句话,哪怕多一个笑脸都会被她追问,甚至曾经还派细作悄悄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所以此次金禾会跟来,江寒一点儿都不会觉得奇怪。

  金禾见江寒不说话,便接着追问道:“而且你昨天吃她给你夹的菜了,你这个人别人碰你一下都不乐意的,为什么要让她给你夹菜?你说,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一腿。”

  江寒听到此话心中一阵嫌恶。

  但金禾像没有察觉到,依旧不依不饶:“你说啊,你说话啊。”

  江寒:“对,我和皇后有一腿。”

  门外的沐梓柠忽然感到一道雷劈下来,卧靠,什么时候的事儿?她怎么不知道?

  “啊。。。”门内的金禾一听这话,一声尖叫,双手捂着耳朵,“我不听,我不听,你骗我,你骗我。”

  江寒:“你既然不信,又何必要问?”

  金禾恢复了一点冷静,走过去看着江寒:“你这是骗我的是不是?你为了让我现在退出,不要再缠着你,竟然不惜编出这种谎话。”

  江寒:“话都被你说完了,你要我说什么?”

  金禾很崩溃,上前去把江寒拉住:“江寒,为什么?你为了摆脱我竟然如此不择手段?”

  江寒赶紧将手挣开,又往后退了几步。

  这个动作很伤人,金禾的眼圈当场红了下去:“你就有这么讨厌我?我到底哪点不好啊?我明明那么喜欢你,你告诉我,你到底讨厌我什么,我可以改啊。”

  他讨厌你是个女的,你能改吗?门外的沐梓柠腹诽道。她此时也反映过来了,江寒刚才竟然拿她挡了枪。

  毕竟承认偷情也比承认那什么的好。

  “我堂堂公主,才貌、地位什么都有,想娶我的人不知道多少。你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嫌弃我?”

  “贱货,你就是一个奴婢生下来的贱种,江寒你记住,是你杀死我的。”金禾的声音嘶哑又崩溃。

  “公主,你想干什么?”

  门内忽然传来了打斗声。

  金禾的哭得撕心裂肺,“你既然如此讨厌我,你既然不惜自毁名声也要摆脱我,你又管我干什么?让我去死了就好了。”

  “我也不想管你,但是你死了,我也脱不了干系啊。”

  。。。。。。门内有了一瞬间的安静。

  “哇。。。”紧接着金禾的哭声就更大了,“你别拦我,你让我死吧,让我死吧。”

  “公主,你能不能冷静点,要死也出去死啊。”

  。。。。。。屋内又安静了片刻。

  “我不管,你要是不娶我,那我就死这儿。”

  沐梓柠听得那叫一个揪心啊,为了一个男人去死,这公主脑子有泡吧?

  她忍了又忍,忍了又忍,实在是忍不住了,“咚”地一声就把门推开了。

  屋内的江寒正抢着金禾手上的簪子,一只手握着金禾的手腕正僵持不下,屋内的东西散落了一地。

  听到这声声响,两个人纷纷回头,看到了大摇大摆走进来的沐梓柠。

  “你来干什么?”江寒先问道。

  沐梓柠冲着江寒比了个wink,意思是,江大人,这个忙我先帮你了哈,以后记得多给我两个肘子。

  江寒看着她一眨眼,也是一懵,顺势就把金禾的手松开了。

  “公主,求求你成全我们吧。”江寒还没反映过来,沐梓柠一个扑身已经抱住了金禾的大腿。

  “成全你。。。什么?”金禾问道。

  沐梓柠把脸藏在金禾的腿后就开始“哭”:“我和江大人是真心相爱的啊,江大人没有骗你,但是感情这种事由不得人啊,求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吧。”

  江寒:。。。。。。

  他今天晚上真是雷得外焦里嫩,这个女人又想搞什么?

  金禾有些受刺激,她本来是不相信的,她怎么会输给上京城人人当成笑柄的沐梓柠呢?但是看着眼前的场景,又由不得她不信。

  “你。。。你。。。你说什么?”

  “我承认,我对不起你皇兄,但是你皇兄他冷落我六年啊,我也是个女人,江大人那么好,那么帅,我怎么能做到不心动呢?

  要怪,你就怪我一个人吧,这件事和江大人没有关系,都是我先勾引他的,他只是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啊。”

  “哐当。。。”金禾手中的簪子落在了地上,她愣愣地回头看向江寒,“她说的是真的吗?”金禾问道。

  到了这个时候了,她只要江寒一个回答,只要他说不是,不管说不说得通,她都会无条件地相信他。

  江寒却沉默了。

  “我问你她说的是真的吗?”金禾大声地问道。

  “小寒寒,您就承认了吧,这种事情纸包不住火的,一切错误由我一人承担,更何况,你要是不承认,金禾公主也不会罢休的。。。”沐梓柠疯狂地冲着他使眼色。

  “江寒,你说话啊。”金禾声音嘶哑地吼道。

  “是。。。是,没错,是。。。我和皇后两。。。两情相悦,我。。。我承认。”

  。。。。。。

  金禾的瞳孔一瞬间收紧,“竟。。。竟然。”话没说完,扬起一巴掌“啪”地一声落在了沐梓柠的脸上。

  这一巴掌来得猛烈,沐梓柠被打得晕头转向。

  “你干什么?”沐梓柠还没反映过来,江寒却先一步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自己挡在了她和金禾的中间。

  沐梓柠堪堪回过神来,便见金禾指着江寒的鼻子道:“你们这么做可对得起我皇兄?对得起我?”

  沐梓柠暗搓搓道:“就算我们有点对不起你皇兄,但是我们凭什么对不起你啊?更何况你皇兄三宫六院,准他婚内出轨,就不准我发展第二春?”

  但是金禾现在哪里听得了这些,颤颤巍巍指着他们,“你。。。你们,贱人,不要脸的贱人。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要告诉母后,我要告诉天下人,我要你们死,要你们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