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三十章:泼妇的自我修养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07 2020-09-04 21:30:00

  江寒:。。。。。。

  这么厚颜无耻的话她是怎么面不改色地说出来的?

  “或许是猜的呢,毕竟一口吞下一个橘子的人,胃口能小到哪里去?”江寒道。

  沐梓柠显然是不认账的,“哼,你别骗我,以他的智商是不可能发散思维想到这个的。”

  知知在一旁很小声:“知知又不傻。”

  沐梓柠现在一脸凛然正气:“哼,请收起你那些危险的想法,想要用食物讨好我,门儿都没有。”

  江寒:“娘娘的意思是这些东西你都不吃了?”

  沐梓柠:“哈?”她有那么说过吗?

  江寒:“那行吧,只是可惜了那百年老字号的红豆酥。”

  沐梓柠:“红。。。红豆酥呀?是那种香香脆脆,酥得掉渣,一咬到嘴里就能吃到绵软香甜的红豆沙的那种红豆酥吗?”

  江寒:“大约是吧,不仅如此,那枣糕也是上京有名蓬莱居买的,据说比宫里做的好吃多了。”

  沐梓柠:“真。。。真的吗?”

  江寒:“真不真的和娘娘您关系也不大了,娘娘把东西都给臣吧,什么奶酥,什么桂花糕,什么腌梅子,什么肉干,臣都去扔了。”

  沐梓柠将东西紧紧抱在怀中:“那什么,这么多好东西,扔了多可惜啊。”

  江寒依旧面无表情,嘴上道:“再好的东西是知知给您的,都脏了,臣把东西都扔了,再好好儿把知知罚一顿,好给娘娘顺气。”

  沐梓柠立刻换了一副颜色:“江大人说什么话呢?浪费可耻你晓得伐?本宫就是跟你们开个玩笑,你怎么还当真了呢?

  知知怎么可能会对我图谋不轨呢?知知只能是你一个人的啊,这是知知的一片心意,本宫怎可不受?”

  说着,赶紧拿了块千层酥出来送进嘴里,果然又香又脆,口感丰富。

  江寒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什么叫知知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可能是说是他一个人的属下吧。

  于是告了退,赶紧离开。

  此时的沐梓柠吃得那叫一个欢快,一回头看见李辰沿的目光盯着她手上的千层酥,一眨不眨。

  “你要吃吗?”沐梓柠把手上的糕点递给他。

  李辰沿偏过头,“不吃。”

  沐梓柠很奇怪:“为什么呢?真的很好吃的。”

  李辰沿道:“我母妃说了,吃零食对身体不好。”

  沐梓柠:“为什么你小小年纪就活得这么无趣?”

  李辰沿:“我母妃说我以后要为父皇分担,得克己勤勉,约束自己。”

  沐梓柠:“你母妃给你说的挺多的嘛,你母妃有没有给你说过椒房殿的皇后是个坏人?”

  。。。。。。

  这一次换成李辰沿沉默了。

  卧槽,沐梓柠心中暗骂一句,她没事为什么要去问这种问题?

  算了,她懒得与小孩子一般见识,下午的时候,沐梓柠睡了会儿午觉,也学着李辰沿看起了书。

  李辰沿对于沐梓柠忽然开始学习表示很惊讶,悄悄地撇了一眼她的书。

  《泼妇的自我修养》

  。。。。。。这都是些什么书?都成泼妇了还要什么修养?

  好奇心驱使他向沐梓柠靠近,看到了书上的内容。

  第一章:以退为守

  当发现自己骂不过对方的时候,就先不要说话,面对微笑、眼神轻蔑地看着对方。等对方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时候回一个字,“哦。”

  必要的时候可加上“然后呢?”

  在战斗结束尾声的时候,再骂对方一句“傻*”然后扬长而去,让对方无法回嘴,活活憋死对方。

  此三招灵活使用,可逆转局面,以退为守。

  。。。。。。

  李辰沿彻底无语了,这都是些什么内容?

  其实沐梓柠也是上次从周国丈那里得到的启发,她发现只要不要脸,只要骂得快,便可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于是决定苦学骂街技能。

  到了晚上真就下起了大雨,雨点“噼噼啪啪”落在马车上,尤其吵闹。

  马车停在了驿站前,早已经有驿臣等在那里了,一见了马车便赶着上前迎接。

  这座驿站在青黄不接地界,刚出上京,又还没到下一个城市,不算大,但也说不上破旧。

  沐梓柠下了车,伸了伸懒腰,“哎呀,又下雨了,这种天气吃点辣的最合适了。”她嘴上碎碎念。

  一行人进了驿站,大家先回房间换了衣服才聚在一楼大堂。

  驿臣出来,先冲着江寒打躬作揖,客客气气问道:“江大人晚上吃点什么?”

  “皇后在此,此事江某做不得主。”江寒道。

  明明沐梓柠和二皇子才算是里头最尊贵的人,但是驿臣直接跳过了他们直接问起了江寒的意思。

  而且竟然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包括沐梓柠。

  江寒这话一出,驿臣明显傻了,沐梓柠这才意思到:“对吼,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我勒?”

  驿臣马上认错:“对不起,是小的错了,是小的该死,请皇后娘娘责罚。”

  沐梓柠懒得和他计较,她现在想的都是晚上的饭菜,冲着驿臣笑道:“你们这里有羊肉火锅吗?红烧的那种。”

  驿臣这时候哪敢不应?满口答道:“有,有,怎么会没有呢?”

  此时知知不合时宜地插进来一句:“羊肉火锅呀?可是我们家督主从来都不吃辣也。”

  哟嚯,你果然对你家督主了如指掌。

  沐梓柠暧昧地看了知知一眼,看得知知毛骨悚然。

  此时户部和工部的两位尚书也纷纷表示,自己年纪大了,口味清淡了,像羊肉火锅这种又燥又辣的东西实在是消受不起了。

  二皇子年纪小,也吃不了这样辣的。

  沐梓柠虽然很想吃,但是也不能一意孤行,于是妥协了,“好吧,既然大家都。。。”

  “可是江某很想吃,连日下雨,吃些辣的去去湿气也好。”沐梓柠的话没说完,江寒先道。

  知知很惊讶:“可是督主,你从来不吃辣的呀?”

  江寒:“偶尔吃一点也无妨,江某劝二位大人也吃点,年纪大了,湿气重,以免得老寒腿。”

  两位大人。。。。。。你才老寒腿,你全家都老寒腿。

  但是江寒都这么说了,他们还能说什么?

  沐梓柠他们尚且还能驳一驳,江寒的话那可就重多了。

  纷纷表示:“江大人说的对。”

  “江大人说的是。”

  “江大人如此为我们考虑,让我们觉得很感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