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二十九章:你分明是暗恋我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85 2020-09-03 21:30:00

  “知知是谁?”沐梓柠脱口而出。

  知知愣在原地:“我啊。”

  “你叫知知?”

  原谅她,任谁听到这么一个糙老爷们儿叫知知的时候,第一反应都会是这个。

  “是。。。是啊,有什么问题吗?”知知方才快乐的脸上添了点阴云。

  “没有。”沐梓柠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只是好久没听到这么好听的名字了。”

  知知听到这话,脸上瞬间由阴转晴,笑道:“是啊,知知也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

  沐梓柠略略偏过头,“那什么,知知啊,我不需要什么人帮忙,你去帮帮她们两个就好。”她的眼睛瞥向白蕊和芷心。

  “好的。”知知不管什么身份不身份,沐梓柠叫他帮谁他就帮谁。

  他走到芷心面前,把手心摊开问道:“芷心姑娘,你吃桔子吗?”

  “不吃。”芷心凶巴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搬箱子啊。”

  “嗯?对哈,橘子。”

  走在前面的沐梓柠忽然往后退了两步,从硕大的箱子底下伸出一只手将知知掌心里头桔子整个拿去塞进了嘴里。

  知知蒙了,他仔仔细细剥的桔子,沐梓柠一口就吞了。

  “谢谢啊。”沐梓柠口齿不清道谢。

  “干什么呢?怎么磨蹭了这么久?”此时江寒走了过来。

  知知有些委屈,一见江寒赶紧道:“督主,您给我的桔子,她。。。皇后娘娘吃了。”

  江寒偏头一看,发现沐梓柠的两边腮帮子鼓得高高的,像个松鼠似的,脸颊一上一下地合动着,两只眼睛笑眯眯地弯成了一条线。

  虽然抱着那么大一个箱子,丝毫不影响她吃东西的心情。

  “不过一个橘子,有什么稀罕的。”江寒道。

  “可是。。。”知知有些不服气。

  “待会儿在路上再给你买好的。”江寒见他不快,安慰道。

  “哇,江大人,这橘子好甜啊,哪儿买的?”这时候沐梓柠才把橘子吞下去,十分没有见过世面地问道。

  江寒却接过她手中的箱子,只道:“娘娘还是快些上车吧,大家都等着呢。”

  知知却小声道:“当然甜了,是福建上供的,一年就吃那么一次呢。”

  这话沐梓柠没有听到,她的箱子给了江寒,自己空着手跟在他的身后慢悠悠地走。

  上了车之后,二皇子已经等在等在车里了,向她撇了个鄙视的眼神。

  这个眼神好传神,让她深深地觉得自己的灵魂被一个六岁的小孩儿践踏了一脚。

  “干什么?”沐梓柠气焰嚣张地看了回去。

  “连一个橘子都要跟人抢。”

  “那又怎么样?”

  “丢人,真不想和你坐一个车。”

  。。。。。。

  这个小孩儿长得讨喜,说话却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沐梓柠对他刚生出来的微末好感,瞬间又被磨灭了。

  “不好意思哈,我是你的监护人,我非得和你坐一个车。”沐梓柠跟赌气似的,一屁股坐在李辰沿的旁边。

  “驾。。。”外头的知知赶着马,马车缓缓向前行了起来。

  沐梓柠的马车在前,其后是文西王,再然后是江寒。。。。。。

  这长长的队伍缓缓驶出京城,天上的乌云不知何时又缓缓聚拢起来,眼看着又有一场暴雨要下了。

  这一路上要经过湖州、宋洲、江宁府、临安府。。。也都算是富庶之地,又考虑到带着女人和孩子,所以江寒选择的路线大多是些人多的城市。

  车子走了一些时间,李辰沿一路上都在看书,沐梓柠百无聊赖,吃了午饭就打算睡个觉。

  “当当当。”

  有人在外头敲马车。

  “是谁?”沐梓柠掀开帘子打外头看去,正见知知拿了几个牛皮纸袋往她脸上撞来:“这个给你。”

  “是什么?”沐梓柠狐疑地将那个纸袋接过来,好像还挺有分量。

  “吃的。”知知一面驱马与沐梓柠并行一面道,“有好多橘子了,我们不用抢了,还有好多糕点和肉脯呢,给你吃。”

  “哪里来的?”沐梓柠问道。

  “方才督主绕道特地给知知买的。”

  知知说起这个事情还有点小得意,于是又带着点炫耀道:“买了好多呢,知知都吃不完的,督主说如果吃不完可以分给其他人吃。

  知知不知道分给谁,督主说谁胃口大吃得完就分给谁,知知想,这里就属皇后娘娘胃口最大,于是就给皇后娘娘送来了。”

  沐梓柠也很意外,江寒怎么看怎么也不像专门绕道给一个属下买东西的啊。

  就因为知知今天早上没吃到一个橘子?所以买这么多东西补偿他?这关系已经不像是上司和下属了啊。

  “你们督主对你都这么好的吗?”沐梓柠问。

  知知一听这个话就更骄傲了,“督主对知知最好了。”

  。。。。。。

  为什么她嗅到了基情满满的味道?颜值炸天的冷面权臣与身材健硕的娇羞属下那些不得不说的事?

  不不不,沐梓柠,停止你那些龌龊的想法,不要脑补过度。

  又听知知道:“督主虽然经常打知知屁股,但是知知知道,在督主心中,还是很疼知知的。”

  。。。。。。

  可是真的是她思想龌龊吗?沐梓柠开始往深了想。

  美貌与金钱并重的金禾公主非他不嫁,他为何不为所动?上京贵女对他趋之若鹜,他又为何不近女色。

  这背后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今天,她,沐梓柠,破案了。

  知知看见沐梓柠的眼神越来越趋近于猥琐,赶紧捂住胸口:“你干什么这么看着我?”

  “等等,不对。”沐梓柠忽然瞪大眼睛看向知知,“你是怎么知道我胃口大的?”

  知知:“啊?什么?”

  沐梓柠:“我们今天才第一天见面,你是怎么知道我胃口大的?”

  知知:“什么?”

  沐梓柠:“你别以为你装傻就可以蒙混过关了,你有问题。”

  知知:“我。。。我。。。不。。。不是。。。”

  此时江寒慢悠悠地骑马过来:“你们在说什么?”

  他刚才就看见知知给沐梓柠送东西去了,谁料送了这么久还没回来,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实在忍不住了,还是凑过去问道。

  他看着沐梓柠:“皇后的脸怎么这么红?”

  沐梓柠已经忘了之前的脑补了,一看见江寒就指着知知道:“江大人,你这个属下有问题。”

  知知都快急哭了,委屈地看向江寒:“督主,知知没有。。。”

  沐梓柠:“还说你没有,你没有是怎么知道我胃口大的?分明是你暗恋我,一直在暗中观察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