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二十八章:杀了她,以绝后患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55 2020-09-03 14:00:00

  大家没有想到,李辰沿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话,都很感意外。

  最意外的当然是周然,疯狂地冲着李辰沿使眼色“傻子,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怎么能去呢?”

  李辰沿稚嫩的声音很认真一字一字道:“外公不必说了,皇后说得对,南方水患,我是父皇的儿子,我的子民们正在受苦,我应当和他们在一起。”

  周然一拍脑门儿,他的傻外孙哦,怎么就把沐梓柠的鬼话听进去了?

  沐梓柠也很吃惊,转头看向李辰沿,看着他肉嘟嘟的小脸儿却一脸严肃,整个身子站得笔直,双拳紧握。

  沐梓柠对李辰沿的反映是在太意外了。

  这金銮殿里,满殿的臣工,哪一个不是饱读了圣贤书?又哪一个不是抱了满肚子的心眼儿算计。

  而只有李辰沿,这个六岁的孩子,只有他关心的是真正的水患灾情。

  这是沐梓柠见李辰沿的第三次,第一次,是在皎梨殿,他又哭又闹,第二次是昨天晚上,他没有礼貌地一个人跑开了。

  说实话,由于李辰沿的家庭成分儿,沐梓柠对于他除了同情,多少是不喜欢的,嘿,没想到真特么是负负得正了,两根歪竹子凑一起,生的笋子倒是满正。

  周然走出金銮殿的时候像一只斗败的公鸡,他今日如此凶猛强悍,但没想到竟然到关键时刻自己的外孙临阵倒戈了。

  这一战,惜败。

  这沐家和王家的事儿,江寒为什么跟着掺和?

  周然一路上满脑子地琢磨着,以前也没见到江寒和李景良关系有多好啊。

  从刚才江寒的反映来看,反倒是对皇后几次维护。

  一个青年男子,一个单身寡妇,这其中。。。

  周然没有多少文化,他是个糙人,糙人遇到问题就往最龌蹉,最接近人类原始的本能考虑。

  于是他的笑容就越来越猥琐,思想就越来越黄暴。

  “想不到金禾公主等了江寒这么多年,结果他好的是这口儿。”周然摸着下巴琢磨着。

  “走,我们去拜访拜访公主。”周然回头对身后的随从说道。

  晚上,沐府。

  此时的沐桉柠在闺房里笑得花枝乱颤,拉着林氏的手,“哈哈,娘,那沐梓柠果真要带着李辰沿南下?”

  林氏笑得一脸慈爱,“是你爹爹回来亲口告诉我的,那还有假?”

  “可是。。。沐梓柠为什么要这么做?”沐桉柠有些疑惑了。

  “你爹爹说过,当日那沐梓柠曾在书房给他保证过,说是会帮助沐家的。”

  沐桉柠暗暗心惊她娘真是手段了得,与父亲成婚这么多年,依旧将父亲的心牢牢地攥在手心,到现在,父亲不管什么事都会毫无保留地告诉娘。

  相比起来,她和李景良好像还没有如此地亲密。

  “可是按理说,沐梓柠应该是恨死咱们家才是的啊,她为什么还要帮我们呢?”沐桉柠问道。

  林氏却笑:“恨又能怎么样?她一个空壳皇后,在宫里举步维艰,若背后没有沐家,她活命都难。

  无能的人,就连恨也是没资格的,只有对着我们摇尾乞怜,或还有一口饭吃。”

  沐桉柠听到林氏这般说,也笑了,“还好是娘有本事,不然我和哥哥就惨了。”

  林氏道:“所以你才要学着聪明点,你往后比我有前途,眼看宁王的继位,你就该是皇后了,往后母仪天下,风光无限。”

  沐桉柠一听到“皇后”二字,便觉得向往。

  嫁给李景良,是她从小就开始的梦想,如今她终于要嫁给她心仪的男子,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了。

  “可是我怕沐梓柠对景良哥哥还有想法。”沐桉柠忽然想到这个,她容不得身边有任何一个威胁在。

  “你怕什么?那个蠢女人几年前都没争过你,难道现在还能是你的对手?宁王现在心里只有你一人,沐梓柠不过是个可利用的工具罢了。”

  “可是娘,她这么现在学得这么懂事,成天在景良哥哥面前走动,留着她始终是个危害。”

  林氏想了想道:“也是,宁王马上就会登基了,到时候沐梓柠难免会眼红,就算宁王不会动心,只怕也受不住她胡搅蛮缠。”

  沐桉柠一听,心里就更担心了,“就是啊,娘,她为了景良哥哥能有多不要脸咱们都是见识过的。

  若景良哥哥真做了皇帝,只怕她更疯狂的事情都做得出呢。”

  “也罢,反正宁王这件事也基本尘埃落定了,那沐梓柠这步棋也就无用了,在她南下的途中找个机会除了她,以绝后患也不为不可。”

  林氏收起了眼中的慈爱,眼神渐渐变得狠厉起来。

  沐桉柠一听到这话便笑了起来,扑到林氏的怀中撒气娇来:“娘,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在娘的怀中打滚儿呢?”

  “多大也是娘的孩子啊,女儿就要这样,要在娘的怀中撒一辈子娇呢。”

  这一路南下除了皇后沐梓柠、二皇子李辰沿、工部尚书赵宗明、户部尚书柳泽、江寒,还有一位赴京奔丧的文西王。

  文西王本来是南方下面的藩地,进京奔丧,现在恰好顺路回去,与沐梓柠他们搭个伴儿。

  虽然椒房殿的物资有限,但是沐梓柠活生生还是搜刮出了几大箱子东西。

  不光是枕头、被褥,就连夜壶也没放过。

  三个人一人搬了一个箱子,提了一个包袱往外走。

  芷心搬东西搬得都累了,有些怨词:“不知道搬这么些有什么用?”

  白蕊一面搬一面道:“外面也不知道住不住得习惯,多带点总是好的。”

  沐梓柠陷入了沉思:“白蕊,你说临安那边都有些什么特色吃的?”

  白蕊听到这个就笑了起来,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听说那边的西湖醋鱼、东坡肉、小笼包和童子鸡最是好吃。”

  芷心撇了一眼道:“那边正发着大水呢,还想吃的,活着回来就不错了。”

  三个人抱着东西出了宫门,看到外头侍卫、大臣、太医、随从。。。拉拉杂杂一大群人都已经等在外面了。

  最前面坐着的是一个满面胡茬、肌肉壮硕的男子,正坐在车辕上认真的剥着桔子。

  挺大个老爷们儿,剥个桔子尤其认真,捻着个手指头,一点点地把桔瓣儿上头的白丝理得干干净净。

  那老爷们儿一看见沐梓柠就从马车上跳下来,噔噔噔儿地冲沐梓柠跑来,一面道:“皇后娘娘,让知知帮你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