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二十六章:要不我上天给你看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42 2020-09-02 14:00:00

  此时的沐梓柠正在马车上睡得香甜。

  一个人影翻了进来让她登时醒了,眼睛一睁,习惯性地就是一脚踹了出去。

  那个人身法倒是不如何敏捷,但是对沐梓柠的出手猜的极准,堪堪往旁边躲了过去。

  “别害怕,是我。”

  沐梓柠四肢先动,意识才醒,睁开眼看见那张熟悉的小白脸,一下子惊叫出声,“江。。。”

  江寒赶紧将她的嘴捂住,“嘘,小声点,我有话给你说。”

  他这么一靠近,沐梓柠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冷香味儿,带着男子独特的味道,格外地。。。她想了想形容词。

  好吧,格外骚。

  她忽然想起之前和白蕊的猜测,浑身打了一个颤,糟了,该不会是让白蕊猜准了吧,这家伙胆大包天,难道是想趁着这个机会霸王硬上弓了?

  天呐,江寒果然没有人性。

  那她是从还是不从呢?要是从了的话,她就是江寒的女人,以后就可以横着走,要不是不从的话,肯定会被江寒报复。

  江寒这个灭绝人性、丧尽天良,以后说不定。。。

  综上所述,还是从了的好,而且江寒长得这么娇艳,她又不吃亏,可是。。。。。。

  沐梓柠虽然嘴上说得厉害,但是其实她还是一个单纯的小白羊,说起来好丢脸的,上辈子没试过男人是什么滋味儿,这辈子穿到这个倒霉皇后身上,因为被人嫌弃,也是个没开封的。

  这种事情来得这么突然,让她还有点难以接受。

  从,还是不从,这是一个问题。。。。。。

  江寒不知道沐梓柠的脑海里已经演了一场大戏了,只是莫名感觉手心怎么这么热?

  低头一看。。。沐梓柠被他捂着的脸已经红得像个炸虾似的。

  “你怎么了?发烧了?”江寒问。

  。。。。。。

  沐梓柠的脸更红了,红得都烫手了,他才发骚了呢,就他那个样子好意思这么说别人吗?

  “我现在说的话每一个字都很重要,你都要记住了。。。”江寒看着沐梓柠认真道。

  沐梓柠被他这个认真的样子搞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是个什么人?满脑子都想的是些什么?禽兽啊。。。她是。。。

  “南方水患,谁去治理、如何治理都是问题,眼下情况若是能去安抚一下民心当然是最好的。”江寒一字一句慢慢分析道。

  “现在适合的的无外乎两人,一是宁王,二是李辰沿。当然,一旦有人去了南方,京城就需要留人镇守,留在京城的人自然是占了多大的便利。

  尤其是宁王,他本来根基颇深,各方势力也都基本偏向他,他若留在京城,只要占了先机,皇位便也到手。。。。。。”

  江寒说着说着,越来越觉得不对头。

  沐梓柠呼出来的热气落在他的手掌心为什么就这么。。。痒?

  沐梓柠的眼睛本来就大,此时亮晶晶的,一眨不眨地盯着江寒看,脸上还有两坨没有褪去的红晕,看起来像个瓷娃娃。

  “你能不能别盯着我看?”江寒觉得干燥得很,咽了口唾沫道。

  沐梓柠虽然嘴巴被他捂住,但是特别乖巧,乖乖地就把眼睛闭上了。

  马车这么小,他们又靠得这么近,她这么一闭眼就更怪了。

  江寒一阵烦躁,“你还是睁开吧。”

  沐梓柠。。。。。。

  江寒没人性,要对他客气点,对他客气点。。。于是又睁开了她亮闪闪的卡姿兰大眼睛。

  。。。。。。

  “你能不能别出气?”

  。。。。。。

  沐梓柠一把将他的手打掉,“要不我上天给你看?我又不是不配合,你捂那么紧干嘛?”

  是哈,他捂那么紧干什么?

  算了,反正该说的也都说完了。

  “这个给你。”他从身后拿了个食盒递给沐梓柠。

  “什么东西?”沐梓柠狐疑地问道,那盒子倒是挺精致的。

  “渡羽给的,这么油腻的东西估计就你吃得下,便宜给你了。”

  怎么江寒越来越奇怪了?沐梓柠在心中默道。

  一揭开食盒,“卧靠”两个字脱口而出,竟然是。。。是。。。是肘子。

  那肘子肥硕饱满、油光水滑,红彤彤、亮晶晶,食盒盖子一揭开,整个满马车上都是肉香味儿。

  “江大人。”沐梓柠感动得眼泪哗哗的,她好多天没见着油腥儿了啊,“对,这么油腻的东西你们这样高贵的人怎么会吃呢?以后都给我吧,都给我。。。”

  大臣们都聚集在了金銮殿,只是龙椅上无人,但是龙椅旁边的位置上有个很刺眼的人——沐梓柠。

  此刻沐梓柠端着杯茶慢悠悠地喝,二皇子在旁边都不知道该站在哪里。

  这下头还有李景良、沐骁然、王丞相还有周贵妃他爹周然,六部官员以及文官们。

  他们看着台阶上的沐梓柠好特么刺眼啊。

  这么个东西,怎么能坐在那里呢?

  但是沐梓柠又是皇后,他们又不能把她赶下来,心里暗暗恨出血,又无可奈何。

  周然暗暗咬牙,他如何也想不通,那天晚上他买刺客暗杀沐梓柠,为何到最后死的却是自己的女儿?

  原本压根儿就不起眼的对手,现在竟然要自己外孙认她为嫡母,他岂能甘心?

  “跳梁小丑,我看你能蹦跶几天?”周然小声道。

  正当周然心里翻江倒海的时候,殿内已经吵起来了。

  主要原因如下:

  工部:“应该建立临时避难所,给那些难民们住,以免动乱。”

  户部:“没钱。”

  工部:“应该在高处引流,低处修堤坝。”

  户部:“没钱。”

  工部:“应该设粥棚,每日定时定点施粥。”

  户部:“没钱。”

  工部急了:“没钱,没钱,没钱。。。钱呢?年年征税,年年没钱,你们是不是在中间贪银子了?”

  户部:“你以为管钱很容易啊?这些年,盐、茶、水运这些挣钱的行当都给了周家,根本就没挣多少钱,先帝又喜欢寻仙问药,还修什么观星台,年年亏欠,你们除了要钱还知道什么?”

  周然一听:“你意思是我把钱贪了?”

  户部:“你觉得呢?”

  周然:“你把话说清楚了。”

  户部:“好啊,反正大家在这儿,我们说一说,钱去哪儿了?”

  工部:“你们能不能别扯远了?我们说治水患呢。”

  。。。。。。

  “吵什么吵?”只听“咚”地一声,台阶上的沐梓柠一拍桌子,“能不能好好说话了?再吼的人给我滚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