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二十五章:奴才随主子,一懒懒一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79 2020-09-01 21:00:00

  “糟了,我们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一起做了呗。”

  “等等,看这个身形,听这个声音,好像是皇后?”

  “皇后?主子说皇后还有用,暂时不动她,我们怎么办?”

  这几个黑衣人居然慢悠悠的,有商有量了起来。

  “喂,你们听见没有,放开那个小孩儿。”沐梓柠感觉受到了无视,“你们还不听,我可不客气了哦。”

  那几个黑衣人听到沐梓柠这个话差点儿笑出声来,她能有多不客气?

  “皇后娘娘,我们劝你还是少管闲事的好,免得惹祸上身。”有一个黑衣人道。

  沐梓柠觉得这个架是不打不成了,路上捡了一块大石头气势汹汹地就向那几个黑衣人走去。

  几个黑衣人见沐梓柠不听劝,也动了杀机,虽然主子说了,沐梓柠暂时有用,但是比起让二皇子死,沐梓柠那样微末的作用简直微不足道。

  于是纷纷提刀向沐梓柠砍来。

  黑暗中只听见“嗖”“嗖”“嗖”几声破空声响,接着便传来黑衣人的惨叫。

  沐梓柠手中的石头还举在半空中没来及落下,那几个黑衣人就已经捂着眼睛跑掉了。

  卧槽,沐梓柠猛然一回头,只觉得毛骨悚然,空荡荡的黑夜里居然还有人,而且身手之高,连她都感觉不到此人的气息。

  隔得这么远竟然能在同一时间精准无误地打中那些黑衣人的眼睛。

  世上真有这么厉害的“人”?

  那个小孩儿被黑衣人放开了,惊魂未定地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

  沐梓柠走近一看,这才看清,哟,这不是二皇子李辰沿吗?原来是有人要杀他灭口啊。

  此刻李辰沿显然还是很害怕,趴在地上这么久了,身体还在剧烈地颤抖着。

  这个孩子不过才五六岁大,爹没了、娘没了,自己还差点儿被人杀死,沐梓柠觉得还可挺可怜的。

  她为数不多的同情心泛滥起来,上前去温柔地拍了拍他的背,安慰道:“没事儿了,没事儿了,现在都安全了。”

  可那孩子也不知哪来的劲儿,忽然一把将沐梓柠推开,从地上爬起来就跑。

  他跑得像是鬼撵了一样,不大一会儿就消失在了黑夜里了。

  沐梓柠被他推了个屁墩儿,看着李辰沿逃跑的背影撇了撇嘴“这孩子真没礼貌,我好歹救了他,连句谢谢都没有。”

  “本来还想找他问问路的说,这下好了,我怎么回去呀?”

  沐梓柠万万没想到,这偌大的泰陵兜兜转转愣是没走回去,等回到房间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本来还想回房间再睡一会儿回笼觉的,但是忽然间整个泰陵都沸腾起来了。

  “报。。。南方水患决堤,临安那边许多大县被沦陷。”

  “报。。。百姓动乱,未兰县、平桂等多地发生暴乱。”

  “报。。。多地县衙遭了大水,粮库被洪水冲走。”

  。。。。。。

  这一会儿,来了好多起人,都是说南方大水的。

  现在先帝刚下葬,新帝未立,大家的主心骨不过两人,一是王丞相,二是江寒。

  但是王相是文官,文官的主要作用是吵架,大家这时候不想听那么多文绉绉的废话,于是通通看向了江寒。

  江寒做事决断,不过一句话:“回宫,户部的、工部的都到宫中议事。”

  然后说完又看了王相一眼:“情况危急,王相若是要在此事挑江某的礼数,那江某就将一切交与王相定夺也不无不可。”

  这意思就是:要么闭嘴,要么你行你上。

  此事必得要个众人信服的,王相手下门生众多,若说威信倒也有,但是江寒的金暮司人手多、消息快、行动力强,他自认不如。

  而且现在这个时候,是为李景良拉帮结派的紧要关头,江寒这样的人,自然是拉拢的对象。

  王相只道:“江大人为民担忧辛苦了,不如叫宁王助你吧,宣帝在时宁王也一向是他的左右手,想来不会给您添乱。”

  王相知道此时正是紧要关头,李景良现在如何作为与皇位关系很大。

  江寒当然也知道王相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只笑道:“若有宁王相助自然是好的。”

  沐梓柠好容易找到路回来,刚到门口,就被白蕊逮住:“娘娘,您怎么在这儿啊?快,咱们得回宫了。”

  “嗯?这么快吗?”可是她还想补个觉的说。

  “没时间了。”白蕊拉着沐梓柠,胡乱给她套了衣裳就往外头去。

  外头的马车已经停好了,仪仗整整齐齐地摆了两三里。

  江寒也是着实辛劳,一边呢,又要操心水患,一边呢,又得把这些后宫中的姑奶奶们安全送回去。

  沐梓柠都替他累得慌。

  所以上了马车后这么一想,既然江大人都这么累了,那不如就帮他睡睡觉吧。

  大家都绷紧了神经,只有她拿了个小枕头,靠在马车背上睡得舒舒服服。

  此时的江寒走在队伍的最前头,他眉头紧锁,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知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默默地跟在江寒的身边。

  知知想来想去觉得这些事情还是要告诉江寒的好,于是就将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了。

  “糊涂,这种时候你怎么能把自己暴露了呢?”江寒眉头皱得更深了。

  “可是。。。知知若不出手,皇后娘娘就有危险啊。”知知戳着小指头,小声道。

  江寒:“我是让你去监视她的,不是让你去保护她的。”

  “可是知知不能见死不救啊。”

  江寒头疼,知道跟知知说道理是说不通的,“算了,自己回去领板子吧。”

  “啊?”知知才挨了打没多久,屁股好没好全呢,又得挨打,有些闷闷道:“是,知知知道了。”

  “还有,你现在马上去买一份猪肘子,记得用食盒装好,不要凉了。”

  知知很纳闷儿:“督主,您什么时候喜欢吃那么油腻的东西了?”

  “不是给我吃的。”

  “那是给谁啊?”

  “多嘴。”江寒瞪了一眼知知。

  知知赶紧捂嘴巴:“知知错了。”他认错一直很快,但是犯错更快。

  这时候又听江寒道:“拿来喂猫的。”

  “哦。”知知领命退下了。

  这时候江寒回头看去,沐梓柠的马车离他不远,走得慢慢悠悠,幔子时不时地荡起,一个马车都莫名给人笨拙之感。

  白蕊跟在马车后头,边走边垂着头打瞌睡,哈欠一个接着一个。

  呵。

  江寒冷笑一声,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情打瞌睡,岂不知大难将至?真是奴才随主子,一懒懒一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