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二十四章:这种人,他还有人性吗?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70 2020-09-01 14:00:00

  江寒就纳了闷儿,“不就是让你少吃点吗?怎么?很难吗?”

  沐梓柠认真头:“难,很难。”

  江寒:“能有多难?”

  沐梓柠一想起这件事就很难过:“江大人,你有所不知,我这些天,天天都是吃的清水煮白菜,饿得我都没力气了,今天好不容易有顿饱饭吃,求求你,就让我吃饱吧。”

  江寒的脸皮又抽了抽,他怎么会不知道沐梓柠这几天吃的什么?不过不就吃了几天水煮白菜吗?

  沐梓柠一旦打开了这个话题,她就收不住了。

  “江大人您不知道,我们椒房殿。。。苦啊。最开始几天馒头稀饭,我有时候再去其他宫里蹭点吃的还能过。

  但是前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御膳房有一顿饭做得特别丰盛,把我们高兴坏了,真的很高兴,跟过年一样。

  可谁知道就吃了那一顿饱饭,从第二天开始,顿顿都是清水煮白菜。

  以前还能去其他宫打点秋风,结果那天得意忘形,把李美人拒绝了,你说我也是个要脸的人,我之后还怎么好意思去呢?

  这一下就只能硬抗了,这么多天啊,一点儿油腥儿不见,我这几天做梦都是猪肘子,前些天做梦梦见吃了顿羊肉火锅,早上起来半边枕头都是湿的。”

  。。。。。。

  她越说越难过,眼睛里头泪花花的,看起来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儿。

  江寒心里头居然生出了一股罪恶感:“应该。。。也不至于这么惨吧。”

  沐梓柠立马反驳道:“惨,真的很惨。”

  于是她又愤愤道:“后来我想了想,应该是个王八羔子背地里整我,反正我们椒房殿是个软柿子,谁都可以捏一捏。”

  她一说起这个就很悲愤,牙齿咬得“咯吱”“咯吱”想。

  “千万不要被我逮着了,不然我肯定跟他拼命。”

  其实沐梓柠那天说得热闹,也不过就是口嗨罢了,她这个人本来嘴就瓢,她哪里知道,她一边嘴瓢,一边有人在暗中一个字一个字记录?惹了这么大个祸。

  但是江寒什么事都清楚啊,自己就对号入座对上了“王八羔子”的名号。

  难怪他就说今天沐梓柠怎么这么无精打采呢?难怪她一见了他就问他泰陵管不管饭呢?原来她真的是。。。很饿。

  他想起今天他还用“不能吃饭”来恐吓她,他还嫌弃她吃相难看,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或。。。或许只是那个人没想那么多呢,单纯地跟你开了玩笑而已。”江寒说这话多少有些心虚的。

  “开玩笑?”沐梓柠一听这话就来气了。

  “玩笑有这么开的吗?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是有多恶毒?江大人,你说,能做出这种事的人他是怎么想的?”

  “额。。。这个。。。臣怎么知道?”

  “那你说,这种人他还有人性吗?”

  “没。。。没人性,那个娘娘,您还吃饭吗?要不臣去帮您盛一碗?”

  “这种事怎么能劳烦江大人呢?那个。。。就盛一小碗就行了哈。”沐梓柠把碗送到江寒手中。“嗯。。。算了,还是用这个碗盛吧。”

  沐梓柠想了想,又换了个大碗放在江寒手上。

  沐梓柠吃饱喝足,大家都已经各自选好了房间歇下了,最后剩了一间不怎么好的留给了沐梓柠,她也没怎么想,手上拿了个苹果,边啃边进了卧房。

  白蕊给沐梓柠铺好了床,芷心坐在窗边忧国忧民:“听说南方发了大水,淹了好多屋舍,这可怎么办哟?”

  白蕊头也没回道:“咱们自己的日子都过不明白呢,哪有空去想那些?”

  芷心托着下巴偏着头去看白蕊:“那就想点和咱们相关的,你说陛下这谥号也拟定了,皇帝谁来做?”

  白蕊:“应该还是宁王吧,二皇子还这么小,又没爹没娘的,他能懂什么?宁王聪明能干,又得民心,现在又和沐家二小姐订了亲,二皇子怎么争得过?”

  芷心有些打嫣儿:“连你也这么说,看来就真的是板上钉钉了,若真是宁王做了皇上,咱们岂不是倒霉了?

  唉,这才没过几天安生日子,又把脑袋悬在裤腰带上了。”

  白蕊有些不快:“就你想得最多,咱们娘娘还没着急呢,你怕什么?嗯?娘娘?”白蕊忽然想起沐梓柠好像很久都没说话了。

  “娘娘。。。”

  白蕊一回头,看见沐梓柠已经睡着了,侧着个脸趴在枕头上,连睡着了都带着笑。

  沐梓柠晚饭还是吃多了些,睡到半夜的时候就开始肚子痛了。

  她的眉头皱了皱,翻个身又重新睡了。

  本来想忍一忍的,但是实在忍不住了,没办法,只能翻身起来找厕所了。

  这泰陵太大了,又是晚上,沐梓柠打着哈欠没看路,一回头,竟然找不到路了。

  皇帝的陵寝自然选的是山清水秀的地方,白天下了雨,晚上还湿漉漉带着凉气,夜里半点月光都没有。

  沐梓柠平时胆子挺大的,但就是怕鬼。

  一想到这里是死人住的地方,还有五十八个朝天女像挂腊肠一样被勒死了葬在这里,她就忍不住心里发麻。

  寒风“嗖嗖”地刮,刮着后边的树林“沙沙”作响,像是有什么人在走动一般,她甚至可以听到黑夜里有小孩儿“呜呜”的哭泣声。

  小孩儿什么的,最吓人了。

  “别来找我哈,要不是没有办法,谁不想做个好人?你们要找就找那些逼我变坏的人吧。”沐梓柠一边走一边念叨着。

  “嗯?等等。。。”她敏锐的感知能力忽然感知到,压根儿不是什么鬼神的东西“是真特么有小孩儿在哭。”

  后边树林里面的声音也不是有风,是真的有人在那儿啊。

  一想到有人,沐梓柠忽然胆子就大了起来,拔腿就往树林里跑去,就算找个哭泣的小孩儿问问路也是好的啊。

  沐梓柠一到了树林就看到几个人高马大男子正将一个小孩儿摁在地上,一个人正拿麻绳去勒那个小孩儿的脖子。

  而那所谓“呜呜”的哭声,其实是那个小孩儿被捂了嘴巴,发出的呼喊声。

  天太黑了,沐梓柠看不清楚,只冲着那些人影喊一声:“逮,放开那个小孩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