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二十三章: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36 2020-08-31 21:00:00

  关于江寒是好人这个说法,沐梓柠没过几天就不这么想了。

  那一天,该是后妃们给皇帝殉葬的日子了。

  椒房殿虽然隔得远,但是五十八女人一起哭,那声音,飘得满皇宫都是。外面的雨下个不停,打雷声混着哭声,这哪里是皇宫啊?地狱都没这么可怕的。

  沐梓柠和白蕊她们躲在椒房殿把耳朵死死捂住,“只要我听不见,这件事儿就当没发生过。”

  沐梓柠忽然想起来:“这种事情一般是什么人管呀?”

  芷心:“还能有谁?还不都是。。。”

  沐梓柠:“算了,不用说我也知道,江寒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听说殉葬就是把朝天女们关在一处,跟挂腊肉似的,被挂成一排一排的。

  一想到五十八具尸体被挂在一起,沐梓柠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血腥、血腥,真是太血腥了。

  又一想到,在那些大臣心目中,她也应该是在陪葬名单里的,她就更把耳朵捂得紧了,好还她机智,通过不懈努力逃过了这一劫。

  这时候传来了太监的又尖又亮的声音,十分具有穿透性:“哭什么哭?这是好事,是恩典,该高兴才是。来人啊,把她们的嘴都堵上。”

  尼玛呀,这还有人性没有了?人家死之前哭都不让人家哭两声的。

  沐梓柠自认不是一个仁慈的人,她也见血腥,手上也有过人命,但是这么灭绝人性的事情还是从来没干过的。

  要论狠还是江寒最狠,嗯,不对,封建迷信最狠。

  沐梓柠哆哆嗦嗦:“那什么,咱们以后见了江寒还是客气点儿吧,这个人。。。没人性的呀。”

  她终于知道那些大臣们为什么都那么怕江寒了。

  朝天女们都安排好了,紧接着就是封棺下葬了。

  送葬的那天,依旧是个下雨天。听说天天下雨,南方已经水患成灾了,工部正忙着处理呢。

  沐梓柠大概是前几天被刺激了,所以去泰陵那边的时候显得有些闷闷的,一路上没怎么说话。

  这一路上气氛还是很悲伤的,周家人来奔丧一路走一路哭,那些没孩子又没殉葬的后妃要在泰陵守一辈子,所以也不是很高兴。

  而且这其间还有一个大问题,皇帝下葬了,以后这江山谁来坐?

  所以大家各有算盘,沐梓柠像是被感染了一样,一路上都很沉默。

  到了泰陵也是一言不发,叫跪就跪,叫站就站。

  江寒很早之前就注意到沐梓柠了,这个大脑间歇性灵便持续性短路的女人又是怎么了?

  此时正在举办仪式,沐梓柠像是个没有感情的工具,僧人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江寒趁人不注意默默走到沐梓柠身边:“皇后娘娘这是怎么了?”

  沐梓柠呆滞地回头:“嗯?江大人好久不见了。”

  江寒:“你这是怎么了?”

  沐梓柠:“江大人,我心中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她果然不正常,江寒心道。

  “什么问题,皇后娘娘问便是了。”

  沐梓柠:“那个。。。江大人,泰陵管饭吗?”

  。。。。。。

  他就知道,他一世英名为什么会在同一件事上栽两次?

  江寒的眼皮跳了跳:“等仪式完了,晚上会有斋饭。”

  沐梓柠好像松了好大口气,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可是皇后娘娘,像您这样怕是不行。”

  “诶?”沐梓柠一下紧张起来:“为什么叻?”

  “现在是在为陛下发送,皇后娘娘好歹该哭一下以表哀思吧?”

  “哭一下啊?”沐梓柠沉默了一会儿,“可是我哭不出来啊,怎么办呢?”

  是不是哭不出来晚上就不给饭吃了?她好焦灼啊。

  江寒:“那一日皇后在梓宫不是哭得挺好的吗?”

  沐梓柠:“因为那一次如果我不哭我有可能会死也,那么大的压力我肯定能哭啊,但是现在压力过了,我又不想哭了。”

  江寒:“。。。。。。”

  沐梓柠心中恶趣味地想了想,于是道:“江大人,要不您掐我一把吧,掐一把或许我就能哭出来了。”

  江寒:“???”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奇怪的要求。

  他看着眼前的沐梓柠,圆脸小嘴,大眼睛失了些神气,看起来憨憨的,忽然就生出一股想掐死她的想法。

  “皇后娘娘此言当真?臣若真掐你了,您可别怪臣?”他问道。

  “当然不怪你,江大人,你掐吧。”沐梓柠还乖巧地把手伸过去。

  心道:就我这一身武功,你能掐疼我算我输,只要你掐不哭我,就找不到理由不给我吃晚饭。

  江寒又问了一遍:“那臣掐了哦?”

  沐梓柠乖巧点头:“嗯嗯,你掐吧,千万不客气。”

  江寒一抬头,作势便要掐了下去。

  沐梓柠心中冷笑,渣渣,你能。。。“啊。。。啊。。。”

  他怎么能掐脸啊?好疼啊。

  沐梓柠的声音成功地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纷纷侧头看向她。

  江寒在一旁双手负后,低着头憋笑,别说,手感还挺好。

  “啊。。。啊。。。陛下,你别走啊,您再陪陪臣妾,陛下啊。。。”沐梓柠顺势就跪了下去,扯开嗓子就嚎,嚎得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

  江寒的眼皮子跳了跳,这叫哭不出来?

  由于哭的时候比较卖力,所以晚上吃斋饭的时候沐梓柠理所应当地吃了很多。

  还别说,泰陵的斋饭别有一番风味。

  众人还没开始吃,她第一个上桌子,众人都吃完了,她还没下桌子。

  大家看她的眼神都有些嫌弃,芷心觉得有些丢脸,默默地离了沐梓柠三丈远,只有白蕊坚持不懈地守在她的身边。

  江寒看到她这个样子忍不住眉头又深深地皱了起来。

  他真的是很受不了这个女人,她跟猪有什么差别?猪都没她吃得多,饿死鬼吃东西都比她好看,她难道没看到大家嘲笑她的眼神吗?

  于是他默默地、无声无息地走到沐梓柠的桌前。

  沐梓柠埋头苦吃,忽然间发现头顶暗下来了一大块,一抬头:“哎哟,江大人,又看到你了,咱们好有缘哦。”

  江寒心说,你以为谁想跟你有缘?

  “娘娘还是注意点形象吧。”他道。

  沐梓柠:“注意形象怎么个注意法?”

  “少吃点。。。”

  沐梓柠一听到这个,那可就不干了。

  “你让我哭我也哭了,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是要我少吃点,我真的做不到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