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二十一章:他永远是只养不熟的狗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231 2020-08-30 21:00:00

  江寒听到这话,一瞬间,心便凉了一半,果然,江峰的本来面目永远那么伤人。

  还好,他早就对他没报半点希望了,还好,他方才忍住了没有心软。

  “我说送客,没人听见吗?”江寒冲外头喝道。

  门外的小厮方才打算进来,但是又想到这是督主父子二人之间的家务事,得罪了哪一边都得倒霉,于是迟迟不敢动作。

  现在听到江寒这样说了,再也没有半分犹豫,赶紧冲了进去,客客气气道“江老爷,请吧。”

  江峰现在岂能善罢甘休,还想冲上去跟江寒理论,但是都被几个小厮拉住了。

  江寒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抬腿迈出了书房。

  “好啊,江寒,你现在是翅膀硬了,了不得了,连自己的爹都不认了。”

  江峰的声音不停地在身后响起。

  “江寒,你想摆脱我们,你摆脱得了吗?血缘亲情,你断得干净吗?你再讨厌我,你身上还不是照样流着我的血。”

  “早知道你是这样的白眼狼,当初我就应该把你掐死。”

  “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江寒,你想娶也得娶,不想娶也得娶。”

  。。。。。。

  一直到了卧房,江寒还是能听到江峰叫骂的声音,他终于忍耐不住,操起八仙桌上的茶盅,“啪”地一下摔在了地上。

  那是什么爹?是讨债的鬼。

  “咳咳。。。”江寒忽然咳了起来,按着胸口一声接着一声,咳得他上气不接下气。

  “咳咳,咳咳。。。”他扶着桌子,只觉得连呼吸都困难了。

  “督主。。。”此时渡羽正从外面回来,看见江寒这个样子,赶紧上前去扶。“督主的毒又发作了吗?属下这去给您端药。”

  江寒在虚弱间回手抓住渡羽,“那个登徒子追上了吗?”他问。

  “督主,都到这个时候,你怎么还管那些事?你放心吧,都抓住了,你先歇歇,属下给您端药去。”

  江寒的药一直都在金暮司熬着,从未断过火,不大一会儿,渡羽便端了一碗黑乎乎的药进来。

  看着江寒把药都喝了,面色也恢复了些,渡羽才稍稍放了些心,与江寒道:“方才属下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江。。。看到那个人出去,可是他跟您说了什么?

  督主,大夫说了,您这病得放宽心,千万急不得。”

  江寒用帕子擦了嘴角,淡淡道,“我何必为他着急?只是这病到了这个时候本该发作了。”

  江寒忽然想起了沐梓柠,想来也是缘分,像他这么可恨的爹,那个女人居然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

  但是沐梓柠好像就挺不在意的,他忽然挺羡慕沐梓柠的,没心没肺,过得像个智障也挺好的。

  江寒的手碰到一叠信纸,打眼看去,竟是今天早晨知知给他写的那些情报。

  “知知呢?”江寒问道。

  渡羽不知他为何这时候问起知知来了,只答:“才打了板子,应该还在养屁股吧?”

  江寒:“板子已经打完了吗?”

  “早打了,足足一百个,且够他养些时候。”

  “哦。”江寒若有所思地点头,“你去把他找来,我有事给他说。”

  当知知知道江寒大半夜找他有事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忙问渡羽道,“督主有没有说他有什么事?”

  渡羽摇头,“没说,不过今天江家老爷来了,我看督主心情有些不好,待会儿你过去可得小心点儿。”

  知知心中默默念了句哀,他才被打完板子,这会儿又要过去撞枪口,他怎么就这么倒霉呀?

  知知捂着屁股,一瘸一拐地到了江寒的卧房,有些怯怯地问,“督。。。督主,您找属下呀?”

  “嗯。”江寒的左手搭在桌上的信纸上,食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桌面,“这些都是你写的吗?”他把信纸往前推了推,问道。

  知知心里苦啊,督主心情果然不好,一件事还兴两次问罪的?该不会还得挨顿板子吧?

  知知低头搅着衣摆小声道,“对。。。对不起督主,属。。。属下真的知错了,求督主再给属下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吧。”

  江寒:“不,你做得很好。”

  “哈?”知知一听这个话,傻了,赶紧跪了下去,“督。。。督。。。主,知知错了,真的错了,求督主开恩啊。”

  江寒看着他的这个样子,眉头一皱,“你这是做什么?”

  知知赶紧磕头,“知知往后一定尽心尽力,督主您罚我吧,您再打我一百个板子吧,您要知知干什么都行,可千万不能不要知知啊。”

  江寒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不要你了?”

  大家都说,江寒夸人比骂人更恐怖,知知自知才因为这事挨了罚,怎么江寒反倒夸他?事出反常怎么不让人害怕?

  于是知知有些委屈地道:“督主难道不是嫌弃知知了吗?”

  江寒:“。。。。。。”

  “不是的,你真的做得挺好的,我希望你以后一直盯着椒房殿的动向。”

  知知迷惑了,“那督主往后想要知知都写些什么?”

  江寒:“就像之前那么写。”

  知知:“可是督主之前不是嫌弃知知写的不好吗?为什么又要知知那么写了?”

  江寒一个不耐的眼神看了过去,知知自知话多了,赶紧双手将嘴巴捂住,对着江寒害羞地笑了笑,“知知不问,知知不问。”

  江寒:“你只管这么做就是了,我自然有我的考虑。”

  知知低头答:“是,那督主要是没有其他什么吩咐,知知先回去了。”

  “等一下。”江寒将知知喊住。

  “督主还有什么吩咐吗?”

  “往后一日三餐你安排人往椒房殿送点新鲜饭菜去,多送些,但是别让知道了这些都是你安排的。”

  “可是督主,为什么呀?”

  “啧。”

  知知感受到江寒的眼光不善,赶紧又把嘴巴捂住,“是知知错了。”

  江寒:“那女人现在留着还有用,她食量大、吃得多,在这之前,不能让她饿死了。”

  。。。。。。

  此时的江峰已经回了江家,夫人姜氏赶紧迎了出来,“老爷,江寒怎么说呀?”姜氏殷切地问道。

  江峰一面往里头走,一面摆手:“那个逆子,指望不上了。”

  姜氏追了上去,“为什么呀?周家姑娘哪里不好了?他凭什么不应?”

  江峰一听这话就来气,“我怎么知道?他就是存心跟我置气,报小时候的仇呢。”

  姜氏恨恨咬牙,“都这么多年来,他还记恨着,庶子就是庶子,永远都是养不熟的狗。”

  她本来想在中间说和说和,江寒若和周九娘成亲,那他们江家也可顺势在中间攀上周家这门皇亲国戚,可眼看,美梦就这样破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