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十九章:原来你是来骚扰我的?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284 2020-08-29 21:30:00

  “江大人,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好人一定会有好报哒。”沐梓柠欢欢喜喜地从他手中接过钱包。

  好报?这世上若是有报应的话,他一定会下地狱的吧?

  “停车,停车。”

  像是怕江寒反悔一样,沐梓柠抱着银子赶紧下了车。

  江寒看着一个人影以直线加速度直接冲到那些摊贩前。

  沐梓柠有多快乐呢?江寒只能看到那道身影像是一只花蝴蝶一样,在各个摊贩前穿来穿去。

  什么炸臭豆腐,什么烤地瓜,什么糖人,什么糖炒栗子通通都来了一份儿。

  甚至药铺门前熬中药的,她都去看了看。

  “你这是什么呀?”沐梓柠抱着一堆零食凑过去问道。

  那熬药的是个年轻小伙子,一边扇着火,一边道,“小姑娘,你看不出来吗?这是药啊。”

  “哦”沐梓柠点头,“那我能尝一尝吗?”

  那小伙子猛一回头看向沐梓柠,挺漂亮的小姑娘,怎么是个傻子,“姑娘,药怎么能乱吃呢?”

  “哦,那我就尝一小口。”

  。。。。。。

  “哈哈。。。”

  沐梓柠的这话一说出口,旁边就有一个人笑了起来。

  沐梓柠一回头,是个穿红戴绿的年轻男子,夏天都过了,连着下了好多天雨,他还拿着一把扇子在手上慢悠悠地扇。

  好骚包啊,沐梓柠在心中默默吐槽,“喂,你笑什么?”沐梓柠问道。

  那骚包男一笑,“小姑娘,药有什么好吃的?不如跟本少爷来,本少爷有更好的东西给你吃。”

  骚包男冲着沐梓柠猥琐一笑,恶心得沐梓柠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但是想了想,还是问道,“什么好吃的呀?”

  骚包男笑起来就更骚包了,冲着沐梓柠挑眉,“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沐梓柠道:“我为什么要跟你去,你要是骗我怎么办?”

  江寒隔着很远看见沐梓柠和一个男人拉拉扯扯许久,于是跟旁边的渡羽道,“跟上去看看。”

  说着,他先驱着马,往沐梓柠的方向去了。

  此时的骚包男正对沐梓柠循循善诱,“你这么漂亮我怎么会骗你呢?我骗谁都不会骗你呀。”

  沐梓柠一听这话,来劲儿了,连带着觉得骚包男都没那么猥琐,兴奋地问道,“你觉得我漂亮啊?”

  骚包男道:“那当然,这街上,就属你最漂亮了。”

  旁边熬药的那个小伙子看不下去了,他已经知道沐梓柠脑子有点不好使了,于是赶紧道:“姑娘,你别被他骗了,他就是个色狼、流氓,多少黄花大闺女都被他骗过,在这一带名声差得很。”

  骚包男一听这个话马上就变了脸,上去就要打那个熬药的,“哪来的乡下小子?敢挡小爷的道,不要命了吗?”

  谁知道沐梓柠一听到这个话一把拉着骚包男,“原来你是来骚扰我的?你早说啊。”

  骚包男被沐梓柠这个反映吓了一跳,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主动的吗?

  那熬药的小伙子一声叹息,唉,果然是个傻子,帮都帮不了她。

  只见沐梓柠兴奋地道,“我长这么大,你还是第一个骚扰我的人。”

  前世,她都是恶名在外,但凡有个男人对她起了点儿心思,一听到她的名号都被吓跑了,搞得她二十多岁了连个男人都没碰过。

  嘿,现在一穿越,都有人敢调戏她了,你说这事儿稀奇不稀奇?稀奇啊。

  那骚包男调戏了那么多女的,第一次这么被动,问道,“那。。。小妞儿你的意思是。。。”

  “你能说一说这街上这么多姑娘,你为什么就可着我一个人调戏吗?是我有什么特质吸引了你?”沐梓柠十分想知道。

  这都是些什么问题?他一个流氓,逮着谁就调戏谁咯?难道还要选一个八字匹配的?

  但是流氓就要有流氓的素养,于是骚包男看着沐梓柠又是油腻腻一笑,“好啊,要不你跟小爷到那边的巷子里头去,小爷可以慢慢儿告诉你。”

  沐梓柠想也没想,“好啊。”

  反正只要骚包男不后悔,她是肯定不会后悔的。

  只有身后的江寒一脑门儿的黑线,看着沐梓柠心中默默生出两个字“智障”。

  骚包男眼看得手了,赶紧去拉沐梓柠,“那咱们走吧。”

  可伸出去的手没有拉住沐梓柠,却被另一个人拉住了。

  骚包男一抬头,看见了渡羽,再看见了渡羽身上的那件衣服,“金。。。金。。。金暮卫?”

  金暮卫三个字一出,街边的小贩和行人纷纷往这边望了过来,然后无声地往旁边挪了挪。

  “你怎么来了?”沐梓柠看着渡羽问道。

  骚包男看沐梓柠的眼神跟见了鬼似的,“你。。。你。。。你认识金暮卫?”

  沐梓柠啃了一口手中的关东糖,“我跟金暮卫不是很熟,我跟江寒的交情还可以。”

  骚包男眼前一黑,差点儿晕了过去。

  她跟江寒很熟?呵呵。。。

  他这次终于调戏到铁板了,可是眼前的少女明明穿着就很普通啊,也不像是什么达官显贵,她怎么会认识江寒?

  “嘿嘿。。。嘿嘿。。。”骚包男苦笑着,一把挣脱了渡羽的手,拔腿就跑。

  “喂,你跑什么啊?你还没给我说调戏我的理由呢。”沐梓柠在他的身后喊道。

  此时江寒已经下了马走到沐梓柠的身边,冲着渡羽使了个眼色,只说了一个字,“追。”

  于是渡羽运轻功,脚点地面,一步丈远地朝骚包男追了过去。

  沐梓柠心中好生失望,看着江寒颇有微词,“你们这么凶干什么?把人家都吓跑了。”

  江寒向来涵养很好,但是现在也忍不住怒从心起,“你这个女人是不是脑子有病?你知不知道他想对你做什么?”

  沐梓柠嘟嘟囔囔,小声道,“我知道啊,但是从小到大,他是第一个夸我长得好看的人,我想多听几句嘛。”

  江寒的怒气一瞬间平息了许多,想起了许多关于沐梓柠的那些闲言碎语。

  像她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不受人待见吧?所以稍微有人认同她,她就会很高兴吧,也不管那种认同是好意还是歹意。

  倒也可以理解。

  “算了,快回去吧。”这一次,他的语气温和了许多。

  “诶?这就回去了吗?可是我有好多东西没有吃到呢。”

  “你都已经吃了这么多了,还没吃够吗?”

  “可是椒房殿都只有冷馒头和稀饭诶,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我想多吃点。”

  江寒又想起知知给他的那些情报,沐梓柠这些日子都靠在椒房殿里挖野菜过日子,或者腆着个脸到别的宫里打秋风。

  一个皇后,混成这样,也挺惨的。

  “还有什么没买的,赶紧买了,买完了就回宫去。”江寒有些不耐烦道。

  “江大人,你果然是个好人。”

  “你别再夸我是好人了,夸了也没用。”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