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十八章:走绿茶的路,让绿茶无路可走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96 2020-08-29 14:00:00

  “沐梓柠,是谁给了你勇气?是谁给你脸了?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来人呐,把沐梓柠给我绑了。”

  “是。”手下家丁拿着家伙事儿,上来就要绑沐梓柠。

  沐桉柠一向在沐家得宠,再加上最近是李景良的婚事敲定,眼看着就要当皇后了,更是在府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她的一句话,府中上下没有敢不听的。

  “我看谁敢?”沐梓柠还没说话,沐骁然已经从书房走了出来,横眉一竖,很有一派长者威严。

  “桉柠,你在干什么?”

  沐桉柠很惊讶,他爹的态度怎么说变就变?难不成是因为江寒?但是沐桉柠心中还是不怕的,毕竟从小到大她要什么,她爹都没有不应的。

  她在外面装作知书达理,在家里可不是这个样子。

  于是沐桉柠撒着娇道:“爹,你看女儿的脸,沐桉柠她敢打我?我要她付出代价。”

  “胡闹。”沐骁然喝道:“付出什么代价?她是姐姐,打你是天经地义的,你这是要做什么?你要反了?”

  “啊?”沐桉柠嘴巴长得老大,这。。。这还是她爹吗?“爹,你老糊涂了吗?”

  “你说什么?”沐骁然没想到沐桉柠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两眼一瞪,是动了真怒了。

  沐桉柠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马上道,“不。。。不。。。女儿不是这个意思。”

  沐梓柠眼看这事儿就要过去了,赶紧道:“哎呀,爹,桉妹妹年纪小,说话不过脑子,你也别和她一般计较了。

  刚才本来就是女儿的错,大不了女儿让桉妹妹打回来就是了,为了女儿,让您和桉妹妹生分了,不值当。”

  沐骁然一听,果然,还是自己的大女儿懂事啊,看来以前的确是他对沐桉柠太骄纵了。

  呵,这时候来卖乖了?沐桉柠心中自然是不服的,却听沐骁然道:“梓柠,你这是什么话?你是皇后,她是臣女,你是姐姐,她是妹妹,你若是打她那是理所应当,她敢打你,那是大逆不道。”

  沐桉柠一听这话,那还了得?刚才压下去的那股火,“蹭”地一下又上来了。

  “爹。。。你疯了,她是什么皇后?是不是她刚刚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你要是被逼的,你就眨眨眼睛。”

  “住口。”沐骁然一听沐桉柠越说越不像样子了,扬起一巴掌又落在她的右脸上。

  沐桉柠被这一巴掌“啪”地一下掀翻在地。

  刚才打的是左脸,现在右脸又挨一下,彻底对称了,这会别说亲妈了,估摸她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从小到大,她都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她长得漂亮,又精通诗词音律,带出去到处都追捧之声,给家里长了不少脸。

  但是今天。。。她被她爹打了。

  沐桉柠不敢相信,这是做梦吧?一定是做梦吧。

  沐桉柠“哇”地一下哭出了声,“爹。。。你居然打我,你为了这个贱女人,你打我,我不活了,不活了。。。”

  沐梓柠看着沐桉柠那样,忽然恍然大悟。

  难怪这个世界上能有这么多绿茶,这真特么太爽了。

  走绿茶的路,让绿茶无路可走。

  于是她又同沐骁然道:“看来是桉妹妹误会女儿了,父亲还是好好跟桉妹妹解释解释吧,女儿就不打扰你们了。”

  沐梓柠说罢,便要离开。

  沐桉柠坐在地上有些挡道,于是沐梓柠就从她的身上跨了过去,跨过去了。。。

  身后忽然就安静了。。。

  等沐梓柠出了沐家,江寒已经在外头等着她了,原本林氏恭恭敬敬请他进去喝茶的,但是他想他若是留在沐家,沐骁然与沐梓柠谈完,免不了要出来与他寒暄一阵。

  想想都挺累人的,还不如就在外头等着,至少心里松快。

  “走吧。”沐梓柠冲着江寒一点头,便自顾上了马车。

  这一路上,沐梓柠的情绪好像不是很高涨,只望着马车外头形形色色的人群和热闹叫卖的商贩,一言不发。

  连带着身后跟着随从也都焉答答的,不如来的时候,一路上说一句答一句那般松快。

  江寒看着她这个样子,想起沐家对她的态度,料想她心里面应该挺难过的吧。

  其实沐梓柠这个女人也挺可怜的,一个女子却要在皇宫这样凶险无比之处生存,举目望去,没有一个可依靠的人,没有一个可信任的人。

  如同一叶扁舟在大海中沉浮,她那么弱小的力量,随便一个巨浪就能将她淹没。

  他刚才给她支的招,其实也都是利用罢了,这样的一个人在各个势力中周折,不断被利用,只为寻求生存机会的人,何其可悲?

  江寒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只是那么一瞬间,心中有些不忍。

  好吧,看在她曾经夸他是好人的份儿上,他倒是不介意宽慰她两句。

  “娘娘。”他驱马向前,与她并肩。

  “嗯?”沐梓柠有气无力地答了一声,显然是心不在焉的样子。

  “娘娘若是有什么心事,可以和臣说一说也无妨。”江寒道。

  “真的么?”沐梓柠听到这个话,偏过头看向江寒。

  “当然,娘娘来时有困惑,臣不也帮娘娘解答过吗?”江寒道。

  沐梓柠:“可是这件事,有点难以启齿。”

  “无碍的,娘娘您说便是。”

  “好吧。”沐梓柠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偏头看向江寒,郑重其事地喊了一声,“江大人。”

  “嗯。”江寒尽量温柔地应了一声。

  “你有钱吗?”沐梓柠问道。

  江寒:“嗯???”

  沐梓柠:“我真的好饿啊,你看街上那么多好吃的,可是我没钱买,江大人,你借我点钱好不好?让我吃点东西。”

  江寒:“。。。。。。”

  他真的是同情心用错了地方,他怎么会觉得这个女人会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就是头猪,猪会难过吗?

  他从一开始就不该理她,一开始就不该理她!!!

  沐梓柠看他没有说话,伸出手去扯他的衣袖:“江大人,我轻易是不跟人借钱的,但是你说了我有什么事儿可以找你的,你就借我一点吧,我求你了。

  你这个心肠最好了,你要相信我,我会还的,一定会还的。”

  得寸进尺,江寒手臂一扯,将衣袖抽了回去。

  这个女人没脸没皮,刚才求他载她回娘家,现在又要找他借钱?当他是什么?他是别人看了就要躲的金暮司总督,又不是救苦救难的佛陀。

  “江大人,好不好嘛?”

  “出门只带了这些碎银子,应该够了吧。”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