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十七章:现在在你面前的是钮钴禄.柠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56 2020-08-28 21:00:00

  沐将军一直被沐梓柠拖进了书房,她“嘣”地一声,将门从里面锁住。

  “你。。。你想干什么?”沐将军被她塞进太师椅中,看着她的这个样子,心想,她该不会是来杀他灭口的吧?

  谁料沐梓柠却是一笑,这一笑比不笑更惊悚,“父亲大人,女儿有一事想找你商量。”

  这前后差距着实有点大,沐将军都受不了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沐梓柠优哉游哉坐在他的下首,偏过半边身子看向沐将军,“父亲,你很想当国丈是不是?”

  沐将军被沐梓柠搞得一头雾水,但是此事岂能随便说的?便道:“什么国丈不国丈的?你在宫中这么多年,难道还没学会谨言慎行吗?”

  “好吧。”沐梓柠一点头,“好吧,谨言慎行,本来还想帮你的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当我多管闲事。”说罢,起身就要离开。

  一,二,三。。。沐梓柠在心中默数着。

  “你要帮我?你怎么帮我?”

  果然,沐骁然还是敌不过权利的诱惑。

  “很简单,现在周贵妃死了,二皇子年幼,你猜猜二皇子最后会由谁抚养?”沐梓柠回头看着沐骁然。

  沐骁然恍然,“你想争二皇子?这不可能的。”

  沐桉柠:“单靠我一人自然是不可能的,这便要看父亲是想多一个帮手,还是想多一个敌人了。”

  “你打算怎么做?”沐骁然问道。

  沐梓柠道:“此时的二皇子是个香饽饽,谁都想拉拢,我有皇后的身份,名正言顺,再加上父亲和王家的支持,此事岂不是容易许多?

  而且,你也看到了,我和江大人的关系很好的,今天一听说我要回娘家,立刻就用马车亲自送我。

  你说说,加上这些,谁还比我更有胜算?”

  本来是几乎不可能的一件事,通过沐梓柠这么一说,沐骁然的心中真就开始有所动摇了。

  没想到,江寒支的这招儿还真挺好使的,沐梓柠心中窃喜,就是不知道江寒若是知道她把他也吹进牛逼里了,会是个什么反映。

  “争到了抚养权对我又有什么好处?”沐骁然问道。

  “到时候我可以先将二皇子支开京城,然后父亲您和宁王抢得先机,一举拿下皇位,等二皇子回来,为时已晚了啊。”沐梓柠道。

  朝廷上为了皇位之事已经争得不可开交,若真像沐梓柠所说,倒也不失为一条捷径。

  只是。。。“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沐骁然道。

  江寒说,当沐骁然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已经确定了七八分了,只要沐梓柠随便说点什么,他就百分百动心。

  于是沐梓柠道:“爹,你以前挺聪明的,怎么现在这么蠢了?”

  。。。。。。她好大的胆子,沐骁然刚想发火,但是还是想听听沐梓柠怎么说,于是生生地把火咽了下去。

  又听沐梓柠道:“我是你女儿啊,血浓于水,没想到你还怀疑我心怀不轨?”她做出一副伤心的样子。

  接着又道:“我帮二皇子登上皇位有什么好处?我跟周家人又不熟。要是我亲妹妹当了皇后,谁还敢看不起我?我明明有自己的娘家可以依靠,为什么要把希望寄托到别人身上?我再傻,难道这笔账都不会算吗?”

  沐骁然听到这话,果然信服了,便道,“你说得有理。”

  “要是你还不相信,女儿把这个东西给你。”沐梓柠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

  “皇后宝印?”沐骁然被吓了一跳,“蹭”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你把这东西拿出来作什么?”

  “为了让父亲相信我啊,我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父亲,您该明白女儿的用心了吧?”

  那一瞬间,说不感动是假的,沐骁然男人柔弱的那一处,被沐桉柠狠狠地撞了一下,想起他曾经做的那些事情,心里就愧疚难当。

  他的老眼泪光盈盈,“你。。。真的和从前大不一样了,梓柠,为什么,你会忽然这么懂事?”

  沐梓柠凑到沐骁然的身边,仰头看着他,“父亲,你看看我。”

  沐骁然发现,这么多年,他好像都没有怎么认真看过自己的女儿,因为他害怕,她长得太像一个人了,那个他害怕面对的人。

  那个女人,她是真正的巾帼英雄,他们也曾有过一段举案齐眉的恩爱日子,只是。。。她命运不长,早早便离开了他。

  沐骁然想起从前往事,心中不禁唏嘘,素眠已经不在了,却给她留了一个好女儿,只是他,从来没有珍惜过。

  他看着眼前的沐梓柠不禁心酸,她是皇后啊,哪有皇后省亲穿得像她这么简陋的?

  “父亲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吗?”沐梓柠问道。

  沐骁然不解,“有什么不一样?”

  “父亲,从前的沐梓柠已经死了。”

  沐骁然听到这话忽然心中“咯噔”一下,这些天,宫里、坊间,关于鬼神传说越传越凶,而且沐梓柠也的确和从前大不相同了,难不成是。。。

  又听沐梓柠道:“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钮钴禄.柠。”

  这句话很莫名其妙,但是沐梓柠看着沐骁然的眼神那么认真,让他浑身不由自主地起了一身冷汗。

  “什。。。什么意思?”沐骁然咽了一口唾沫问道。

  “哈哈。。。”沐梓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这是跟你开玩笑的,是我意识到了以前的确做了很多荒唐的事,所以我很想弥补一下,想要让父亲知道,我这个女儿跟桉妹妹一样,也是很不错的。”

  “父亲你,该不会不给我这个机会吧?”

  “怎。。。怎么会呢?你有这个孝心,为父觉得很欣慰。”沐骁然的内心跟坐过山车似的,一会儿害怕一会儿愧疚一会儿惊悚的,此时看沐梓柠笑得明媚,冷汗连连地答了一句。

  “那就好,女儿先回去了哈。”沐梓柠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沐梓柠,你给我出来,我跟你拼了。”沐梓柠刚一拉开门,沐桉柠就气势汹汹地往这边来了。

  沐桉柠回去一照镜子,差点儿晕了过去,她的脸已经肿得跟山海经异兽似的,还怎么去见她的安良哥哥?

  都是沐梓柠,她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在沐府撒野,这口气若是忍下去了她就不是沐家二小姐,于是带着家丁气势汹汹地赶来了。

  今天谁来都不好使,她沐桉柠,就是死,就是从这里跳下去,也要让沐梓柠好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