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十五章:要想活命,就做太后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272 2020-08-27 21:00:00

  雨下得没完没了,马车压着湿漉漉的地面前行。沐梓柠占了马车,江寒便骑着马走在她的后侧方。

  沐梓柠撩开帘子,探出头看向跟在车后头的江寒。

  他薄唇微抿,脸上的神情一如既往的淡漠,穿了黑色常服,明明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但是偏偏又带着些禁欲的魅惑,像地狱的修罗鬼魅,撩人心肠。

  沐梓柠咂咂嘴,这种人要是放在秦楼楚馆应该能算个头牌吧,却偏偏摆在金暮司,叫人见了就想躲。如花似玉的样貌没人欣赏,真是可了惜了。

  江寒感受到了沐梓柠那种惋惜的眼神,有些奇怪问,“娘娘为何盯着臣看?”

  沐梓柠暗搓搓的,“你打扮得这么娇艳来找我,该不会是想勾引我吧?”

  ???江寒一脑门子的问号。

  “娘娘,并没有。”

  “那你穿成这样是给谁看的?”

  。。。。。。江寒的脑门儿上冒了三根黑线,耐着性子道,“臣平常就是这么穿的,与旁人穿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那为什么就你看起来比别人骚?”

  这都是些什么虎狼之词?江寒的脸瞥向了旁边,面无表情道“臣不知道。”

  沐梓柠的将头搭在马车的窗框上,看起来着实没什么仪态,她眼珠子转了转又偏过头看向江寒,“听说长得好看的人脑子都不怎么好使。”

  他实在是有些不想理她了,很敷衍地答了句,“是么?臣怎么没听说过。”

  沐梓柠:“是真的,你就长得很好看。”

  “娘娘的意思是臣不聪明?”

  沐梓柠装成很惊讶的样子,“呀,原来你是这么理解的,我可没这么说哈。”

  。。。。。。

  他实在不想兜圈子了,“娘娘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

  沐梓柠一笑,将手垫在脑袋下,偏过头看他,“既然江大人自认自己不傻,那我就问你个问题,回答不上来就说明你不聪明。

  江大人,你说像我现在这种情况想要活下去,该怎么办呢?”

  江寒看了一眼沐梓柠,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正盯着他,半边黑发被她压在头下,这女人,看起来虎,倒是鬼精灵鬼精灵的。

  她这是知道自己处境艰难,在他这里来求个活路了。

  江寒考虑了片刻,朝廷之上原本李景良与周贵妃互相制衡,他恰好隔岸观火。

  可偏偏他一手扶植的周贵妃死了,沐家王家结盟,一头独大,他手上缺了棋子和李景良对抗。

  他又看了看沐梓柠,眼前这个女人傻是傻了点,但好在没有根基,很好控制。

  王家和沐家现在虽然没有对她动手,但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她也很需要一个势力,倒不如趁此机会借她出头,与李景良对抗。

  江寒想了片刻开口道,“臣倒是有个拙见,不知娘娘意下如何。”

  沐梓柠没想到江寒真肯说,忽然眼前一亮,“你说,你说。”

  江寒的声音清冷,一字一句徐徐道,“如今朝廷为了谁做皇帝的事争来争去其实总共不过两个选择。

  第一个是宁王,另一个是二皇子,宁王正当壮年且受百姓爱戴,二皇子虽年幼但是毕竟是陛下的亲生子。

  宁王背后有王家撑腰,且如今更有了沐家二小姐的婚约,也就等于有了沐家支持。二皇子身后有周家,周家虽然不算强盛,但这些年在朝廷上也狠有些根基。

  娘娘你想要依靠沐家想来很难,也没有子嗣可以立足,想要在这一场皇位之争中独善其身,很难。”

  沐梓柠心道要你说,要是不难,我还问你?但嘴上还是道,“江大人说的是,江大人说得真有道理,江大人不愧是江大人。。。”

  江寒接着道,“娘娘想要活命,只有一条路可走。”

  沐梓柠一听至少还有路走,很高兴,“哪一条?”

  “做太后。”

  “做太后?”她一个十九岁的少女,孩子都没生过,她做哪门子的太后?

  “想要活命,在夹缝中求生,性命就掌握在了别人手中,别人要杀你便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般,只有向上爬,将那些要害你的人踩在脚下,才是把命握在自己手心。”江寒道。

  。。。。。。

  马车辘辘,行驶在京城人潮拥挤的街道上,将近晚间的时候,终于停在了将军府前。

  沐家下人看到了江寒的马车,赶紧进门通传,不大一会儿,沐家老小都出来迎接了。

  “不知江大人前来,未能远迎,还请江大人恕罪。”沐大将军那上马杀敌的身板儿也躬得毕恭毕敬,向江寒行礼。

  江寒打量了一圈儿,沐家的人来得很齐全,家母林氏、沐桉柠,还有几个庶女也都出来了,唯独没有见沐将军的嫡子沐长风。

  正当沐家人恭恭敬敬,打算询问江寒造访沐府所为何事的时候,他身后的马车帘子被人拉开了。

  沐梓柠的脑袋从帘子后头露了出来。

  “呀。”沐家人初一见了那颗脑袋都吓了一跳,纷纷往后躲。

  沐梓柠纵身一跃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这是怎么了?见鬼了?”

  沐将军这才恢复震惊,惊魂未定地问,“梓柠,你。。。你怎么回来了?”

  沐梓柠一笑,她这是回来不得吗?略一回头,眼神便冷了下去,“跪下。”两个字干净利落,带着强大的气场。

  “什。。。什么?”沐将军以为自己没听清。

  “大胆,本宫是皇后,谁给你们的胆子敢见了本宫不下跪的?”沐梓柠喝道。

  众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前的沐梓柠顽愚,虽然惹事,但也很好糊弄,但眼前的沐梓柠眼神中竟有一股威严气势,与从前的她大不相同。

  自己的女儿跟变了个人似的,沐大将军从上次在梓宫便已经发现了。

  但是沐梓柠在沐家这么多年,一直都是麻烦、累赘、笑话、惹事精,沐将军曾经对她的那点儿父女情谊也在一次次失望中被消磨殆尽了。

  直到后来,沐梓柠被禁足椒房殿,沐将军便当和这个女儿的缘分彻底断了。

  当得知皇帝驾崩,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要让二女儿嫁给李景良,然后做大荆名正言顺的皇后,给沐家增光。

  但是他知道沐梓柠对李景良的那些心思,害怕她生事,所以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让李景良连夜进宫用一杯毒酒了解了她的性命。

  没有想到,一杯毒酒并没有毒死她,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沐梓柠竟然要他下跪叩拜?

  皇后?他从来都没有把她当成皇后,那一日梓宫,满朝文武可有一人把她当成皇后?可有一人向她跪拜行礼?

  而他,堂堂天下兵马大将军,她的亲生父亲,凭什么要向她屈膝行礼?

  “行礼?”而此时,沐桉柠已经先一步将沐将军心中的话说出来了,“你当得起这个礼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