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十四章: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82 2020-08-27 14:00:00

  信的内容大致如下:

  今天天上下雨,皇后娘娘睡到巳时起,吃的是从周贵妃处带回来的饭,还有之前剩的粥,皇后娘娘吃得真不少。吃完了她说院子里的杂草真多,于是下午就去拔杂草了,拔出了很多野草,晚上吃的野草粥下馒头。

  今天还是下雨,皇后娘娘醒得比昨天早点,她说老是吃白馒头没味儿,所以在院子里生火烤馒头片儿吃。吃完了她就去了李美人和惠妃那里了,顺便从她们那里顺走了好多吃的。枣糕、雪梨、醪糟小汤圆。。。皇后娘娘对手下说,“今天真开心,晚上又可以吃顿饱饭了。”

  。。。。。。

  江寒耐着性子,一封封信翻过去,额头上的青筋不可遏制地跳动着,一旁的渡羽吓得不敢说话。

  今天,沐家的人来椒房殿找娘娘了。。。

  江寒眼睛一亮,终于,让他看到了一封有用的信了。

  找皇后娘娘说了两句话,皇后娘娘好像有点不高兴,中午只吃了两碗饭。她说还有宸妃和宋昭仪的那里还没去,她打算下午去一去。

  。。。。。。

  “督。。。督主。。。”渡羽看到江寒的脸色已经黑得不像话了,想要说点什么补救,但是又一时找不出什么话说。

  “啪。”江寒一把将手中的信摔在桌子上,这是猪吗?成天不是在吃饭就是在找找饭吃的路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女人?

  渡羽吓得“噗通”一下就跪了下去。

  江寒:“知知在哪儿?”

  渡羽:“还。。。还在宫里盯着皇后呢。”

  江寒:“把他叫回来。”

  渡羽:“叫。。。回来作什么?”

  “打,打板子,狠狠打,他不是皮糙肉厚吗?打一两百个板子再说。”

  渡羽从来没见过江寒这么不理智的样子,“可是督主,把知知叫回来,谁盯着皇后啊?”

  “不管了,先打,打完了再说。”

  果然是已经气得神志不清了,“督主,冷静啊。”

  “我冷静个屁。”江寒站起身就往外头去,嘴上道,“备马车,我要出去。”

  渡羽赶紧跟上去,“督主,咱们这是去哪儿啊?”

  “进宫,我倒是要去会会这个皇后,看她一天到底要吃几顿饭。”

  顺和皇帝执掌大权到了后期,沉迷于丹药、女色,于是对江寒越发依赖起来。

  甚至到了后来,特意恩准江寒可以随意入宫,以方便他万一又搜罗到了什么灵丹妙药可以随时供奉给自己。

  这个特权,一直到了顺和皇帝驾崩也没有收回,所以江寒出入皇宫内院极其的随意方便。

  当江寒风风火火赶到椒房殿,撵轿刚停,椒房殿的大门就打开了。

  里头的少女虽是一身素色衣衫,头上插了两只极其简单的荆钗,但也难掩盖她的灵动,尤其那双眼睛,黑黝黝似葡萄一般。

  那双眼睛一看到江寒,瞬间就亮了起来,“嘿,江大人,你怎么来了?正好,我找你有事呢。”

  她也找他有事?怎么会这么巧?难道她早就知道了他今天要来?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按捺下心中的疑惑,他面无表情道,“娘娘找臣有何事?”

  “那个。。。你是坐马车来的吧?”沐梓柠问。

  “是啊。”

  沐梓柠一喜,“那正好,我想出宫一趟,让我搭一搭你的马车呗。”沐梓柠说着就要去拉江寒的衣服。

  她这个人忘性大得很,前几天因为做贼心虚,还见了江寒就躲,过了几天相安无事,就彻底忘了。

  现在想着能坐江寒的马车,反而对他亲近起来,毕竟,现在能让她烦恼的是另外一件事。

  但是江寒的智商黑洞可没有她那么大,略略地往旁边让一让,刚好错开了她的手。

  “娘娘想要去哪里?”他问。

  “沐家啊。”

  “娘娘难道不知,没有旨意,后妃是不能随便回娘家的?”江寒道。

  “我知道啊,但是现在陛下不是挂了吗?周贵妃也死了,太后年纪大了又不怎么管事,所以我才来找你帮忙啊。

  我知道,我能不能出去,就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沐梓柠冲他报以一个讨好的笑容。

  原来这才是她要找他的原因,江寒心中冷笑,她当日路过他身边看都不看他一眼,现在又凭什么求他帮忙?她想得美。

  虽然想报私仇,但是嘴上还是义正言辞道,“娘娘,这恐怕于理不合。”

  “我求你了。”沐梓柠姿态很容易放得下,“你要是担心我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大不了你陪我一起去就是了。”

  呵,她想得倒美,她以为他是谁?每天很闲吗?陪你一个半点存在感都没有的皇后回娘家?能这样驱使他江寒的人已经停在梓宫的棺材里头了。

  “容臣冒昧问一句,娘娘六年没回沐家,这一次是什么事让你如此急迫地想要回去?”江寒问道。

  “是这样的,前两天沐桉柠进宫来找我,说什么只要我在宫里要老实,沐家就能留我一条性命,要是再出什么幺蛾子,他们肯定要弄死我。”

  她倒是很实诚,什么话都往外头蹦。

  “我当时一时没反映过来,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我觉得我可以发挥得更好,所以想回去找回场子,你说这事儿急迫不急迫?”

  。。。。。。

  果然是一件很急迫的事情。

  “你快让我回去吧。”沐梓柠星星眼看着他,眼神中写满了渴望和哀求。

  她这个人有仇当场报,能忍这么两天已经很不容易了,再不回去只怕觉都睡不着了。

  “好吧,娘娘可以坐臣的马车回去,但是臣也要一同去。”江寒答道。

  “嗯?”旁边的渡羽满面问号地看向江寒,他家督主什么时候这么愿意管闲事了?

  “啊哈,谢谢江大人,江大人你真是个好人。”

  好人?

  渡羽差点儿笑出声了,嗯,江寒是个好人,这话要是被天下百姓听了都能觉得沐梓柠精神不正常。

  江寒任职金暮司督主一职以来,知道顺和皇帝多疑,于是大肆培植发展金暮卫,眼线遍布全国上下,百姓们听到“金暮卫”三个字都闻风丧胆。

  因知道顺和皇帝宠信周贵妃,所以放任整个周家胡作非为,将许多肥差要差都给了周家,传言都说,周家人的一条狗都能到江寒这儿领个县令当。

  也知顺和帝想要长生不老,就四处搜刮仙人道士到宫中为顺和帝炼丹。

  。。。。。。

  诸如种种,百姓们说上个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江寒若是好人,其他所有人都能是活菩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