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十三章:叫人暗中盯着她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38 2020-08-26 21:32:00

  “咳咳”沐梓柠挺了挺胸,打开厨房门,扬起了一个很妥帖的笑容,“江大人,你好啊。”

  江寒躬身行礼道:“皇后娘娘跑到厨房来做什么?”

  “那什么?”沐梓柠的眼睛四处瞟,“这不是贵妃娘娘死了吗?本宫来看看案发现场,说不定凶手在这里留下了痕迹呢?”

  “皇后昨天不是说是陛下要贵妃陪葬吗?怎么?皇后也认为,贵妃之死,是人为?”

  “啊?嗯?那个。。。”

  “是哈。”沐梓柠想了想,眼珠子一转露出一派委屈的神情“江大人,你看那个死鬼,真的就那么舍不得那个狐狸精吗?连夜都把她带走了。”

  。。。。。。

  “我就是来看看,好让自己死个心,免得活着牵挂。”沐梓柠说着,袖子捂着脸干嚎了起来。

  “你这个杀千刀的啊,老子才是你明媒正娶的皇后,你下去了也要把我撇下,你没良心啊。。。”

  。。。。。。

  没有人说话,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沐梓柠把衣袖往下拉了半分,见所有人都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尤其是江寒,像是个面无表情的看戏机器。

  沐梓柠尴尬得脚趾头扣地,硬着头皮道“既然如此,江大人您也不必麻烦了,这些天辛苦你了,尽早回去休息吧。”

  没有人说话,只有头顶的乌鸦“嘎嘎”飞过。

  沐梓柠被他看得头发都要炸了:“你们看着我干什么?都散了吧,散了吧。”

  “不必娘娘操心,查出真凶,是臣的本分,不觉得麻烦。”

  。。。。。。

  他的反射弧好长啊。。。

  “母妃。。。”正此时,一个小孩儿正好跑了过去。

  后面跟了好几个丫头,嘴上喊着,“殿下,小心点。”

  “殿下,慢着些,当心摔了。”

  。。。。。。

  这是二皇子,顺和皇帝唯一的一个儿子,周贵妃所出,现在不过五六岁,正好是贪睡的时候,大概下人们都太忙了,没来得及顾上他。

  这会儿一觉醒来,呀,娘没了。

  “母妃,母妃。。。”不大一会儿,东边屋子就传来惨绝人寰的哭声。

  江寒往那边看了一眼道,“过去看看,别出什么事了。”

  沐梓柠眼见逮着了机会,赶紧道,“二皇子丧母肯定难过死了,江大人还是快去看看吧。毕竟是陛下唯一的儿子,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就了不得了。”

  “所以,我还是不打扰江大人了,这就走了,江大人再见。”

  关键时候,还是周贵妃的儿子救了命,否则沐梓柠能站在原地活活尴尬死。

  拉着白蕊赶紧离开,生怕他再说些什么,一步都不敢停留。

  刚回到椒房殿,外头又开始下起了雨来,这雨没完没了,好像是老天在为顺和皇帝哭一样。

  沐梓柠关上房门,靠着门上狠出了一口气。

  也真是奇了怪了,她堂堂皇后,为什么会怕江寒呢?

  沐梓柠想了想,就是这个人吧,总给人一种阴得很的感觉,他看你一眼,就好像把你看得明明白白,实在让人不好受。

  这一次太医看了仵作看,确定周贵妃是彻底死了。

  江寒安抚了小皇子,通知周贵妃娘家人前来奔丧,又叫来钦天监算好吉时方位安排给顺和皇帝陪葬,让文官们拟定谥号。。。。。。

  等等一切事情办完了,又是一天过去了。

  离开皇宫的时候,江寒的撵轿特地在椒房殿门前转了一圈,才慢悠悠离开。

  “这位皇后娘娘身上的东西可真不少。”江寒坐在撵轿上,回忆着今天沐梓柠的一举一动,若有所思道。

  渡羽走在他的身边,抬着头看他,“督主发现了什么吗?”

  江寒道:“今天在皎梨殿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周贵妃屋子里头那些糕点被人动过,桌上还有些白色的食物碎屑,而皇后的手指甲缝里头,刚好就有。”

  渡羽有些惊奇,这要多毒的眼睛,才能注意到这些?

  “督主,您是怀疑皇后吗?”渡羽问。

  江寒身子下沉,整个背都靠在靠背上,“我刚才去看椒房殿外看了一下,下了雨,倒是什么痕迹都被冲掉了,只有墙上的砖瓦掉了两块,应该是昨天晚上有人翻墙了。”

  渡羽:“这么说来,还真是皇后的嫌疑最大了?”

  “这件事,你怎么看?”江寒反问了渡羽。

  渡羽摇头,“属下也不知道,但是这个皇后娘娘真的不像常人。”

  “这话怎么说?”

  “属下两次跟她交手,她的力气都太大了,凭属下的本事竟然在她手上讨不到半点儿便宜,这实在不像一个普通女子应该有的,属下甚至怀疑。。。”

  渡羽的话说到这里却不说了。

  “怀疑什么?”江寒问道。

  “怀疑皇后娘娘该不会真的是从地府回来。。。回来索命的吧?”渡羽的话越说越没有底气。

  江寒看了他一眼,“技不如人,竟然还推脱到这些子虚乌有的事上。”

  渡羽脸上一红,“可。。。可是。。。”

  “算了,叫人盯着她,我倒是要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渡羽:“派谁去好?”

  江寒:“现在还有谁留在上京?”

  渡羽掰着手指道:“渐离在南方给您找解药,思南昨天您才让他去藩地盯着那些各地藩王的动作,最后就只剩下知知了。

  “知知”这两个字,乍一听是个温婉女子的名字,但是江寒一听到这个人的名字就头疼,因为知知实在名不副实,他也不知为何一个五大三粗、肌肉横生、头脑简单的大老爷们儿要叫知知?

  江寒的眼皮儿跳了跳,“除了他呢?”

  “要在皇宫行走不被发现,能有这个身手的,现在也就只有知知了。”

  。。。。。。

  江寒无奈,“那就他吧。”

  他手下四个护卫,渡羽、思南、渐离、知知,其中知知武功是最高的,但也是江寒能不用则不用的。

  这两天事情着实有些多,陛下一死,前朝大臣群龙无首,周贵妃本来掌管六宫大权,现在又死了,后宫也是一团乱麻。

  还有一个小皇子,无人照看。

  上京城,李景良对皇位虎视眈眈,外头,藩王们打着各自的算盘正往上京城赶。

  江寒曾经是陛下最信任的人,金暮司的手眼遍布前朝后宫,眼下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等着他发号施令。

  他忙得是脚不沾地,但是饶是如此,当他看到知知的来信时,还是很有精力地发了一通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