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十二章:江寒是个什么东西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19 2020-08-26 14:00:00

  敷衍得让人尴尬。

  反正起来都起来了,沐梓柠不如操心一点别的事情,比如,“今天早上吃什么呀?”

  昨天晚上本来是在周贵妃那里顺了好些吃食的,谁知道回来的时候淋了雨,泡坏了,真是可惜了。

  “灶上熬了粥,还有前天剩的两个馒头,奴婢去给您端来。”

  “好嘞,快点儿的哈,我吃了早饭再睡个回笼觉。”

  。。。。。。

  白蕊强忍着吐槽,才问一句,“娘娘,难道您就不想去皎梨殿看看吗?”

  沐梓柠:“有什么可看的?”

  白蕊神秘兮兮的样子:“我听人说死得可惨了,昨天晚上半点声响都没有,人就没了,都说是陛下来索命了,传得玄乎其悬。

  皎梨殿乱成一锅粥了,连早饭都没来得及用就急匆匆传人去请江大人了。”

  “你刚刚说什么?”沐梓柠忽然来了精神。

  “我说他们已经去请江大人了。”

  “不是,不是,前面一句。”

  “皎梨殿都乱成一锅粥了。”

  “哎呀,你刚刚说皎梨殿的人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

  白蕊:我刚才说过这句话吗?好像说过吧?

  沐梓柠:“那个。。。我们快去皎梨殿吗?”

  白蕊:“现在?”

  “对啊,就现在。”沐梓柠说话的间隙已经下了地,一边问道,“那个,昨天那些乱七八糟的发型怎么整的?快快,给我整一个,再晚来不及了。”

  白蕊一脑子浆糊地上前去给她梳头发,“娘娘刚才不是说不去吗?怎么现在又这么着急了?”

  沐梓柠倒是很坦诚,规规整整坐在那里等白蕊给她梳头发,一面道“贵妃死了,早饭不是都没人吃了吗?”

  “然后呢?

  “所以为了不浪费粮食,我们得快点儿些啊。”

  沐梓柠这些年在椒房殿内为了过活,能当的值钱物件儿都当了人了,反正那些头面服侍穿戴了也没人看,还不如换点银子,在宫里过两天好日子。

  所以她的衣裳穿得很简单,铜钗素面,一身水色半旧长裙,这样子哪里看得出皇后样子?好在她对这些东西也不是很在意。

  等赶到皎梨殿的时候,这里已经围满了人。

  这几天宫里真是刺激惨了,前天死皇帝,昨天皇后死了活,活了死,今天贵妃也死了。

  江寒已经到了,金暮司的人将无关紧要的吃瓜群众都拦在外头,里头是江寒和他的随从们、周家的族人,以及一些相关的官员。

  “让一让,让一让。。。”

  “诶,诶,兄弟,麻烦往那边挪一挪。”

  。。。。。。

  沐梓柠侧着身地往最里头挤,众人一看是沐梓柠,她昨天的那些事都还记忆犹新,纷纷往两边让开一条道来。

  沐梓柠刚好乐得便宜,拉着白蕊就到了皎梨殿门口。

  守在门口的刚好是渡羽,手一横将沐梓柠拦在外头,“娘娘请留步。”

  沐梓柠压根儿不理直接往里头闯进去。

  渡羽:“娘娘,微臣也是奉了江大的命,请娘娘不要为难臣。”

  沐梓柠不管不顾,“江大人是什么东西?很厉害吗?再大还能大得过我这皇后去?让我进去。”

  渡羽听到这话心里一阵不痛快,在金暮司久了,见惯了江寒的手段和本事,便越来越崇拜。这世上,能如此挑衅他家督主的人,他还从来没有见过。

  “娘娘,您若还如此,就不要怪微臣不客气了哈?”

  反正沐梓柠就是一个空壳皇后,渡羽并没有对她又多少尊重。

  谁料沐梓柠一个鄙视的眼神丢了过来,那眼神就像在说,“你倒是不客气给我看看。”然后手一推,直接把渡羽推开了。

  还转过身拉过白蕊,“蕊蕊,我们走。”

  。。。。。。

  沐梓柠走了,渡羽再一次僵化在原地,所以。。。昨天发生的事并不是偶然?

  是这个女人太厉害的了,还是他已经武功尽失了?”渡羽看着自己的双手陷入了沉思。

  沐梓柠进了皎梨殿,先悠哉悠哉地踱了几步,然后眼光迅速瞟了瞟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到她,快速地溜进了厨房。

  果然不出她所料,皎梨殿一团乱麻,厨房这种地方压根儿就没有人管。

  而周贵妃从前得皇帝宠爱,所以这个小厨房的东西是最好吃的,此时灶上正炖着燕窝粥,“咕嘟,咕嘟”冒着热气。

  旁边一个笼屉里又蒸着蟹黄包,打眼看过去,小米排骨、荷叶鸡、水晶虾饺。。。

  白蕊一看到这些,脸色就垮了下来。

  沐梓柠可高兴坏了,赶紧捡了一个包子放进嘴里,热乎乎的还烫口,皮儿又薄又弹,一口下去,鲜美的汤汁儿就流了出来。

  沐梓柠一回头,却看见白蕊委屈巴巴地站在身后,“怎么了这是?”

  白蕊鼻子一酸,“咱们从来都没吃过这些东西。”

  沐梓柠很奇怪:“所以这会儿不是吃着了,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白蕊却连眼圈儿都红了,“这不一样啊,娘娘,您才是皇后,为什么你早上吃点稀粥、白面馒头都得省着扣着。

  她是妃啊,她哪里就吃得了这么多东西?宁可自己浪费了,也不能分一口给咱们椒房殿吗?”

  沐梓柠已经是三个虾饺下肚了,压根儿没听清白蕊说什么,一回头看着她,“啊?什么?”

  白蕊别别扭扭,“娘娘。。。”然后就一副要哭的样子。

  “哎呀,哎呀,哭什么呀?”沐梓柠最见不得人哭了,赶紧抓了两个包子递给她,“乖啦,你多吃两个好不好?那碗燕窝粥我让给你好不好?别哭了哦。”

  “奴婢不吃,本来就该是娘娘您的东西,凭什么要偷着吃?”

  “只要吃到不就好了?管那么多干什么?”沐梓柠赶紧擦帮她擦眼泪,“快点儿吃啦,咱们吃完了还得给芷心带点回去呢。”

  白蕊哭哭啼啼接过沐梓柠手中的包子,嘴上说着不要,还是帮着沐梓柠把那些吃的都打包了起来。

  “不知皇后娘娘前来,臣未能迎接,还请皇后娘娘恕罪。”

  这时候,渡羽已经将一切都报与江寒了,江寒带着人堵到了厨房外头。

  “看吧,叫你快着些,现在好了吧,吃不了了。”沐梓柠听到从门外传来的声音,想着要和这么多美食错过了,气就不打一处来。

  嘴上责备了白蕊两句又接着道,“快,赶紧装,能装多少装多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