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十一章:陛下回来索命了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12 2020-08-25 21:00:00

  “娘娘,不可以。”刺客一个哆嗦,双手抱胸,惊恐地看着沐梓柠。

  “要想活命你就得脱。”

  刺客脸色很难看,“娘娘,陛下尸骨未寒,您好歹替陛下想一下啊。”

  沐梓柠莫名其妙,“他从来都不拿正眼看我,我凭什么还要替他想?”

  是的,是的,一定是这样的,就是因为皇后娘娘不得宠,深宫寂寞,所以看他娇嫩就要对他下手了吗?

  刺客满脸泪流,作为一个刺客,四处漂泊,朝不保夕,这些也都罢了,为什么还要承受这种侮辱?

  “娘娘。。。”刺客“扑腾”一声跪了下去,双手抱着沐梓柠的大腿。“我错了,我错了,只要您能放过我,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沐梓柠好疑惑啊,“我让你脱衣服啊。”

  。。。。。。看来他终究是逃不过去了。

  “哎呀,磨磨唧唧,我自己来。”沐梓柠不耐烦了,双手并用,直接就去扯他的衣服。

  刺客拼命想要反抗,但是这个女人的力气大得像是头野猪,他太过柔弱,实在是无法抵抗。

  他想起了家中的妻儿,他眼睛望着头顶的房梁,小朱、大丫,你们要相信我,我真的是被逼的,是这个女人,是她先动手的。

  不过片刻,沐梓柠便已经将刺客剐得干净,自己穿上了那一身夜行衣,看着趴在地上流泪的刺客,十分不解,“你都可以走了,还哭什么?”

  “走?”刺客一回头,“我。。。我走哪儿去啊?”

  “回家啊,你还是换个行业吧,这种身手,当杀手太给这个行业丢人了。”

  。。。。。。

  刺客蒙了一会儿,原来没有人要睡他?不仅如此,他的业务能力还被人鄙视了?

  许多年后,这位刺客回忆起这样一个夏末的雨夜,一定仍然记忆犹新,不光是因为这个谜一样的女人,还因为,他只穿了一条裤衩儿,顶着狂风骤雨,赤条条地穿过皇宫内院,穿过那一条条安静幽深的上京城街道。

  此时的沐梓柠也已经潜入了皎梨殿。

  周贵妃正在屋里坐立不安,眼光时不时地往窗外看去,雨水打在树叶、芭蕉之上,黑黝黝的夜空总好像有什么东西,鬼魅一般地游走。

  “怎么还没有回来?”周贵妃的嘴里嘟囔着。

  在她的想象中,这三个刺客应该很快就会回来才是啊,这三人是家族特地从民间找来的高手,与宫里头那些中看不中用的废物自是不同。

  她沐梓柠再厉害难不成还能以一挑三,同时打败三个武林高手?

  “噔噔噔。。。”

  正当周贵妃的陷入沉思的时候,忽然被门外的敲门声吓了一跳,“谁。。。谁啊?”

  “贵妃娘娘,是我,快开门。”外头传来了一声瓮声瓮气的声音。

  “倪大?”周贵妃一惊喜,“你的声音怎么变了?”

  “淋了雨,哑了嗓子,快让我们进去吧,有人受伤了。”

  周贵妃一听,赶紧去开门,一面走一面道,“你们怎么这么笨?三个打一个还要受伤?”

  门从里面推开,周贵妃看见门外那个被雨水淋得湿透的人,“怎么只有你一个?其他人呢?”她问。

  那个人缓缓将面罩从脸上揭了下来,那面罩下,一张人脸正笑得阴冷。

  “啊。。。”周贵妃跟见了鬼似的,赶紧往后躲去,“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窗外雷声大作、电闪雷鸣,沐梓柠的脸像是讨债的恶鬼一样,“你说我怎么会在这儿?你杀不死的,都会回来找你的。”

  沐梓柠不懂宫斗的规矩,也不懂计谋策略,只有她从前的经历告诉她,要想活命,就得在你的对手弄死你之前弄死她。

  沐梓柠干完一切,看到周贵妃的桌子上摆了几盘糕点、一盘橘子、一盘葡萄。。。

  她肚子一阵叫唤,椒房殿因为不受皇上喜爱,一直没有什么好东西,她虽然是个皇后,但是宫里人最会见风使舵,知道她没什么能耐,所以椒房殿的吃穿用度一直都是少且差的。

  但是周贵妃的屋里就不同了,享受的都是最好的。

  “人虽然死了,但是东西不能浪费了。”沐梓柠捡了两块糕点吃了起来。

  “嗯。。。”吃了几块,她看着桌上的吃食陷入了沉思,想了想,还是把那些吃的一股脑儿都塞在了怀中。

  第二天,天才刚刚亮,渡羽就来找江寒了。

  这几天事情太多,江寒好容易睡了个安生觉,结果还没两三个时辰,又被人打搅,心情实在有些不好。

  一出卧室就见渡羽已经跪在那儿了,有些不耐地问,“又出什么事了?”

  “督主。。。”渡羽一抬头,“月贵妃。。。死了。”

  江寒也是一惊,若说是皇后娘娘死了倒是不足为奇,但是周贵妃好端端的,怎么会死?

  “怎么死的?”他问。

  “不知道,贵妃昨天在梓宫的时候受了些惊吓,但是到了晚间已经好多了,谁知道今天早上,下人一推开她的房间,就发现她已经在自己房间里吊死了。”

  江寒眉头微微皱起,“在自己房间里吊死的?自杀?”

  渡羽摇头,“属下不能确定,但是谣言已经在宫中传开了。”

  “什么谣言?”

  “宫里都说,是陛下带走了贵妃娘娘。”

  人们都爱传这些玄乎其悬的东西,昨天沐梓柠才大闹了灵堂,说些妖魔鬼怪的话,第二天周贵妃便走了,这一切的巧合也不得不让人生疑。

  江寒想了片刻,道一句“进宫看看。”便匆匆出了金暮司。

  “娘娘,娘娘。。。”

  椒房殿内,沐梓柠昨天在周贵妃处吃了个肚饱,回来又把两个尸体处理了,才蒙头大睡,一睡就睡到近午时。

  直到白蕊这般鬼吼鬼叫才醒。

  “娘娘,娘娘。。。”白蕊把她拖了起来。

  “干什么?吃饭了?”

  “娘娘,出大事了。”白蕊道。

  “什么大事?”沐梓柠稍稍清醒了片刻。

  “周贵妃死了。”

  沐梓柠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一听这个,“哦”了一声,倒下头继续睡。

  白蕊十分奇怪,“娘娘,难道您就不觉得惊讶吗?”

  “惊讶?”沐梓柠眨巴了眨巴眼睛,坐了起来,“天呐,周贵妃死了?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为什么就死了呢?这实在太令人惊讶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