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十章:要想活命,那就把衣服脱了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77 2020-08-25 14:00:00

  沐梓柠与两个丫鬟斗智斗勇才将她们送出去,在确定她们回房间了以后,才仔仔细细将门从里头反锁好。

  然后上床,一个盘腿儿,开始打坐。

  这就是她今天晚上最重要的一件事——找挂。

  根据各位穿越前辈们的经验,穿越的人生就是带挂的人生,又看了看最近的行情趋势,大概率她身上会出现个什么系统。

  所以,找出自己的金手指,带挂生存,然后一路高歌猛进,走向人生巅峰才是今晚的重中之重。

  又有前辈们说过,这个挂多半不会很靠谱,但是最后的结果好像又都不会太差。

  所以她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不管这个系统有多破多烂多坑爹,她都会笑着坦然接受。

  沐梓柠双眼紧闭、气沉丹田。

  来吧,告诉我,我的任务是什么,男主角在哪儿?我什么时候去撩他?

  她的兴奋已经按捺不住了。

  一时辰的时间过去了。。。。。。

  头顶上一排乌鸦飞过,沐梓柠已经坐在床上睡了一觉了,她揉了揉两条发麻的腿,一瞬间泪流满面。

  为什么?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就我没有?为什么和说好的不一样?

  沐梓柠扑在床上,她已经做好了接受任何坑爹外挂的心理准备,但是没有人告诉她,最坑的外挂就是没有外挂啊。

  怎么办啊?没有金手指让我怎么办啊?这里是后宫啊,我只会打架不会宫斗啊,我这种智商最多两集都活不过啊。。。。。。

  “嗯?”沐梓柠猛地抬头,敏锐地感知告诉她,窗外有人。

  “谁?”她的一个谁字刚刚落地,外头一阵风声,吹熄了桌子上的蜡烛,屋内一瞬间黑了下去,三个黑衣人翻身跳了进来。

  “卧靠,敢来老娘这里搞暗杀?”沐梓柠一个挺身坐了起来,脚还有不灵便,一把刀已经砍到了她的近前。

  沐梓柠反映极快,一个侧身翻了过去,双腿一抬,夹上了那黑衣人的脖子,只听“咔嚓”一声,那黑衣人的脖子便被她的腿绞断。

  这一套动作太熟练,后面的黑衣人还没反映过来,一个同伙已经死了。

  但是沐梓柠的动作很快,一脚将那个尸体踢开,正好朝紧随其后的两个刺客身上砸去。

  刺客赶紧避让。

  正好趁这个空隙,她已经翻身下了地,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腿,一个扫堂腿扫了过去。

  对方显然没想到沐梓柠的身手如此了得,因为轻敌,吃了好大一个亏,等反映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将他们扫翻在地了。

  “说,谁派你们来的?”

  战斗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沐梓柠一脚已经踏上了其中一个刺客的胸口,手里拿着抢来的刀,指着另外一个人。

  沐梓柠看着那刺客眼神决断,混迹江湖多年,凭脚趾头想也知道他想服毒自尽。

  赶紧俯身下去,揭下刺客的面罩,十分利落地就把他的下巴卸了,接着取药、合下巴,一套动作一气呵成,显然已经是做得十分熟练了。

  她刚卸了一个,另外一个还没来得及,一回头就已经嘴角流血,中毒身亡,躺在那儿了。

  沐梓柠:???

  “你这死得也太草率了吧,你好歹起来再打一架试试嘛。”

  算了,好在还有一个,沐梓柠看着面前的刺客,将踩在他胸口的脚放开,“说吧,是谁派你来的?”

  那刺客坐了起来,低着头,一言不发,显然是不打算招的。

  “你要是不说,我可是会用酷刑的。”沐梓柠道。

  “皇后娘娘要打要杀,悉听尊便。”那一副铁骨铮铮的样子,看得沐梓柠都不禁佩服起他的勇气了。

  沐梓柠:“看你这样子,你以为我拿你没办法?”

  刺客一撇头,不说话,那意思是“我就是不说,你能把我怎么样?”。

  “好,你不说,那我就用排除法。”

  刺客:“排。。。排。。。排什么法?”

  沐梓柠没有说话,转身将烛火点燃,正对着刺客的脸,一字一句十分认真地问道“要杀我的人是李景两吗?”

  刺客一蒙,他并不知道什么排除法,但是既然沐梓柠都这么怀疑了,那还不如将计就计。

  “唉,好吧,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承认了吧,没错,就是宁王派我来的。”

  沐梓柠:“好,那现在可以排除李景良了。”

  刺客一脑门问号:“啊哈?”

  “那。。。要杀我的人是王相吗?”

  这到底是要他回答还是不回答啊?他心里面是希望沐梓柠怀疑王相的,但是一说出来就被她排除了啊,那就反其道而行之。

  刺客:“不,不可能,怎么可能是王相?王相善良正直,不是大荆不可多得的忠臣,不可能是他的。”

  沐梓柠:“对,我也觉得好像不大可能是他。”

  。。。。。。

  “那是沐骁然吗?”沐梓柠接着问道。

  刺客内心一阵凌乱,他答还是不答?这是一个问题,算了干脆还是直接闭嘴吧,反正说了也等于白说。

  “难不成是沐桉柠?”

  “或者是江寒?”

  。。。。。。

  沐梓柠一个接着一个猜下去,这个不大好猜啊,毕竟想杀她的人实在太多了。

  刺客都快被憋出内伤来了,就是上头这几个,她随便认定一个也是好的啊,但是他不能说话,忍着,只能忍着。

  “或者是周贵妃?”

  刺客心中“咯噔”一下,但是马上就意识到,这是沐梓柠的计,只要他什么都不说,她就不会发现。

  “啊哈,就是周贵妃。”沐梓柠一拍桌子惊喜道。

  刺客一惊,猛然抬头,她是怎么确定的?“为什么。。。这个你就不否认了?”

  沐梓柠本来并不是百分百确认的,在说到周贵妃的时候,她明显发现刺客的脸上有细微的变化,便想诈他一诈,但是此时看到刺客这个反应,她心里头的答案基本可以确认了。

  “死女人,放她一马还贼心不死,想害老子?咱们看谁玩得过谁?”

  刺客:“娘娘。。。要不,您再问问其他人?”

  “不问了。”

  刺客:“再问问吧,该猜的还没猜完呢,据我所知,那群文官也很想您死。”

  。。。。。。

  沐梓柠翻个白眼,“我谢谢你哦。”

  “你想活命吗?”沐梓柠凑到刺客的面前,冲着他抛了个媚眼。

  这个女人不按套路出牌,刺客答话已经答出心理阴影了,想了想,有些没有底气道,“要是能活,当然也不是不可以。”

  沐梓柠扯着嘴一笑,“要想活命,那就把衣服脱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