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九章:今天的事,还不算完呢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517 2020-08-24 21:00:00

  此时无一人敢多说一句话,低着头,恭恭敬敬行礼,喊一声“参见太后。”

  昨天皇帝新丧,太后忙里忙外又哭了半夜,好不容易到了这会儿了,回去休息一下,眼睛刚咪,又被人叫来了,所以心情很不愉快。

  太后皱了皱鼻子,显然也是闻到了那股感人的气味儿,看一眼周贵妃,眼中有些嫌恶。

  “皇后,你在干什么?”太后又看向按着周贵妃的沐梓柠。

  沐梓柠丝毫没在怕的,十分坦然道,“太后,不是我要干什么,是你儿子,死了都舍不得他的心肝大宝贝,我正要送她去见你儿子呢。”

  太后的拐杖狠狠地砸在地上,“胡闹,你把月贵妃放开。”

  月妃是顺和皇帝赐给周贵妃的封号,意在美人如月光般美好,但是周贵妃总觉得“月妃”这两个字听起来有点悲壮,于是就不准让人喊了。

  但是太后要这么喊,谁拦得住?

  沐梓柠听到太后的话,也十分识相地将周贵妃放开了。

  又听太后道,“皇帝已经去了,沿儿还小,活人总比死人重要,他若是真要人陪,就让他把我这把老骨头带去吧。”

  沐梓柠心道,你一个糟老太婆,你想下去陪,你儿子愿意吗?

  但是想想这样说话还是太缺德了,若把老人家气出个好歹就不好了。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她还是有的。

  沐梓柠没说话,其他人自然更不敢说话,太后三言两语就镇住了场面,于是摆摆手便道,“散了吧,散了吧。以后别说什么死不死、活不活的话了,这后宫该殉葬的人早够了,何需你们去添什么数?

  哀家也累了,容各位开恩,让这把老骨头再过两天安生日子吧。”

  太后一面说着,一面慢悠悠转身离开。

  “人真是老了,不中用了,你们个个儿都走在我前头,留我这么个废人有什么用?”

  她越走越远,苍老的声音也越来越远。

  一场闹剧因为太后的及时赶到,总算是落下了帷幕,沐梓柠站在角落,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咕噜噜。。。”这心里一松,肚子就响了起来。

  沐梓柠这才想起,刚穿过来还没来及吃顿饱饭呢,眼珠子转了转,发现了供桌上的两个果子。

  于是默默地往供桌边上挪去。

  “既然如此,除了守灵的人大家都散了吧,回去歇歇,往后还有许多事,且得留些精神。”这时候江寒说道。

  众位大臣纷纷应“是。”

  沐梓柠手都伸出去一半了,眼看就能够到橘子了,那橘子色泽鲜亮,一看就是甜美多汁儿的好橘子。

  “皇后娘娘。。。”

  “嗯?”沐梓柠吓一跳,手一哆嗦赶紧收了回去,一抬头正对上江寒的眼睛。

  “皇后娘娘今日受了惊吓,也早些回去吧。”

  “哦。。。好。。。”沐梓柠脚步往前挪了挪,不甘心地回头看向那盘橘子,她好饿啊。。。

  等这一场闹剧平息,天都已经黑了。

  江寒等将事情都料理好了,才坐了撵轿离开。

  天才晴了半日,又淅淅沥沥下起雨来,渡羽撑着伞一路跟在他的旁边。

  “这皇后娘娘可真是出乎人意料,以前被关在椒房殿,差点儿就忘了有这么个人了,谁能想到,竟然这么厉害。”渡羽一边走,一边碎碎念叨着。

  江寒身子全窝在轿子里,有些懒洋洋地道,“她那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

  渡羽连连点头,“是啊,你看她一个女子在灵堂大闹,沐家人都在旁边,也没一个人真正为她说话的,娇滴滴一个女子孤军奋战,也是个可怜人。”

  江寒:“你的同情心什么时候这么泛滥了?”

  渡羽冲着他谄媚一笑,“属下这就是感叹两句,还好督主您英明,叫思南及时把太后叫了来,否则今日这事还不知怎么收场呢。

  不过督主,您是怎么知道提前就让人去找太后的啊?”

  江寒面无表情:“提前猜到的。”

  “猜。。。猜的?”渡羽眼冒星星,“督主果真厉害,神机妙算、未卜先知,凡事只要有督主您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

  。。。。。。

  “咳咳。。。”

  渡羽的马屁还没拍完,就听到江寒轻微地咳嗽了两声。

  那两声很轻,刚刚落下,接着便一发不可控制,开始剧烈地咳了起来,一声连着一声。

  渡羽抬起头看他,只见昏黄灯光下,江寒的脸苍白得像纸一样,双臂撑着轿子,身子微微前倾,本就略微单薄的身子看起来越发虚弱无比。

  渡羽赶紧递上帕子,担忧地问道,“可是毒又发作了?”

  江寒咳了几声才算顺了气,用帕子擦着嘴,一面道:“又不是什么稀奇事,这么多年了,哪一天没发作?今天能忍到现在,已经算很好了。”

  渡羽接过江寒递过来已经脏了的手帕,不禁有些担心,“属下看着这毒一天深似一天,可怎么办?”

  江寒微微抿唇,只道,“不过是这两日事情太多,太劳累,歇两天就好了。”

  渡羽显然是不相信他这套说辞的,“可是。。。”

  江寒摆手打断了他的话,“罢了,罢了,渐离来信,说是已经在南方已经找到了这种毒的解药,或许要不了多久,这毒真就能根治了呢?”

  渡羽一听便高兴起来,“真的吗?渐离总算是找到解药了,这样一来,那就真是太好了。”

  江寒没有渡羽那样高兴,人生的经历告诉他,无论什么事,没有尘埃落定之前,都不能提前庆祝。

  比起身体折磨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心理上的落差,没有希望才不会失望。

  另一头的椒房殿,芷心很兴奋,“娘娘看到周贵妃的那张脸了吗?哈哈,真是痛快,以前他们皎梨殿总是踩在我们头上,今天才算报仇了。”

  白蕊却擦着沐梓柠额头上的血污问道,“娘娘疼不疼啊?这都破了皮了,往后要是破了相可就不好了。”

  沐梓柠满不在乎,“破个相,捡条命,值得。”

  芷心有些好奇,“娘娘,你今日到底是真撞还是假撞啊?”

  沐梓柠感觉受到了侮辱:“当然是真撞啊。”

  “可是这么大力气撞过去,怎么可能会一点儿事也没有?”

  好奇心驱使芷心想要去摸一摸沐梓柠的额头,却被白蕊一把将她的手拍开。

  “就我这个身体,撞这么一下,能有什么事?”

  沐梓柠能一路横冲直撞最后坐上黑帮老大的位置上,其实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主要就是。。。能打。

  芷心越来越好奇,“可是奴婢看您以前也没这么抗揍啊。”

  嗯?这个问题要她怎么回答?

  “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啊?今天发生这么多事难道你不累吗?你不困吗?你不困,我困了,出去,带好门。”

  芷心被她这个前后反差搞懵了,刚才还有说有笑的,怎么一瞬间就变脸了?

  “可。。。可。。。”

  “出去。。。”

  白蕊就没那么多问题,体贴道,“奴婢伺候娘娘更衣。”

  更衣?好像古时候睡觉前都有那么个环节?

  “哎呀,不更了,不更了,我累了,就这么睡吧,你们早找点睡。”

  “可是娘娘不要奴婢守着您吗?”

  “守我?”沐梓柠听到这个两个字反映很大,“别。。。别。。。别。。。你睡你的,我睡我的,千万别守我。”

  两个下人都觉得沐梓柠今晚上有些奇怪,但是她坚持不要人守夜,她们都没有办法。

  沐梓柠当然不会让人守着,因为她还有一件大事没做呢,今天的事还没完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