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六章:是你逼死了皇后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67 2020-08-23 14:00:00

  纵然江寒一生见过大小场面无数,也被沐梓柠这个动作惊着了。

  他还从来没见过死得这么。。。果断的女人。

  沐梓柠这一撞,力道甚大,震得顶梁的柱子晃了三晃,扑簌簌抖落下来一层灰。

  倒是把梓宫的小太监吓一跳,这地方平时没什么人来,没想到他们平日里偷的懒,以这种方式被发现了。

  沐梓柠脑门儿鲜血直流,往下一倒,双腿一伸,直挺挺地这就去了。

  “娘娘啊。。。”

  沐梓柠一死,身后两个工具人丫鬟,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般,赶紧上去便哭,扑在她身上。

  那边丫头拭泪道,“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

  另一个又指着周贵妃道,“贵妃娘娘,你何苦逼死我们娘娘?咱们娘娘已经在鬼门关走一趟了,上了刑场也没听说过一刀没杀死,再补一刀的吧?”

  周贵妃满脑门子的???

  这就。。。死了?她是想激一激沐梓柠,但是也大不了想要她在众位王公大臣面前下不来台而已啊。

  谁能想到这么皇后娘娘居然如此。。。实在,说死就死。

  “胡。。。胡说,谁。。。谁要逼死她了?”周贵妃说话都不利索了。

  芷心:“若不是贵妃方才的那些话,咱们娘娘能自杀吗?”

  周贵妃:“可是。。。”

  白蕊:“奴婢知道贵妃不喜我们娘娘不是一日两日了,但是贵妃,陛下新丧,咱们娘娘已经是伤心欲绝了。

  昨日差点儿以为思念过度就随陛下,这件事贵妃难道不知道吗?今日娘娘也是在奴婢们苦言相劝下才从椒房殿出来,想来看一看陛下。

  贵妃可好,偏偏要挑在这个时候给娘娘伤口撒盐,贵妃,杀人诛心呐,您就算再不喜欢咱们娘娘,好歹也是多年的旧识,您于心何忍呐?”

  “我。。。我。。。我。。。你。。。你。。。”

  这两个丫鬟的嘴巴好生厉害,周贵妃百口莫辩呐。

  更何况这两个人也没有给她辩解的机会,已经扯着嗓子嚎起来了。

  这边一句,“娘娘啊,你走了,奴婢也不活了。”

  那边一句,“就让奴婢随您去了吧。”

  。。。。。。

  众位们大臣面面相觑,他们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不知道到底问题出来哪里。

  “闭嘴。”两个冷冷的字从门外传来。

  众人看见那俊朗清贵的人从门外一步步缓步进来,双眸如刀,一张面容欺霜胜雪。

  “渡羽,去找太医来。”

  江寒的话极短,却提醒了已经被吓蒙了的各位大臣们,这自杀来得触不及防,更何况死的又是大家默认早该死的沐梓柠,竟然一时间没有人想起找太医这件事。

  江寒垂眸看着地上跪着的两个丫头。

  他的眼神太过凌厉,逼得白蕊和芷心不得不低头躲避。

  “想随你们娘娘去是吗?那还不简单?白绫还是毒酒?”

  一股寒意从白蕊和芷心的脚板一路蹿了上来,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她们丝毫不觉得江寒是在唬人,杀人于江寒而言已经算是宽宏了,传说金暮司的那些手段,痛快赴死,是最仁慈的一种。

  场面一瞬间安静下来,只有汝南王心中惋惜,多好的一个美人儿啊,可惜了,脑子不太聪明。

  沐桉柠和李景良又互相对望了一眼,若是真就这么简单地死了,倒也好了。

  江寒看着躺在地上的沐梓柠,心中甚是不屑,脸色的确不像活人,血迹也是真的,装得倒是挺像,但他一生见过多少死人?她瞒不过他的眼。

  他还以为她有多厉害的手段,却是叫他失望了,待会儿太医来了,他倒要看看她该怎么收场。

  他一步步慢悠悠踱在沐梓柠身边,声音不咸不淡道,“到时候只怕又不想死,反倒不好办了。”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在说谁,无人看到,那“尸体”微不可查地动了一下。

  太医不大一会儿就来了,看到灵堂气氛诡异,一双眼睛在江寒脸上转了转,又看到屋子中间的沐梓柠。

  “这是。。。皇后娘娘?”

  来人是太医院院正巍太医,在宫中已经数十年了,常年为太后诊脉,医术了得。

  江寒略略往旁边让开,一躬身对巍太医道一句“有劳请巍太医为皇后娘娘诊脉。”

  巍太医年纪大了,老眼昏花,未到近前,隐约间闻到一股血腥气味儿,一抬眼,恰看到一道血迹从朱漆的梁柱上头逶迤向下。

  这叫。。。诊脉?只怕是该请仵作来吧。

  我是个太医,我是个太医,我只管看病,其他的事都与我无关,与我无关。。。

  巍太医心中一边默念,一边颤颤巍巍地往沐梓柠身前走去。

  关于皇后娘娘的事他也听说过不少,医者仁心,说实话,他心里是不落忍的,纵然一个人再可恶也不该逼到如此地步啊。

  但他只是个太医,除了看病,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走到沐梓柠近前,抖着佝偻的身子,刚要去探脉。

  “额。。。”沐梓柠忽然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险些与巍太医来个脸撞脸。

  周围的文武大臣们纷纷吓一跳,一个跃步往后躲去。

  这。。。这。。。这。。。一天之内诈尸两次?

  众人都没忘记,今天早上,沐梓柠也是这般坐起来的。

  果然。

  众人惊骇之时,只有江寒一个人最是冷静,这个女人果然还是不敢让太医看。

  “你。。。你装死?”周贵妃最先反映过来,心里不免有些失落,若是沐梓柠真死了,虽然她免不了背个黑锅,但至少得了实际好处。

  没想到,又是空欢喜一场。

  “哼,我就知道,你没那份胆色,还真能在这里撞死了不成?”接着她又冷嗖嗖刺了一句过来。

  沐梓柠压根儿没理会她,自己个儿搀着棺材站起来。

  她看起来还有些晃晃悠悠,两个丫鬟赶紧上前将她扶住。

  且看沐梓柠一步步顺着棺材走,周贵妃虽然知道她不能做什么,但是身体不由控制地往后退缩。

  “你。。。你要干什么?”

  沐梓柠看都没看她一眼,一转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双手用力,竟将灵堂正中那口黑压压的棺材盖子“啪”地一声掀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