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五章:陛下你等等我,臣妾这就来了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271 2020-08-22 21:00:00

  此刻灵堂里哭得最厉害的当属周贵妃,她跪在灵柩前,半边脸高高肿起。

  当她和下人们鼻青脸肿地“拐”进梓宫的时候,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各宫姐妹还有前朝大臣们纷纷前来表示“关心”。

  “娘娘这是怎么了?怎么成这般模样了?”

  “额。。。摔的,摔的。”她一笑,半边脸就疼。

  众人:“这是在哪儿摔的?怎么摔得这么厉害?这些下人怎么当的?怎么也不扶着点娘娘?”

  “这不是他们也摔了吗?”周贵妃回头一看肿成猪头的随从们心里就烦躁,沐梓柠那一脚扫堂腿让她的下人们纷纷脸先着的地。

  众人:“这是什么地方呀?怎么会这么多人摔在那里呀?”

  “我都说摔了,摔了,你们怎么这么多问题呀?”

  周贵妃怒从心起,她挨了一顿打不算,还得面对这群无聊的吃瓜群众,她不累吗?。

  “你们就这么闲吗?是没事做了吗?陛下要是知道他的俸禄养了你们这么一群闲人,死了都要气活过来。”

  。。。。。。

  整个灵堂的气氛变得十分尴尬。

  “陛下,您带臣妾走吧,您不在了,谁都能踩在臣妾头上啊。”周贵妃一个扑身扑在了灵柩上,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这都哪跟哪儿啊?众人头顶冒出三根黑线,不就是多问了她几句吗?怎么就踩在她头上了?

  呵呵,这位贵妃娘娘真是越来越矫情了。

  正当周贵妃哭得忘我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有“腾腾”的杀气。

  错觉,一定是错觉。

  “参见皇后娘娘。”耳边传来众人行礼的声音。

  卧槽,那个大力金刚又来了?周贵妃惊恐地回头,看见沐梓柠大摇大摆地从外头进来。

  她该不会是来打架的吧?

  周贵妃下意识地往后躲了几步,忽然又一想,不对啊,这里这么多人,她沐梓柠再横难道还能当众行凶不成?

  这样一想,又有了点儿底气,于是正了正脊背。

  今晚的灵堂来了许多人。

  兵马大将军沐骁然看见自己的女儿,正好瞧见沐梓柠的眼神也往这边瞟来,于是他的目光便往旁边偏移了几分,不敢与她直视。

  沐桉柠和李景良无声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其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沐梓柠一人身上,或惊讶、或怀疑、或饶有兴味。

  沐梓柠都无视了这些目光,一步一步朝灵柩走去。

  “她到底想干什么?”江寒双手环胸倚着门框,看着灵堂里头那个恶名昭彰的女人。

  凡三品以上的大臣、后宫所有嫔妃、各皇族贵亲都在灵堂之中,他们对沐梓柠的记忆都停留在六年以前。

  六年前,沐梓柠给七皇子也就是现在的宁王殿下传递情书成了上京城一大笑话。

  听闻当年三皇子也就是刚死的顺和皇帝选妃之后,沐梓柠曾跪在王府外整整一夜,求七王爷娶她,这一奇闻又被众人津津乐道了许久。

  只可惜,宁王没有被她打动,而当年的三皇子也没有选择,咬牙切齿地容忍了这样一个道德败坏的女人进府。

  谁能想到,当年资质平庸的三皇子竟然一跃坐上了皇位?

  沐家势力太大,所以三皇子登基以后第一件事便是培养金暮司与其抗衡,找了一个由头就将沐梓柠圈禁起来,这样一禁便是六年。

  这样一个上京城话题最多的女人,消失在众人眼前整整六年。

  今天,消失了六年的沐梓柠又回来了,不知道又要搞出怎样的大动作,众人都在殷切地期待着,盼望着。。。

  只有汝南王捏着下巴细细地打量着沐梓柠,兴致盎然。

  此时的沐梓柠一身白衣、粉黛未着,但脸生得精致,细眉圆眼,琼鼻樱唇,脸蛋饱满又细润,十九岁的身材发育得刚刚好好。

  “果然是要想俏一身孝啊,老三这眼光也太差了,怎么看,这沐大小姐也比周家那个漂亮多了,这么个宝贝儿放在椒房殿不享用,暴殄天物、暴殄天物。。。”

  汝南王是死去皇帝的第五叔,皇叔辈儿还在世的不多,汝南王算其中一个,好色已经成了他的标签,五十多岁了,家里还放着一堆姬妾。

  整个灵堂的气氛保持着诡异的安静但一点儿都不乏味。

  因为每个人都在猜这个荒唐愚钝的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周贵妃忍不住了,今日之仇不等十年,现在就报,故意扯着一个笑容道,“姐姐怎么来了?姐姐昨日喝了毒酒伤了身体,应该在椒房殿好好休息才是。”

  她故意将“喝毒酒”这三个字提出来,打算好好儿将一将她。

  于是又道,“想来姐姐今日也想开了,出来走动走动也好,也别再做那些蠢事了。说起来也是,死过一次也就够了,大家都知道姐姐你的心意便成,想来陛下九泉下看到姐姐这份心也就够了,难不成你还就真要下去陪他?”

  这话的意思就很明显就是指沐梓柠做戏了。

  沐梓柠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周贵妃看她脸色,心里暗暗道,你以为你笑一笑这事就算过去了吗?你想得美。

  又接着道,“臣妾也觉得,老祖宗的那些规矩也不全对,殉葬什么的,姐姐是皇后,若是不想不做也罢。”

  这是说她仗着身份不顾祖宗规矩咯?

  “至于百姓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些事,嘛姐姐两耳一蒙,就当听不见就算了,时间过了,大家自然就渐渐遗忘了,再说有沐大将军在,岂能不为你料理了?”

  “呵呵。”沐梓柠就是一声冷笑,这又是说她依仗母族势力,不顾百姓民意?

  周贵妃做作地擦着眼泪又道:“只可惜,妹妹膝下孩子无人照顾,否则替姐姐去陪陪陛下,免得陛下在九泉下寂寞,也是好的啊。”

  周围每个人都凝神静气,等着看沐梓柠该如何反击。

  江寒薄薄的嘴角勾起一个细微的弧度,难得起了些看好戏的兴致。

  狂妄自大的女人,还以为她有多少本事,却连这点小事都应付不了,他倒是高估她了,不过这样的女人,也不值得同情。

  “陛下。。。你怎么就丢下臣妾去了?”

  当所有人都以为沐梓柠无计可施的时候,谁料她竟然一个扑身趴在了皇帝的灵柩前,一把将周贵妃推开,哭得死去活来的。

  “陛下啊,没有你,臣妾可怎么活啊?”沐梓柠嚎得很专注,将头捂在袖子里头,反正没人看见她是不是真在哭。

  陛下在时,也没见着他们有多恩宠啊,现在假模假样地哭一下,也太没诚意了,众人如此想。

  谁料沐梓柠竟然一抬头目光坚决道,“陛下,你等等臣妾,臣妾这就来了。”

  于是众人只来得及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从眼前掠过,然后“咚”地一声,撞在了灵堂的柱子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